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前妻:难驯服 月儿青涩 著
156.04万字 | 64041总点击

宋若初有一个霸道、帅气又贴心的老公,会在她难过安慰呵护她一整夜那种!
她做梦也没想到,一场自己本以为可以全身而退的婚姻里她却染上了一种毒,无药可解。
切菜切到手,他紧张的把自己的手指放到嘴里,眼神幽怨又怜惜。
走路崴到脚,他看着红肿的脚裸,为她轻轻点上药水。
但当一切浮出水面,她才发现婚姻里最大的失败者不是他,而是她!
一纸离婚协议书,她潇洒的签上字,对过往笑着含泪。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拐个总裁当爹地 腥甜 | 连载中

    别墅的外面,安晓沫捧着可爱的便当盒,身上穿着一件简单的黄色T衫,以及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一双普通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老土。 但是,却无法掩盖住她那一张美丽的容颜,清纯中带着几分妩媚。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非常灵动,非常的清澈。 此时此刻,她的脸上盛满了微笑。有着初恋少女时期的甜蜜,往别墅里走去,黑色的长发随着动作,看起来飘逸至极。

  • 男神上司的独家心宠 温水情 | 完本

    拉斯维加斯赌城,号称战无不胜的她居然输掉了自己-- “三十六计,走为上,开溜……” “小家伙,被我逮到你了吧!”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闪着森严冷漠的气息,“我会让你知道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 亿万星辰不及你 啾咪 | 完本

    为了病重的母亲,必须要为最爱的人代孕。“保孩子。”她爱了他六年,到最后还是比不过他的门当户对。

  • 豪门通缉令,双面娇妻怀里来 洛小白 | 完本

    他是地产界的明星大亨,帅气多金,却脾气古怪深不可测她是身世里奇的数学天才,爱好追星,误打误撞成了他的替身保镖他喜欢刺激,她喜欢计算刺激他眯着眼睛说:沈心悦,你想不想计算下你的心跳最快时候一分钟跳动多少下,她计算到了危险的气息,后退,继续后退,扑通,掉床上了。“沈心悦你这是在邀请我吗?那我就不辜负这良辰夜景了。”

  • 宠妻吻上瘾 陌辰 | 完本

    慕容皓和上官玄在慕容雪面前花样争宠,吵吵闹闹,其乐融融。当慕容雪遇到不好的事时候,两人毫不犹豫地并肩作战联手对付坏人,一起守护自己爱的那个女人。没有什么玛丽苏,万恶的小三,车祸,失忆,对爱的探索,只有两个从不懂爱情到成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的人。

  • 先婚后爱:总裁别太猛 啾咪 | 连载中

    初相遇时,她简单却自卑,而他,高高在上如帝王。再相聚时,她已经小有名气,而他,成为不世传奇。“苏亦欢,你还想跑哪里去?”“祁骁骥,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和你有半点关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诚实的。”华丽的卧室里,床上纠缠的两个人,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 盛世宠婚:总裁别玩了 冷愁 | 连载中

    人倒霉,就不能出门。她刚刚被酒吧辞退,就被养母召回家中,逼迫她嫁人,以谋取公司利益,她怎么能愿意,换来了毒打一顿,受尽威胁,只能嫁人,签订一系列所谓的婚姻协议,开始了悲催的婚后生活。

  • 爹地妈咪她又惹事了 虚名 | 完本

    五年前,她被奸人所害,差点流产以及葬身火海。   五年后,她带着智商爆表的萌宝回归,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明明是天才心理师,却低调在一小诊所任职。   然而计划被那个被誉为全国女人最想睡的男人打破。   叶芷晴只想赚钱养娃,但总有情敌上门找她麻烦,还辱骂她只是小诊所的医生,连给魏爷提鞋都不配。   魏先生怒了:“我家祖宗业务技能出神入化,十秒之内就能把人催眠,还是kt终身成就奖最年轻的得奖者,也将是魏家的当作主母,这些废物才不配给我家小祖宗挽鞋!”

  • 傅爷,夫人又被求婚了 喵五 | 完本

    靳月是被卖给傅卿的。 她知道他心底藏着白月光。 婚姻三年,她扮演着温良恭顺大方得体的傅太太,任凭他在外面酣歌醉舞朝朝暮暮,从不过问。 结婚他防,“别对我存不该有的妄想,我不爱你。” 离婚她守,“你是我不敢有的妄想,咱不合适。” 此后,云城突起传闻,靳月给傅卿下了降头,为她守身如玉,面子不要是非不分,是祸水。 靳月看着某人冷笑,“分明是我这红颜被你这祸水残害,他们瞎了吗?” 某人低笑,“乖,你的祸水要泛滥了,快拯救下苍生。”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我一个医神给女明星看病很合理吧? 水云泽 | 连载中

    他的医术可妙手回春,他的武力可惩恶除霸,他是一个小小实习生,这天大明星林志蕾受伤住院,主任专家都束手无策,是时候出手了……

  • 我一个医神给女明星看病很合理吧? 水云泽 | 连载中

    他的医术可妙手回春,他的武力可惩恶除霸,他是一个小小实习生,这天大明星林志蕾受伤住院,主任专家都束手无策,是时候出手了……

  • 顶流大小姐腰软腿长,顾总真香了 葡萄糖 | 连载中

    结婚两年,丈夫回家的次数不超过十次。 最后一次,他提了离婚。 秦禾心灰意冷,出了车祸,再睁眼,竟然失忆了! 她不再恋爱脑,不再卑微求全,重新做回了首富秦家的小公主。 性子娇蛮肆意,打脸虐渣,专治各种不服。 上节目,有记者追问:“听说有人抢了秦小姐的老公?所以你才离婚了?” 秦禾不在意地笑笑,“男人么,她要抢,那就给她了,多的是。” 众人只看见,顾氏太子爷、秦姐那位的前夫,脸好像黑了,眼睛好像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