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0万字 | 0总点击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

最新章节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惹火娇妻:琛少,极致宠 小幸运 | 连载中

    重生之前,她是作天作地作空气的小公主,在姐姐的算计下,含恨而终。 重生之后,她是被陆逸琛压在身下的小娇妻,日日夜夜每分每秒实力宠妻。 她虐渣,他善后。 她买钻,他砸钱。 她演戏,他投资。 直到她的成人礼晚上—— “宝贝儿,该履行义务了!”

  • 过妻不候:亲爱的,别来无恙 琬淇 | 完本

    她,开朗活泼,善良坚韧,深爱却被陷害。 他,霸道冷酷,独一无二,深爱女主却不自知。 “女人,过来,是我错怪了你!” “你犯了错还这么霸道吗?” “我会霸爱你一辈子!”

  • 未曾言爱,早已情深 飞翔的猫 | 完本

    我不爱他,却对他百般挑逗,只因他是我仇人的准女婿。我要让他成为我的剑,虐绿茶婊,斩老变态。大获全胜时,他负手而立对我说:“此生,我将给你万般宠爱!”时光荏苒,誓言犹在耳边,他却坐在证人席里,无情指认:“她就是凶手!”灰姑娘的故事就此落幕,一瞬间我恍然大悟,原来他只要我的命,不要我的爱。

  • 越难越爱 摘星月 | 完本

    程雨溪小时候眼睁睁看着父亲被方凝带走,母亲抑郁而死。 后来父亲和方凝生了一个女儿,程雨溪前去报仇,勾引同父异母妹妹的未婚夫。 程雨溪利用医生的身份去勾引沈思哲,但没想到从第一次接触后……

  • 聂少,夫人又要和你离婚! 水玲珑 | 连载中

    富可敌国的老公失踪了,有万亿家产等着被她继承。 渣爹要来抢钱?天真! 渣公公要来害命?没门儿! 待虐尽各路鬼马牛神。 顾娅珊喜滋滋地数钞镖准备踏上入生巅峰,那狗男人却不依了…… “老婆,钱是你的……但你的人……是我的。”

  • 偏执总裁的白月光我不当了 姜小茶 | 连载中

    【萌宝+无敌甜宠】 五年前,她被继母继妹设计,莫名有了身孕。 五年后,她的二宝生了病,急需脐带血救命。 为此,她必须找出五年前的那个男人,争取再生一个宝宝。 结果却有三个男人主动找上门,声称是她几个孩子的父亲。 宋小小看着三个性格迥异的大帅哥,彻底懵逼了。 神啊,谁来告诉她,五年前的那天晚上,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 重生后,大小姐又美又凶 菇凉 | 连载中

    重生前,她被亲生父母出卖,无辜惨死。重生后,苏凉原地黑化,选择回养父母家继承亿万家产。直到有一天,苏凉发现,某国民老公小狼狗眼巴巴看着她,“姐姐,我永远支持你!”某商界大亨高富帅,“凉凉,我错了,原谅我一次,好吗?”某帝国继承人,“凉凉,到我怀里来。” 女主超美,超飒。

  • 她来自地狱 星辰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 离婚后豪门前夫跪求我复婚 棉画 | 完本

    慕雅用了三年的时间都没能捂热霍祁寒的心,身为妻子却过着连情妇都不如的日子。 她以为,两人会这么一直下去,直到,另一个女人的出现。 慕雅才发现,原来自己在霍祁寒眼中什么都不是。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居然强行将她关进精神病院。 经历种种惨痛折磨后,慕雅终于崩溃了:“霍祁寒,你后悔这么对我吗……” “我的字典里从没后悔这两个字。” 男人冷漠绝情的背影,使她断了最后一分留恋,心灰意冷。 两年后,她成为了那个人人羡慕的白家大小姐,高高在上,贵气哗然。 宴会上,她用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脸庞,冲他微微一笑的时候,那个一向冷硬无情的男人,突然就落泪了。 “慕雅,给我一个弥补你的机会……”他死死抓着她的衣角,双目充血,犹如腐朽的黑暗中抓住的唯一光亮。 “晚了。”扯开男人的手,她转身离开,背影干净利索,没有一丝留恋。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 连载中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