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不守色:王爷不服来战 小七 著
48.24万字 | 4584总点击

漆黑的夜,雷雨交加,狂风呼啸的声音听来着实有几分诡异。这样的夜晚本该不会有人在外头乱晃才是,可此刻将军府附近的小巷里却不合时宜的传来阵阵打斗声。

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那一方人数虽然人数众多,但此刻却已经明显处在下风。
...

最新章节
第141章 向你要个人
“你以后的日子只怕会更舒坦。”宁梓言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道。 “世子爷,此话怎讲?”如昔根本就听不懂宁梓言所要表达的意思,只是觉得他的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妃不守色:王爷不服来战 小七 | 连载中

    漆黑的夜,雷雨交加,狂风呼啸的声音听来着实有几分诡异。这样的夜晚本该不会有人在外头乱晃才是,可此刻将军府附近的小巷里却不合时宜的传来阵阵打斗声。 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那一方人数虽然人数众多,但此刻却已经明显处在下风。

  • 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 白衣胜雪 | 连载中

    冷辉居然是夜帝的儿子!冷玥带着这个令人震惊的真相,睁着美丽的黑色瞳仁倒在地上,最后的剪影凝固在空中乍现的一道绚丽红光里。

  • 医妻难求:王爷,你好坏 清泉石上 | 完本

    婚前中枪就算了,还给那个冷厉强势的未婚夫带了一顶明晃晃的绿帽子。 她只好带球逃婚,以田为生。 他欺身而上:“爱妃,儿子很想有个爹。”

  • 成为将军的白月光后 卫莞 | 完本

    世人皆知穆府的表小姐是将来穆府的女主人,但世人不知,这位表小姐在于穆府大少爷定亲前曾经有过一门亲事,只是那未婚夫战死沙场了。直到多年后,那位未婚夫找上门来。

  • 庶女医妃:王爷,别心急 之言 | 连载中

    一朝穿越,娘亲被陷害通奸,她成为最不受宠的相府小姐 阔别十年,再次归来,化身妙手回春的大夫 却不知她会救人,却更擅长杀人 势必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只不过,身后的那个貌美王爷,你不要跟过来了。 哪知某只妖孽勾唇一笑,抱起地上小团子,指着她,“叫人。” “娘亲亲~” 他不仅自个儿跟过来了,还拖家带口……

  • 人鱼传说:邪魅殿下不纳妃 另一只鞋子呢 | 完本

    一段孽情,把她从倾国倾城的人鱼公主,变成半脸鱼鳞的半妖丑女; 一个错吻,让她重拾天姿国色,却丢了初心; 爱上他,是上一辈的孽缘恶果,还是命运跟他们开的玩笑? 被他爱上,是在生死情仇的折磨中,被他圈宠为牢? 邪魅殿下不纳妃,弱水三千搂入怀,独缺一瓢饮……

  •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 竹笙小哥哥 | 完本

    丑又怎样,照样活的恣意快活。

  • 祸国毒妃不好惹 海妖麻麻 | 完本

    他以正妃之位求娶,她二八芳龄下嫁皇子,看似风光无限。 谁知道,这世人眼中美好的姻缘,不过是一片假象,他们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孟家巨富的家产。 引来表妹处心积虑的谋害,联合他人灭她满门,夺她正室之位。 一夕之间,家人遇害,孟府满门……尽灭! 她死于乱棍之下,再睁眼,却回到父母皆在的十三岁,她还是孟府千金,彼时尚在闺阁,还未踏入那噬人的深渊。 为了不重蹈覆辙,为了护父母,保家业,她开始狠下心肠,步步算计。誓将一切牛鬼蛇神全部打倒,这一世她一定要不枉此生! 谁!都不要妄图掌控她的人生!

  • 当女配不想努力后 泡泡糖 | 完本

    田七七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穿越到了最近常看的一部古风小说里。 而她,田七七,竟成了书里最讨厌的女十八线皇后! 既来之则安之,她是绝对不想和女主争夺皇帝的,如果能选,她肯定是想做女主的。 在那个暗潮汹涌的朝代,且看田七七如何混的一口粮食吃。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连载中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连载中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