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京华:邪王招架不住 白衣胜雪 著
59.64万字 | 26428总点击

冷辉居然是夜帝的儿子!冷玥带着这个令人震惊的真相,睁着美丽的黑色瞳仁倒在地上,最后的剪影凝固在空中乍现的一道绚丽红光里。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繁华落尽彼岸花 薄荷cat | 完本

    这个狠戾的皇上,到底是爱她,还是爱她的母亲?“嗤啦!”她的罗裙散去,雪白一片的肌肤映红了他嗜血的深眸。“知道怎么取悦一个帝王吗?还不快点过来!”他冷血地笑着,向她招手。明知道她的神色中,有着另一个人的身影,他却仍旧毫无迟疑地沉沦下去……

  • 妃不守色:王爷不服来战 小七 | 连载中

    漆黑的夜,雷雨交加,狂风呼啸的声音听来着实有几分诡异。这样的夜晚本该不会有人在外头乱晃才是,可此刻将军府附近的小巷里却不合时宜的传来阵阵打斗声。 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那一方人数虽然人数众多,但此刻却已经明显处在下风。

  • 傻妃当道,绝色王爷别这样 秀儿 | 连载中

    一介傻妃,夜夜给王爷暖被窝,生猴子,傻妃不乐意了:“王爷,我又不是造猴子机器!” 王爷把傻妃纳入怀中,但你是造豆腐的机器啊!

  • 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 纳兰安心 | 完本

    她,天小允,C市金牌医生,名流圈的第一情妇。 她,南宫允,相府低贱的庶女,大婚之日被悔婚,成为家族的耻辱。 穿越重生,她决定随心所欲地过活,再不让自己受委屈,挡我者死,害我者皆要付出代价! 前世从不相信什么爱情,男人对她来说,不过是生活的调味品,可偏偏遇上了他们…… 霸道王爷,权倾天下;冰兰公子,绝代风华;纨绔少爷,富甲一方。 一个有权,一个有才,一个有钱,究竟谁才是她的良人? 乱世红颜,以妾为媒。心绣江山,眸动天下。

  • 听说国师暗恋我 柚橙橙 | 完本

    苏沐悠原本以为,撞大运穿越了,有禁欲养眼的美男宠着,有个暴躁未婚夫逗着,还有老祖宗撑腰……结果却发现,这些全都是假象!真相却是……

  • 倾国为聘:王妃太倾城! 乱世惊梦 | 连载中

    她是南陵皇朝江湖上从未露面的魔教教主,习得一身医术! 初入京都,巧合下救了当朝七皇子,女扮男装出现在朝堂上。 他一直寻找救命恩人,却被眼前的男子所迷惑。 苦恼之际蓦然发现他却是女儿身,也正是自己所寻之人。 倾其一生,龙璟宸发誓,定护她周全。 他说“万里江山,不及你嫣然一笑。” 她笑“若是我要这江山做聘礼呢?” 他说“江山归你,你归我。” 她笑“那吃亏的还是我呀?算了,我不嫁了!” 女子调皮的眨眨眼间,兜兜转转还是入了他的套。

  • 纤纤玉指画君心 亦姎卿卿 | 完本

    一个现代的女厨子一枚,被亲生父亲推下楼,一朝穿越成村姑。人家穿越有金手指,有美男,而她顾云柔,什么都没有,穷得饭都吃不上,有爹没娘就算了,女子为尊男生子又是什么鬼? 家徒四壁,小妹年幼,无人敢嫁她顾云柔,只因她穷,养家的责任全都扛在顾云柔一个人的身上。 无所畏惧,且看顾云柔如何逆袭人生,改变命运。 【本文乃女尊种田文】

  • 妖娆王妃:毒医倾天下 寒烟翠 | 完本

    身中万花催情丹,宫卿言需与人圆房压制药性。 本是逼不得已,却被那个男人惦记了上。 他身份尊贵,天下无双,最重要的是……体力好…… 她羞恼愤恨不已,他要她日日“劳累”,她也要他日日尝毒!

  • 女将归来:嗜血皇子妃 溪午闻钟 | 完本

    她前世与三皇子定亲,今生皇太子妃,前世因为意外,成为统领凤家军的将军,后因阴谋,导致家族毁灭,导致她死于边疆,含恨重生,发誓要保护自己的家人。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枭龙殿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五年前,家破人亡, 五年后,妻女被辱, 冲冠一怒王者归来, 他要报仇,也要报恩, 你不曾嫌弃少年穷,我还你一世荣华!

  • 五年后,五个小奶娃炸翻大佬集团 简小凝 | 连载中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她父亲逼着她,代替继妹把第一夜献出去! 豪门水深,只要干净女孩。 于是她成了牺牲品。 五年后,简凝带着小奶包重新归来。 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 虐渣复仇,锋芒尽露。 可没想到,她猝不及防的撞见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霍言琛微微眯眼,沉声问道:“这孩子是我的?” 简凝:“......” 小奶包:“妈咪,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坟头已经长草的爹地?”

  • 五年后,五姐弟炸翻大佬集团 简小凝 | 连载中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她父亲逼着她,代替继妹把第一夜献出去! 豪门水深,只要干净女孩。 于是她成了牺牲品。 五年后,简凝带着小奶包重新归来。 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 虐渣复仇,锋芒尽露。 可没想到,她猝不及防的撞见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霍言琛微微眯眼,沉声问道:“这孩子是我的?” 简凝:“......” 小奶包:“妈咪,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坟头已经长草的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