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0万字 | 0总点击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

最新章节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帝国第一宠,高冷男神太腹黑 瑟瑟的 | 完本

    “很难受么?”他邪魅的看着她潮红的脸蛋,感受着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笑得极其邪恶。点点头,她发不出任何声音,眼前的男人是她的老公,但是却比毒蛇更让她害怕,她不知道他刚刚给她喝的是什么东西,她死死的盯着...

  • 名门掠情:兽性总裁轻点吻 小马蹲 | 完本

    一次意外,她被下药了,强行扯过来一个男人各种吃豆腐,事后她大言不惭地说:“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某男一脸黑线,负责?他堂堂帝国总裁被一个小女人强上了不说,对方还要对自己负责?“确实应该负责,不过不是你!”

  • 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 胖头鲶 | 连载中

    “如果我是禽兽,你是被禽兽上的,那你又是什么?”顾亦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禽兽不如吗?” “你……”靳墨讥笑一声,“顾总还真的是好精力,我累了,我想睡了。” “上次去医院做检查,你排卵期就在这几天,所以,这几天你都别再沾酒了,尽快怀孕,给我生个儿子。”顾亦珩想到了今天顾天涯说的话,“我们再来一回。” 泥媒的…… 靳墨在心里吐槽一句,“不是……唔……” 剩下的话,都被顾亦珩堵在了吻里。 她想要问的是,是谁跟他说,排卵期多做几次可能性就大的,她还记得以前好像是在电脑上面看到,说是为了确保精、子的质量都不能这么频繁的进行房事,可是,他现在可不止是频繁了,他现在都差不多算是晚上几乎都躺在床上做这一档子事了。

  • 惊婚失色:邪少爱妻上瘾 狐狸姑娘 | 完本

    萧复来的宠爱于她是一场救赎。 ***** 一次酒醒,她发现和自己名义上的小叔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落魄而逃,却不想亲爸,姐姐还有刚结婚丈夫的“秘密”被她窥知。 铭城各大头条上都是她和她小叔的丑闻。 一场醉生梦死,她以为失去了所有,却不曾想,这才是她人生幸福的开始。

  • 婚后试爱 二律 | 完本

    新婚在即,未婚夫却联合闺蜜,将她送上陌生男人的床,并现场直播。 不甘心的她将计就计,和陌生男人过到了一起。 却不想抱上了Z国最帅最有权的大粗腿,那个传闻中谜一样的男人…… 小剧场: 某天,忍无可忍的小丫头大吼:“冥修,你个老污龟,不是说好同房不同床的吗?” 某老污龟不作答,用身体力行地向小妻子证明,夫妻间,污才是王道!

  • 入骨痴缠,错爱难回头 木苒 | 完本

    前世,她爱他入骨,他却冷然面对她的感情。重生后,她发誓活回自己,再也不要喜欢他。可是,他却死缠烂打,花样招数,甜言蜜语,身体诱惑……层出不穷。她说:“我们离婚吧。”他说:“一个月后,如你所愿。”可一个月的时间到了,他却步步紧逼,将她吃干抹净……冷清前夫为追回妻子,开启自己的追妻之旅,有虐有宠……

  • 攻妻不备:首席大人已躺好 红桃圈 | 完本

    一场莫名的阴谋,她成了一个没身份、没名字的‘活死人’,犹如孤魂野鬼游走在人间,本打算就这么游荡着了却此生,却不想竟碰上了这个导致了这一切的男人,一个让她追杀了两年的大魔王......她的血液里始终都是忠诚与信仰,当她举枪对着他的时候,他说:“陆余笙,下辈子,我先放手。” 这沉重的爱,徘徊在信仰与黑暗之间,还没等到认清自己的心,一切就已成了定局。 “唐瑾年,如果有来生,我想与你重新认识一次,把我欠你的都还给你。 ”

  • 萌妻来袭:总裁请接招 叶初酒 | 连载中

    给便宜儿子输血,被绑定了超级影后系统,可以带着老公儿子穿越时空,挑战极限,完成系统任务。

  •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 连载中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 连载中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