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叫兽萌 著
46.81万字 | 27494总点击

母亲为了利益给我下药,卖给继父,我拼命逃离出来,爬上了他的车,在药力的影响下...一夜 激情,我与他签下协议结婚,说好不碰我,他却夜夜扑身上来...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律政娇妻:逆推狂傲总裁 林知否 | 完本

    她是私生女,因为家族落魄被逼商业联姻。 婚礼即将举行之际未婚夫却锒铛入狱。 为救未婚夫,她成为了男主的情人,却在声名具毁而离开。 五年后,她成为金牌律师,带着男主的孩子强势回归。 她要......一步步将当年所受的屈辱尽数还回去!

  • 一醉沉沦:坏总裁快住手 云飞扬 | 完本

    宁珑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完蛋了。八岁那年就落在这个霸道、狂妄、自大的男人手里。他指东,她不敢往西。他说不准她谈恋爱,她便连喜欢一个人都只敢小心翼翼的藏着...被他养了十年,每一天都在幻想着怎么逃离身为她监护人的他。可是,后来,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进进出出,和别的女人谈婚论嫁,她心里……竟然会觉得……很不舒服……

  • 爱劫难逃:新妻离婚无效 柠檬酸 | 完本

    一次醉酒找卫生间的途中,她强行被人拉入包厢,紧接着一把邪魅的声音传来,“我被人下了药,只要你满足我,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她本不想追究那个毁了她清白的人,谁料罪魁祸首却自己找上了门,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模样—— “夏小姐,与其寄人篱下,倒不如跟了我,如何?” “可你不是只爱男人吗?跟了你,不就等于日后我要跟其他男人争风吃醋?” “夏小姐,我是不是爱男人,现在就可以让你亲身体验一回!”

  • 驯服亿万殿下 凌波微步 | 连载中

      英国、伦敦、机场。   冰桐提着简便的行李,潇洒的从飞机上下来。   深吸了口伦敦的空气,自信的脸蛋上扬出一抹舒心的笑来,她张开双臂高呼了一声,“自由,我来了!”   在被父亲关了18个年头后,她终于飞出了那片天!   拿着行李,如释重负的走出机场大厅,却不料没走几步就被五个黑衣人上来团团围住。   黑衣人外,立着一名俊朗的男子,他就站在那静静的注视着她。

  • 第一宠婚:总裁的头号娇妻 兰鸢 | 连载中

    一夕之间,风云转变,曾经与她一同长大的人,令她家破人亡。她火里逃生,恰巧被他所救。她复仇的心思,让她与虎谋皮。“想让我帮你,直说。”他说。“只要我……好好听你的话,能不能帮我?”她低声下气的问。他将她栓牢在了身边,助她复仇。当一切尘埃落定后,恍然间才发现,原来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这个男人……

  • 双顾倾城 周北北 | 完本

    当高冷失忆女遇上腹黑贵公子,“我何止是不怀好意。我这叫,图谋不轨。” 在一次绑架中,顾明月亲眼目睹了身为缉毒刑警的父亲顾植被毒贩残忍杀害,原本娇俏明朗的少女一夜之间成长,变得高冷淡然。顾明月被看似清雅出尘,实则一肚子坏水儿的顾家大公子顾西楼救走后,为了探明父亲死亡真相,她假意失忆,与顾西楼合作,走上为父亲洗刷冤屈之路。

  • 每天一个撩哭极品女总小技巧 孤狼 | 连载中

    成为极品女总贴身司机的第一天,我就犯了错……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不苟言笑的极品女总背后还会红着眼眶说抱抱! 极品女总背后的秘密好像快要藏不住了……

  • 捡到一个老婆 阿南 | 连载中

    捡到一个老婆是什么体验 谢邀,刚到农村,我老婆乖巧,听话,会生孩子,会做美食,会赚钱养家糊口,家中家财万贯。

  • 霍少,我劝你做个人吧 青禾 | 完本

    她被迫嫁给了一个快要病死的男人,本想坐等他去世,继承他的亿万家产,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在新婚之夜生龙活虎想压倒她的男人是谁? “在我死前给我生几个孩子。” “求求了,你快做个人吧!”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闪婚大叔是千亿总裁 胡哼唧 | 完本

    跟帅大叔相亲当天,他就拉着我去领证。   我怀疑他想骗我当同妻,但他又帅做饭又好吃,我没忍住答应了。   一个月后,我突然发现,他跟电视上的千亿总裁长得一模一样?

  • 我一个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我都被割了,能有什么坏心思,何方穿越到皇宫,无意间撞见贵妃的秘密,被发现后被押送净事房,做了公主的贴身太监,从此文采风流,武功卓越,走上巅峰,直到有一天贵妃意外发现了他的秘密。

  • 提线恶女:白毛总裁套路深 郗妖浮生 | 连载中

    有人说,姜黎是人生大赢家,是财富和爱情双丰收的女人; 姜黎听后只觉得好笑,笑外人的无知,也笑自己的可悲…… 性侵案发生后,他卸下伪善,渐露本性;自己不但要理解他的出轨,还被拉出来笑着为他挡枪。 他的背叛,他的冷漠,他的自私,教会姜黎在绝对的资本面前,情感、尊严、道德都可以为利益让路。 毕竟,自己只是他商战权谋中的一枚有价值的棋子; 那他,为什么不能是她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