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顾绝犯案

南筝 6258字 2017-03-09 14:09:41
“不管是谁,做出这种事情,都该千刀万剐!”她知道身为律师不该加入个人情绪,可对方只有十五岁,他怎么下得了狠手。越是有身份的人,越不可饶恕。

“你认识!”

“……我认识?”

“顾绝!”

关禹帆轻轻吐出这个名字,姚梦琪却如遭雷击,耳旁轰隆作响。他将她压倒在床那幕又浮现在眼前,手指猛地抽紧,脱口低咒。“混蛋!畜生!禽兽不如!”

姚梦琪真是快气死了,无耻的男人她见过不少,但顾绝绝对是最无耻最下贱的。不仅对自己做过那种恶心的事,现在连十五岁的小女生都不放过!就算死一万次都不够!

为什么偏偏这种恶心的男人有身份有地位,嚣张不可一世!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怎么了?情绪这么激动?”

“我只是觉得他太无耻!竟然向小女孩下手!”姚梦琪咬牙切齿。

关禹帆自然看出她反应强烈,绝不仅因为这桩案子,但他无意挑破。调侃,“有时候上流社会确实比较肮脏,法律反倒成了有钱人的保护伞。”

“那你会向权贵屈服吗?”

“如果是这样,我不会选择律师这个职业!钱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我在意的,是社会的公平正义。”

“我相信你!”听他这么说,姚梦琪就放心了。“那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被侵犯的女生现在情绪还不稳定,无法接受我们的调查。我已经约好她父母,下午去她家里,看能不能从他们那得到什么有力证据。先把资料看熟吧!”

“boss!”秘书敲门进来,“林先生找您!”

关禹帆像是早料到,泰然点头。“请他进来!你先去会客室看资料!”

一个西装笔挺,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关禹帆请他入座。“好久没来了,还是铁观音?”

“嗯!表少爷,老太爷让我送些东西过来。您近几个月都没回家吃饭,老太爷让我问您什么时候有空?他最近都在A市。”

“你来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就没必要客套了!开门见山吧!”

“老太爷不希望您插手这件案子!”他也不再绕弯,直接道明来意,言语充满压迫感。

“我是律师,这是我的职责!”

“老太爷已经通知下去,现在没有人敢接这个案子!除了您!老太爷希望这件事就此平息,如果事情捅出去,对越家名声有很大影响。希望您看在是表兄弟的份上,就此罢手!”

见关禹帆始终面带微笑,却又不做任何回应,林沛猜不透他什么想法,继续说:“老太爷还交代,当年的事,是他过火了些。您这么做,他能够理解。但他希望您不要因为过去的事……”

“他以为我还在记恨那些,故意想整垮顾绝?”关禹帆好像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莞尔。“麻烦你转告他,我接手这件案子,是因为这是律师的天职!而不针对个人,更不针对上一代的恩怨。”

林沛愣了一下,“即便这样,老太爷也希望您不要插手!坦白说,如果你不是老太爷的外孙,老天爷早就动手……”

“灭口?果然是他一贯的作风!”

“看样子表少爷不打算再考虑。”

“嗯!他清楚我的脾气,我从不动摇自己做人的原则!”

“既然这样,我先回去复命了!”林沛也不想再做无意义的劝说,弯腰鞠了一躬,黑着脸走出去。

关禹帆将他送出门口,走到会客室,“资料看完了吗?”

“嗯!我找出了几点重要线索,或许可以从这里入手!”姚梦琪答道,想了想,问:“刚刚那个人,是顾绝派来的吗?”

“嗯!算是他的人,你怎么知道?”

“算是律师的敏感吧!”姚梦琪不免担心,“他是不是威胁你了?会不会对你不利?”

“不利倒不至于。”关禹帆的回答很是轻松,还悠然自得地泡了壶茶。“要喝吗?”

姚梦琪也不知道他是真轻松还是假轻松,看他的样子像是没事,可顾绝绝非善类。他要是发起狠来,真可能杀人灭口。“我觉得……要不然你雇两个保镖吧?”

“律师雇保镖?这倒是个新鲜事!”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接下案子,等于和顾绝作对,他不会放过你的!”

“听上去,你倒是很了解他!”

“没有!他们那类人不都那样吗?”姚梦琪一句话带过,“你不妨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回家路上也小心点!上车的时候,记得检查车子。尤其要检查车底有没有炸弹,还有……刹车,他们可能在刹车上动手脚!还有那个油箱……”

“走路的时候,不要想案子,说不定有人跟踪。还有进到家里,也要先检查一遍房间……”

听着姚梦琪连珠炮一般的“各种安全隐患”,关禹帆眉梢越挑越高,眼角难掩笑意。等她喋喋不休说完,才好笑问出一句。“还有吗?”

