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0万字 | 0总点击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

最新章节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神秘恋人:总裁晚上见 公子苏 | 完本

    一纸三千万的广告合约,结束了维持三年的地下恋情,分手那一刻,高歌终于清楚,自己从来就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 她平静的签了字,拿着合约麻利的滚了。 她以为他们的人生从此再无交集,却不想,这才刚刚只是开始…… 某天,慕总裁打电话给某小艺人,“明天有空吗?” 小艺人不耐烦,“没空!” “这样啊,其实我是想……” 小艺人被撩起好奇心,“想干嘛?” “想!” 小艺人……

  • 一纸协议:总裁的宠爱无度 汪汪秋秋 | 完本

    “你别忘了!你签订了协议,就不过是属于我的物品之一!”他声色俱厉,一如初见时的冷酷和霸道,可惜眼角眉梢的宠溺却怎样都掩盖不了。 “协议又怎样?我分分钟毁约给你看!”她瞪圆了双眼怒目而视,抓起那见鬼的协议噌噌两下撕得粉碎。再也不如初见时的怯懦和无助。 “跟我走!”他拉起她就走。 “干什么去?” “去补协议!” “去哪儿?” “民政局!”

  • 婚后试爱 二律 | 完本

    新婚在即,未婚夫却联合闺蜜,将她送上陌生男人的床,并现场直播。 不甘心的她将计就计,和陌生男人过到了一起。 却不想抱上了Z国最帅最有权的大粗腿,那个传闻中谜一样的男人…… 小剧场: 某天,忍无可忍的小丫头大吼:“冥修,你个老污龟,不是说好同房不同床的吗?” 某老污龟不作答,用身体力行地向小妻子证明,夫妻间,污才是王道!

  • 明明是你先动的心 三月有鱼 | 完本

    “妈咪,为什么我和爸爸长的不一样啊?”某团子问道。 “……”乔苒。 “妈咪,为什么那个叔叔和我长的好像啊?”某团子问道。 “……”乔苒。 “妈咪,为什么这个叔叔叫我儿子?”某团子问道。 “……”乔苒。 “妈咪,为什么……”某团子没说完乔苒仰天长叹:“儿砸,妈咪我不知道啊!” 某天,乔苒看着将自己抵在墙角的某总裁,一脸无辜:“闻总,让个道呗?” 闻川笑了笑,表情有些邪魅:“让道可以,不过我这条道,是要去民政局的。” 乔苒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红本本:“闻总,打个商量,放过我呗。” 闻川眯了眯眼睛,薄唇轻启:“不行。” 闻总和二婚娇妻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呢? 敬请期待。

  • 冷情总裁的契约新妻 芝麻馅汤圆 | 完本

    那一年,他买了她,宣称她是自己的玩物,一日为奴,终生为奴... 嗜血,残暴,一切对她的掠夺,不过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陷阱,他终是要毁掉她的... 而她,忍辱负重心甘情愿的陪伴,到底是为了名,还是为了命,亦或者,为了爱? 不,灯火阑珊处,得知真相的她终是把枪对准了他的胸口,她要他偿还一切...

  • 第一宠婚:总裁的头号娇妻 兰鸢 | 连载中

    一夕之间,风云转变,曾经与她一同长大的人,令她家破人亡。她火里逃生,恰巧被他所救。她复仇的心思,让她与虎谋皮。“想让我帮你,直说。”他说。“只要我……好好听你的话,能不能帮我?”她低声下气的问。他将她栓牢在了身边,助她复仇。当一切尘埃落定后,恍然间才发现,原来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男人……

  • 婚战不休:总裁请克制 七乔辞 | 连载中

    三年前,她忍痛分手,对他极尽羞辱;三年后,两人再度相遇,她却已经嫁作人妇,而他,佯装冷漠却难掩爱意。会所之中,她不顾自尊苦苦哀求,他却不发一言,紧紧把她搂在怀中,霸道而有力地吻上她的唇,“帮你可以,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秦楚兮却陷入两难,在前男友和现任丈夫之间,她该如何抉择……

  • 宠爱成瘾 玖歌 | 完本

    他是富可敌国的集团总裁,她是落魄的富家千金,一场交易,她付出了贞洁,成为他的情人。从此以后,生活再也无法平淡……

  •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 五月桐 | 连载中

    她只是兼职上门当家政保洁员,怎么还把自己糊里糊涂送到了总裁大人的床上了? 外表高贵冷漠的白霆北,为了顺利得到继承权,盯上了纪欣妤这个让他一见难忘的女人,还盯上了她的肚皮。 “签了它,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了。”他霸道总裁地对纪欣妤说,却不料被这个看似温柔却随时炸毛的女人狠狠甩了一巴掌:“不签!拿着你的臭钱滚蛋!”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 连载中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