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恶意,只是很爱你 夏小檀 著
2.97万字 | 139总点击

曲行洲是曲家私生子,更是曲氏家族里,一个‘魔鬼’般的存在。
据说,他杀人放火,打架闹事,游戏生命,玩弄女人,无恶不作;
据说,他叛逆、阴暗、暴戾、有着异于常人的高智商,却总是用在‘邪门歪道’上;
总之,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一般门当户对的豪门千金都不愿跟他联姻,聪明的女人都对他退避三舍……
可她赵清允,却费尽心机要嫁给他。
她并不爱他,她要的,也不过是个‘曲太太’的身份而已。
婚姻于她而言只是工具,只要能光明正...

最新章节
第19章我才是他的女人
赵清允管不了其他人的反应,淡定的开口,“首先,我想换辆车,不用多豪华,就一百多万的卡宴吧;其次,我上周看上一个爱马仕的包,也要一百多万;另外,我全身上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夜夜不休:老公轻点宠 野棠 | 完本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 19岁大一那年,渐渐走入绝境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陌生男人借她的身体孕育一个孩子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 事后多年,她再次回来这座城市。 初恋男友任职于行政部门,霸道的利用工作之便,对她百般纠缠! 她却与这城市中无人不知的男人——左蔚,有了过多交集。 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 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想给她一切。 他给了她他的人,给了她他的心,可惟独,给不起她想要的婚姻…… 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史上第一陷阱:冷少诱妻千千遍 墨如罂 | 完本

    替男友做三年冤狱,未了出狱当天是他的盛世婚礼…… 同父异母的姐姐婚纱皎洁,面色嘲笑看着她,羞辱她…… 落魄之下,帝国只手遮天的萧少却给了她无尽的宠,哪怕摘心揽月; 后来,也是他给了她无尽的痛…… 刻骨铭心

  • 好孕难求:假妻,你老公掉了! 美人宜修 | 完本

    新婚夜,在床上颠鸾倒凤的一对男女,不是新郎,也没有新娘! 她当新娘替身,以为爱上了不该爱的“老公”,却不想与她日日相处的人是他的孪生兄弟,她的“小叔子”! 他嘴角叼着一根烟,似笑非笑:“好玩不过……嫂子。” 她怒,伸手甩他耳光。 他却眼神宠溺,道:“嫁我!”

  • 恶魔老公少贪欢 温水情 | 完本

    他说:“你不过是一枚棋子!” 她顿住脚步,缓缓转身,倏地抬起了脚狠狠的踢中了他! “梁大哥,最近多谢你的照顾,送你一脚!”梁大总裁身体佝偻着,缓缓蹲下,眼神里面闪过毁灭一切的风暴………

  • 亿万爹地不好惹 元宝 | 完本

    他是威震四方的白氏集团领袖,更是千万女人爱慕的对象。然而,她却不屑一顾。他宠她,她公司有危机,他帮,她前男友死了,他让她去散心,但她带回来的新男友是几个意思,是怪他太宠她了吗?“靳浅浅,你可真有本事,敢给我来这么一出,看我怎么惩罚你。”他深邃着眸凝视她,说完便欺身而上。两年后,她在店里忙做糕点,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拽入怀里,接着便是绵延不断的吻,此时一个小娃拿着铲子敲打着他,凶恶的说道:“坏蛋,放开我妈咪。”

  • 良药 关刀乔女 | 连载中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

  • 厉少,你又又又犯规了 桥暖暖 | 完本

    为了报仇,苏欢掩盖身份,以低廉的方式嫁给了厉家的大少爷厉森炎。 这丈夫传闻人弱眼瞎,就是一个不能人道的病秧子。 可苏欢前脚刚踏进这豪门深渊,就见识了这男人的阴狠手段,打得苏欢措手不及。 人弱? 厉大少挥一挥手,半边京城都得黑。 眼瞎? 行走自如,感官敏锐,白天夜里去哪都不成问题。 不能人道? 苏欢虚脱的想,一夜八次是不能人道吗?

  • 谋爱上瘾:总裁染指小甜妻 莫白 | 完本

    “据说豪门总裁喜欢男人?”某罪魁祸首被抓了,然后还亲身验证了这个消息!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连载中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我没有恶意,只是很爱你 夏小檀 | 连载中

    曲行洲是曲家私生子,更是曲氏家族里,一个‘魔鬼’般的存在。 据说,他杀人放火,打架闹事,游戏生命,玩弄女人,无恶不作; 据说,他叛逆、阴暗、暴戾、有着异于常人的高智商,却总是用在‘邪门歪道’上; 总之,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一般门当户对的豪门千金都不愿跟他联姻,聪明的女人都对他退避三舍…… 可她赵清允,却费尽心机要嫁给他。 她并不爱他,她要的,也不过是个‘曲太太’的身份而已。 婚姻于她而言只是工具,只要能光明正大的进入曲家,她根本不在乎嫁的是人是狗。 她要的,是仇人曲家给她全家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