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永生

万岁 2080字 2021-11-27 18:53:03
冰柱瞬间崩溃瓦解,乔诺腾空的身体直坠而下,壮汉立马调转头,几个跃步之间抵达乔诺即将掉落的地点。

“喂,我说。”白鹭的声音自壮汉身后响起,壮汉心头一惊,一只手搭在了壮汉的肩上。

“可别不识好歹。”白鹭的声音带着森森寒意,宛如阎王的催命符一般,给壮汉带来无限恐惧。

壮汉面上流露出惊恐之色,尚未来得及反应,身体冻结成冰。

白鹭手上用力,冰层破裂,下一秒,化作无数的冰晶散落在空气之中。

从杀人到将人粉碎,血未见分毫,白鹭眼也未曾眨一下。

乔诺下坠之时,下意识的释放自己的异能,没想到新生的异能和原有的异能纠缠在一起,让他最先着地的手脚瞬间瓦解。

白鹭再看向乔诺时,脸上流露出笑意。她毫不留情的嘲笑出声:“编号497,你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还不愿意接受自己变成异变种的事实呢?”

乔诺面上冷漠,心里恼火,瓦解的身体正在被原本的异能修复,他尚且无法动弹。

白鹭也不着急攻击,她抬起手,四周风雪骤停。

“你这样解开束缚有什么用?反而比之前更像是个废物。”白鹭讥笑出声,操控着一层层冰霜在乔诺身体正上空凝结成冰锥。

“我跟你们这些黥人不一样,你们自甘堕落的在监狱里还觉得理所当然。”乔诺毫无惧色的看着自己正上方的冰锤,他的视线透过冰锥,瞧见了笼罩着整座监狱的环形飞艇。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白鹭微皱起眉头,悬在半空的冰柱以一化十,以十化百的速度成倍增长。

“我们作为世界的最底层,被异能者驱逐在此。外面的世界,可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白鹭眼下斑纹大亮,异能瞬间释放到最大。

顷刻之间,整个废墟山上空的冰锥,宛如滞停在半空的雨点一样密集。

废墟山上围观的人仓皇而逃,无罪城边缘,却有人聚集而来,观望着这场的战斗。

乔诺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常,他冷淡的看着漫天冰锥,讥笑出声:“区区黥人,也只配在这里苟活。”

“这里——”白鹭声音彻底冷了下来,抬起的手紧握成拳:“可没有谁是自愿过来的啊。”

话音落下,漫天冰锥直坠而下,眼看就要将乔诺碾的粉碎,乔诺的领域却在这一瞬展开,迅速扩张至白鹭领域所扩张之处,与白鹭的领域重叠在了一起。

也正是这时,接触乔诺的冰锤接连瓦解,瓦解的范围还在不断扩大,只不过眨眼之间,这漫天飞雪之中,只剩万千散落的冰晶。

乔诺从容的起身,拍着身上的灰尘,整理着着装。

“你终于接受自己的新异能了——”白鹭的声音带着兴奋的颤抖着。

这个不可一世的异能者,这个从出身便站在神坛上的人,终于被彻底的拉下了神坛。

白鹭眼里流露出疯狂之色,左眼下方的斑纹亮起,冰霜覆盖了半张脸,扩张到脖颈,蔓延到左手手背。

她体内异能的调动率不断攀升,领域之内温度骤降,寒风冷冽到令人难以呼吸。

“你这个样子,还真像低贱的黥人。”乔诺看向白鹭,讥讽出声。

白鹭两边嘴角上扬,她的声音带着兴奋的颤抖:“现在你和我是一样的,编号497。”

话音落下,漫天飞雪骤停,白鹭脚下冰晶结成,只眨眼之间,卷起寒风飞雪冲到了乔诺面前。

乔诺心下一惊,他堪堪调动异能,整个人被撞飞腾空,只眨眼之间,白鹭冰剑自虚空凝结,握在手心,临至乔诺身上,目光凌厉,面色冷峻。

只这一瞬,白鹭的模样与尤金的样子彻底重叠,乔诺心中一骇,异能调动,透明的‘盾’完全展开。

冰剑直劈而下,未触及乔诺,却是铮的一声,段成两截。

盾身泛起阵阵涟漪,涟漪所过之处,无数个多边形并列排序,呈半透明状的球体。

白鹭神色一沉,已知无法破开乔诺的盾,立即辙着寒风后退,稳稳的落在一处废墟上时,领域之内冷冽的寒风停止呼啸。

乔诺身体没了支撑,整个身体直坠而下,在即将砸向地面的瞬间,盾发出一声嗡鸣,阵阵涟漪自盾身炸开,将乔诺身体虚空托起,让乔诺平稳落地。

“这就是,所谓的‘最强之盾’?”白鹭嗤笑出声,面上流露出戏谑的嘲弄:“我看只是个缩头乌龟。”

“我的异能名‘永生’,领域特性是‘无敌’。”乔诺的盾,唯有触碰时才能显现。

他傲视万物的自傲着:“在我的领域里,没有人可以伤我半分。”

“看来我是被小瞧了呢。”白鹭挑起眉头,不甘示弱的也自报家门:“我的异能名‘白鹭’,领域特性‘寒武纪’。在我的领域里,一切由我掌控。”

白鹭说罢,脚下冰花生出,她立于冰花之上,身体不断被寒冰覆盖,像是被寒冰吞噬成冰雕。可她足下冰花却生根一般,不断向下渗透进废墟山。

领域之内,宛如寒武纪年再现,温度再创新低,冰花绽放之时,寒冰迅速向整个领域扩散,仅瞬间扩展到了乔诺面前。

乔诺的身体在这一瞬感受到异样,新生的异能融进了原本的异能之中,原本的‘无敌’被打破——这盾,无法护他周全!

乔诺明白过来的瞬间,护盾接触寒冰冻结成霜。他神情大变,来不及思考更多,索性一跃而起,脚落在地面的瞬间,寒冰吞噬而来,宛如冰花炸裂成柱。

乔诺不敢有丝毫的停留,每一个落脚之处都有冰柱炸裂,朝他吞噬而来。

他迅速朝白鹭冲过去,毫无疑问,白鹭不是张龙那种货色可以比拟的。

“你到底是谁?尤金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乔诺单刀直入,问出这话时,身子只稍一停顿,寒冰攀升到他的脚上,瞬间将他下半身顿住。

乔诺脖子上斑纹生出,在项圈四周上下蔓延,蓝光游走。

新生的异能于此时被彻底激发,原本冻住乔诺的寒冰轰然瓦解。

同一时,白鹭身体的寒冰破碎,化作万千冰晶四散开去,所触及的之处,冰花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