“暂时想到这些,还有其他的,回去想到再打电话给你!”见他表情一点也不严肃,完全跟听笑话似地,姚梦琪皱眉。“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认真的!”

“我知道!”关禹帆抿了口茶,幽幽吐出一句。“警匪片看得挺多吧!”

姚梦琪差点两眼一翻抽晕过去。他不知道现在记者和律师都是高危职业,随时可能得罪人,后果很严重吗?自己急得团团转,他怎么一点都不上心,还有心情喝茶?

“反正我话说到这,你自己考虑清楚!”

“为什么这么关心我?”他寻味地看着她,一双漂亮的眼珠温和又灼灼然。分不清仅是玩笑,还是有所期待。

姚梦琪双耳一红,方才还流利得不行,噼里啪啦一大串。他一个问题丢过来,她却彻底怂了,说话都吱唔。“你是我的导师兼上司,关心你也是应该的……”

“这样啊……”关禹帆长长地“哦”了声,颇有些不怀好意。向来正经的男人一下子变得不正经,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因为实在太……诱惑了。姚梦琪的小心肝连跳几下。

“还是谈、谈案子吧!”怕继续这个话题,自己该稳不住,要失常了,姚梦琪忙将注意力转移到案件上。“现在去他们家吗?”

“嗯!走吧!”

“好!”姚梦琪跟上关禹帆,走了几步,忽然拉住他的手臂,坚定道:“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要退缩,好不好?贞洁对女生而言很重要,我一定要还她一个公道!”

关禹帆抬手,轻轻抚摸她的脑袋,笑容温和却暗含不容忽视的认真。“放心吧!维护公正,是律师的天职,我不会退让!”

越家府邸。顾建城手执拐杖,站在沙发旁接电话。虽然已年过七十,两鬓发白,但他看上去仍非常有威严,精神奕奕,站姿挺拔。不难看出年轻时有多么威风凛凛。

两女佣分别端着水和药候在一旁,见他脸色越来越阴沉,不免有些害怕。老太爷脾气不好,大家都知道,除了……心肝宝贝孙子顾绝。每次他在,都能哄得老太爷眉开眼笑,简直是她们的大救星。

“这是他的原话?”嗓音透出军人特有的威慑力。

“是!我已经全数传达了您的话,但表少爷态度也很坚决。”

“逆子!跟他妈一样固执!”顾建城震怒,一把拍下话筒。他以为他是他的外孙,他就真的不会对他做什么吗?

“谁又惹老爷子生气了,欠收拾了?”一道调笑声传来,顾绝随之进了书房。神采飞扬,说不出地惊艳四座,引得两女佣红了脸。“小少爷!”

“哼?谁?还不是你这个孽障?”顾建城正在火头上,一拐杖直接招呼过去,打在顾绝手臂上。

外人看来动作极狠,但其实根本没有用多少力。他再生气,也不舍得伤自己的宝贝命根子。

顾绝却疼得“哇哇”叫,“老爷子,您下手也太狠了吧!好几个月不见,一见面,就要把宝贝孙子打成残废啊?”

“少给我嬉皮笑脸!”顾建城坐到沙发上,怒气未消。

顾绝赶紧凑上去,陪着笑。“怎么了?要不蒸个桑拿?游泳也行啊!单程赛还是双程?”

“出这么大事,你还有心情说笑?”

“什么事?”顾绝状似才想起来,恍然大悟。“哦,您是说强妓an案的事啊!我当什么大事!”

“这还不大?要不是我替你压着,早就见报了,叫我老脸往哪搁?你爱玩,我从来没管过,可是怎么能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实在没眼看!”

“老爷子,您是了解我的!我像做这种事的人吗?冲着越家少爷这身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需要去强暴一个幼女?我不至于这么重口味吧!”

他这么说了句,顾建城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将信将疑,“你是说……有人故意陷害你?”

“很显然!”顾绝长臂一伸,懒洋洋窝入沙发,翘起二郎腿。还有心情玩手机,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你最近又得罪了什么人?”

“这可多了……您又不是不知道煤矿全A市有多少企业眼红,您一下让我接管好几家。人家看不过眼,想整整我,一点也不出奇。”

“混账!也不看看动的是谁的孙子!”顾建城龙颜大怒,“被我查出来,我一定要让他在A市混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