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宠欲动:总裁小妻很抢手 海带 著
261.52万字 | 92149总点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醉酒后会和陌生人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再相遇,她是原告律师,他是被告,她要做的,是把他送进监狱……

最新章节
824幸福一直在延续
段默岩邪恶的思想不由自主地想到某一个方面——吃… 小鬼,果然是他段默岩的儿子,真是给他张脸! 乖不过又想到这个无敌的名字,他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独宠纯情俏丫头 薄荷cat | 完本

    “喂!不许你脱衣服!你住手!”看到他那健硕的胸膛时,安小莫整个脑子都懵了,想捂上眼睛,又想去恶狠狠地瞪他,伸出胳膊挥舞着,也是无济于事。 而他就像是猫逗老鼠,慵懒地笑着,很文雅的,慢吞吞地解着他的衣服纽扣。 “我的身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有权利看到的,你赚到了,呵呵。”

  • 婚色撩人:总裁,求休战 顾佳佳 | 完本

    她爱了前夫8年,结果被他的离婚协议书甩在脸上,更把她告上法庭…… 他出现救了她,不过也有条件:“救你可以,不过,你要嫁给我”。 三年后,前夫又来要求复婚,一场阴谋逐渐包围了她……

  • 宠妻365天,晏先生你够了 加菲猫 | 完本

    目睹了男友和闺蜜颠鸾倒凤,苏曼怒甩渣男,转身离开。 如果爱情不可靠,不如选择一段无关爱情的婚姻。 嫁给晏名爵的那一天,她埋葬了自己的爱情。 众人皆知晏名爵在商场上令人望而生畏,但是极少有人知道他还是她母亲的继子。 成为晏太太后众人对苏蔓既艳羡又同情,只因传言晏名爵性情冷淡,那方面性子更冷淡。 只有她自己知道婚后的日子却是…… 每天被虐得腰酸背痛起不来床的苏曼某天终于怒了, “晏名爵,够了,今晚开始分房睡。” 晏名爵施施然起身,邪魅勾唇:“那怎么可以,大不了今晚你上我下……” 很多人说,晏名爵没有心,对她的好不过是逢场作戏。 在她转身离开时,他却把她禁锢在怀里,危险的气息喷在她的耳畔:“谁告诉你,偷了我晏名爵的东西是可以想走就走的!”

  • 错欢错爱:总裁大人坏透了 白咖 | 完本

    为为帮好友的忙去接近那个男人,却不料把自己给卖了。 再次相遇,却看到她出现在他父亲的房间,结果被他误会是想篡位的小三。 “女人,我告诉你,想当我妈,你还嫩了点!”他无情的讽刺她。 “抱歉,我也没兴趣有你这么个大儿子,”她微笑从容。 一次意外,她被送到他面前。 “女人你的胃口好大,睡过我父亲,又来睡我,你不恶心,我都嫌脏!” 她苦涩一笑不解释。 她于他是污不堪言,而他却不知,由始至终,她只是他一个人的。

  • 一生恋伊人 紫衫 | 连载中

    走投无路之下,她被迫和陌生男人签下秘密契约。说好不谈感情,他怎么一次次违约?  “莫先生,夜深了。”潜台词,你该回去了。  “好,那我们洗洗睡吧。”   咦,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 浴火归来:总裁宠妻无度 兰鸢 | 完本

    一夕之间,风云转变,曾经与她一同长大的人,令她家破人亡。她火里逃生,恰巧被他所救。她复仇的心思,让她与虎谋皮。“想让我帮你,直说。”他说。“只要我……好好听你的话,能不能帮我?”她低声下气的问。他将她栓牢在了身边,助她复仇。当一切尘埃落定后,恍然间才发现,原来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男人……

  • 婚色撩人:总裁强制爱 葫芦蛋蛋 | 完本

    温凉这辈子都在被不断地囚禁着,先是被那对自私自利的父母,后来被冷酷霸道的谢铭······ 她终于被折磨的精分了,可那个无耻的男人利用她分裂出来的那个依赖人格强迫她结了婚,彻底把自己囚禁在了他的身边······

  • 画爱为牢:总裁的禁忌娇妻 小安 | 完本

    年少时的偶然,让她爱他爱的不可自拔,重重困境,终于她得到了他。本以为婚后的生活会甜如蜜糖,却不料他从来就没有认真对待过这段感情。伤痕累累后她幡然离去,而他,已是追悔莫及。

  • 权少独宠:霸爱小甜妻 半米生花 | 连载中

    四年前,酒店了昏黄的灯光下,陆席城捏着宋槐的下巴,危险地问:“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宋槐说:“我在上你啊!”一晌贪欢,获赠小奶包一枚。她宋槐表面柔美,实则是一只敢爱敢恨勇往直前的小辣椒。为了追上他的脚步,她将自己一双养花种草的手练成一双神枪手!她可以为他挡子弹,混进恐怖集团窃取情报,什么千金名媛的未婚妻,大明星的前女友,通通退散开!可是,再次被恐怖分子威胁时,他却为了孩子,放弃了她……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宠宠欲动:总裁小妻很抢手 海带 | 完本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醉酒后会和陌生人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再相遇,她是原告律师,他是被告,她要做的,是把他送进监狱……

  • 抢婚游戏:小妻你好甜 海带 | 完本

    她的婚礼上,“死”了五年的未婚夫突然出现,上演了一幕抢婚的戏码。然而,当她看到和未婚夫一模一样的男子时,彻底傻住!到底,谁才是她曾经爱的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