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换到千般恨

三三得八 2061字 2021-04-17 00:57:37
一阵凉透心的触感,向卉猛地惊醒地过来,映入眼睑的是一张近在咫尺的笑脸。她张嘴就要尖叫,一块面包迅速而准确地塞进了她的嘴里。

“我说你是猪,你还不承认,化个妆不过二十多分钟的你都能睡着。”顾云卿坐到她旁边的藤椅上,“吃点东西吧,别一会儿血糖低晕倒了,我可不想再一次扛你去医院了。”

向卉差点没被面包噎死,好不容易咽下缓过气来,她指着顾云卿:“你干什么呀?”

“快点去换衣服,已经十一点四十分了,还得去挑个包,你抓紧时间吧。”他拿过一旁的咖啡递给她,“醒神了没有?没有的话,我让雪姐再去拿块冰来。”

“滚。”向卉因为没睡好了,情绪非常暴躁。

“啧啧,你看你,凶得像只刚孵小鸡的老母鸡,浑身的鸡毛都炸开了。要不你再吼一声看看,我拍下来你看看?”顾云卿心情极好。

“顾云卿,你这个人真是尖酸刻薄得要死。”向卉恼怒地从他手里夺过咖啡,然后猛灌了一大口。

顾云卿眼疾手快的连拍数张照片,拍完后他点开相册,一边看一边哈哈大笑:“向卉,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滑稽又好玩的人,你看这张。”

向卉转过身不看他,她继续喝着咖啡,她决定不搭理顾云卿这个幼稚鬼。她越气,他就越来劲。

果然,向卉不理他了,他也不就闹她了。

“好啦,时间真的来不及了,去换衣服了。”顾云卿轻轻拉了拉她。

向卉仰头,将杯中最后一口咖啡灌进了嘴里。甘香与清苦在她舌尖上缠绵,她的神经得到了极大的抚慰。

“走吧。”她将空咖啡本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雪姐手艺越发长进了,你今天的妆很不错哟。”顾云卿侧头看她,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来的时候你还是大姐,现在已经变成小姐了。”

“我求求你了,你就闭嘴吧。”向卉翻了个白眼。

“真的,我带你去照照镜子。”他说着就拉过她的手快步往小径走去,很快的就进了里屋。

这是一间三面墙挂满了衣服,一面墙镶着落地镜的屋子。在此之前,向卉每回到换季时就觉得自己衣服得无处安放。如今进了这屋子,她才发现,她那点衣服都不够格给这间屋子当个陪嫁丫头。

顾云卿直接把她拉到了镜子前:“你看看,是不是感觉你整张脸也没什么改变,但看着人就是不太一样了。”

向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顾云卿说得对,镜子里的她还是原来的她,但也不是原来的她了。雪姐的化妆术将她的容貌拔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是向卉第一次敢自信说一句我也是个美女。

“之前看毛戈平化妆,网友都玩笑说要给他寄头,我并没有多大感觉。现在才发现,高明的化妆术确实堪比换头啊。”向卉转头看顾云卿,“不知道外面的人请雪姐化一次妆需要多少钱?”

顾云卿笑道:“雪姐可是我妈的御用化妆师,她可不接私活。”

“对不起,我怎么总是忘记你是有钱人这件事儿。”向卉指了指满屋的衣服,“你是让我在这些衣服里选一件吗?我觉得还不如去大海里捞针快一点呢。”

“雪姐已经给你选定了几套,你自己再选选。”顾云卿推着她走到了北面墙边,有几套衣服单独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旁边放着几双用来搭配衣服的鞋子。

向卉拿起来看了看,全都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她四下看了看:“我去哪里换衣服?”

这回顾云卿很知趣:“就在这里换呀,噢,我马上出去。”

向卉将雪姐挑的三套衣服都试了试,最后选定了一条真丝连衣裙,外面搭配了一件西装,和她穿来那套风格类似,但她自己那套无论是质感还是裁剪确实都要差得多。

“你还没好呀,还要去楼上拿包呢,姐姐,马上十二点了。”顾云卿敲门。

向卉赶紧走过去拉开了门。

顾云卿扫了她一眼:“这套可以。”

随后向卉又跟着顾云卿去了二楼,如她所猜想,二楼靠南的一个房间,放着满满一房间的包包。那些包不消说全是顶级奢侈品牌,有许多都是向卉曾经网上浏览过但从未想过会与自己有任何关系的款。

“这个不错,你拎着我看看。”顾云卿从中间的一个柜子里取出了一个包递给了她。

向卉有些手颤:“这个很贵,万一弄脏了怎么办?”

“我不是说了送给你?既然是你的东西,弄脏了你自己想办法呀。”他说得十分轻松。

向卉心头一振,十多万的包说送就送,有钱人真是可以为所欲为。不过,她的自尊心是绝不会允许她去接受顾云卿这么昂贵的礼物。

“送我就不用了,今天能在你这里开开眼界,拎一回这个包,我就觉得很开心了。”向卉拎过包包,走到镜子前照了照,“怎么样?我这个伪装的名媛有没有那么几分像样了?”

“像样像样。”他笑笑。

“看来,季安之这顿饭对你来说还蛮重要的,你这是下了血本啊。”向卉又打量了一番镜子里的自己。

顾云卿扯了一下嘴角,似笑非笑的。

“不过。”向卉转身看他,“季安之迟早有一天会知道我的身份,到时候就会知道我们给他演了一场戏而已。”

“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好吗?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顾云卿有些不耐烦起来,“行了,我们走吧,天塌下来也轮不到你去顶。”

“那倒也是。”向卉赞同。

下了楼,院子里空无一人,顾云卿也不打招呼,直接扬长而去。向卉感觉到他的心情在某一刻突然就坏了。

路上,顾云卿再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向卉仔细回忆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但完全无法确定是哪一句惹到了他。见他专心开车,向卉索性转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车子开出十来分钟后,顾云卿开了音箱。是一首非常非常老的广东话歌曲,老到向卉以为只有她这个怪人才愿意听。

是韦伦唱的《换到千般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