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 茶色 著
86.23万字 | 6922总点击

奚尘觉得没有比自己更悲催的了,卖杜蕾斯送货差点被客人给强了,好不容易脱离虎口又入了狼爪,送救命恩人一盒杜蕾斯,没想到事后又被人要求售后服务.......

最新章节
第233章 幸福生活
叶若兰脸一红,白了奚尘一眼,说道,“你这孩子,想什么呢!是给你看!”拿着挂号单,叶若兰寻找着妇科室。 “给我看?看什么?”奚尘疑惑的问道,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先婚厚爱:霸道总裁爱上我 二叔家的星空1481187879 | 连载中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开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小姐,你的胸踢到我了。”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我看着他越靠越近的俊脸和那越靠越近的高大身躯,吞了吞口水。 “喂,帅哥,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他勾唇一笑,淡定回答:“是,我确实是爱上你。” 于是,天地万物一颠倒,情潮涌动一夜春…… 直到第二天我腰酸背痛、两腿发软、下不来床的时候,我才终于知道,他所说的“爱上你”到底是何意思!

  • 宠婚:隐婚总裁太狼性 洛洛 | 完本

    老公想离婚,竟然给她钱让她去找牛郎! 她不妥协,他竟然暗算她把她送到陌生人的房间。 当她华丽回归时,身份显赫。 前夫一脸震惊,“安然,你……” “请叫我雷太太,谢谢!” 都说二婚女人生活会很艰难,但是安然发现她的第二婚,不管是在家还是外面,竟然都是被宠宠宠到底!

  • 嗜血总裁的契约新娘 碰瓷而 | 完本

    传说,他每到月圆之夜会变得嗜血可怕!传说,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在她家破人亡之际,他收留了她。当她像只待宰的羔羊,被人推进那间黑暗的屋子时,才发现,那个神秘的老头,这个传说中的残暴不仁的他竟是如此的年轻英俊! 成年之时,她当做祭品献给他,玻璃碎片深深刺进她的皮肉,锥心刺骨,那晚,她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 腹黑助攻:亿万爹地有点坏 豆沙 | 完本

    谁能告诉她,刚从国外回来她的宝宝就抓着一个陌生男人喊爸爸是什么情况?谁又能告诉她,她以为是诱拐犯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上司?更更可怕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利用职权要和她同居?!天呐,不行,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没想到,男人一把将她壁咚,深情望着她:“苏霓薇,就算你躲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出来,一如四年前……”

  • 先婚后爱:总裁别太猛 啾咪 | 连载中

    初相遇时,她简单却自卑,而他,高高在上如帝王。再相聚时,她已经小有名气,而他,成为不世传奇。“苏亦欢,你还想跑哪里去?”“祁骁骥,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和你有半点关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诚实的。”华丽的卧室里,床上纠缠的两个人,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 邪性总裁,求轻虐 情意绵绵 | 连载中

    七年前,颜一佳和顾峰(顾枫凌)相亲相爱,愿相守一生! 七年后,敌我相对,却又深爱对方! 顾枫凌痛苦的看着颜一佳:佳佳,我该怎么做,才可以忘记你? 颜一佳凄然一笑:顾峰,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

  • 背你走过山川河流 川流 | 连载中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为了他,她亲手葬送了自己前半生。 当她从轮椅上站起来那一刻,美得多么惊人。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她逃了,他又追。 “蒋纪年,我们断了!” “不,儿子不允许。” “……” “蒋纪年,我们真的断了。” “不,女儿也不允许。” “……” “蒋纪年!” “还想生个龙凤胎?” “……” 他有多傲娇,不堪一击好不好?

  • 影后 | 连载中

  • 团宠女配三岁半 | 连载中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连载中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