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怎么不爱你 柚子加糖 著
49.91万字 | 38468总点击

她和他的大婚之日,但婚礼上宾客琳琅他却没有出现。
只有在交换戒指的时候他才叫助理来拿戒指,她一下沦为全城笑柄。
被欺负,被嘲讽,她都默默地忍了下来。
只求他能看她一眼就好。
终于他的心被融化,保护欲被激发。
这段虐恋情深,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继续下去?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总裁大人霸宠妻 薄荷cat | 完本

    暗恒风,一个所有女人为之痴狂的男人有着倾国倾城的帅气容颜,本以为没有女人能够使她心动,但是却多次偶遇毒舌妇石清远,石清远慢慢的引起的暗恒风的注意,使得这个男人为之坠入爱河,但不曾想这个女人居然有一纸婚约?

  • 拐个总裁当爹地 腥甜 | 连载中

    别墅的外面,安晓沫捧着可爱的便当盒,身上穿着一件简单的黄色T衫,以及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一双普通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老土。 但是,却无法掩盖住她那一张美丽的容颜,清纯中带着几分妩媚。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非常灵动,非常的清澈。 此时此刻,她的脸上盛满了微笑。有着初恋少女时期的甜蜜,往别墅里走去,黑色的长发随着动作,看起来飘逸至极。

  • 天才宝宝:妈咪不二嫁 别思醉 | 连载中

    辣妈萌宝寻爹之旅。

  • 追妻不晚:傅少的心尖宠 沧海明月 | 完本

    莫名其妙和傅大总裁有了婚约,顾骆琳只想逃得远远的,却被那个腹黑的男人设计得下不了床! 被有权有势的总裁老公追着开启宠妻模式,顾骆琳表示腰酸背痛……

  • 青山不及你情长 安歌 | 完本

    季颜得知继母的妹妹即将嫁入豪门,她嫉妒,她眼红,她要替母亲报仇,所以,义不容辞地去勾搭名义上的”姨父“。

  • 强宠甜心,腹黑总裁你好毒 舒漠 | 完本

    一个怪异的梦,遇到一个与梦境相似的男人,还成了她的上司,没来得及对他的无敌高富帅造型流下口水,就已经被他吃干抹净。某女幽怨:你那么多女人,为毛每天都只欺负我一个人,会累死人的你知不知道?某男正直:我只对你一个有“兴趣”。某女白眼:这几天不方便,休战几天可好?某男挑眉:可以,三天后,十倍奉还!某女暴跳:你滚蛋!某男柔情:滚了谁来对你宠溺入骨?

  • 报告夫人,总裁他有读心术! 阿茶 | 完本

    钟家大少深夜幽会小情人,居然被雷给劈了。 醒来之后,钟大少就发现自己变异了, 居然能听到自己家那个怂货老婆心里的吐槽。 洛唐发誓,她要是知道钟祺恒能听到她的心里话, 再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一口一个【狗男人】的叫。 以至于被男人抓住,换着姿势摩擦时, 听到他一句一句把她心里话说个干净,还以为他开了外挂。 “钟祺恒,你作弊!”被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洛唐叉腰怒吼。 男人邪魅一笑,“还有精神吼,不错,还可以再来一次!”

  • 等你等了那么久 笑语 | 完本

    他是她名义上的哥哥,也是她一生最爱的人。 可他却一心认定是她害死了他的亲妹妹! 这场无望的爱,让她感到绝望…… 他不会知道,这一生她犯过唯一的罪,就是爱上他!

  • 什么!刚结婚就要我生孩子? 姚火火 | 连载中

      【先婚后爱+甜宠+马甲+虐渣+霸总】   爹不疼,妈不爱,妹不敬,所有人都对她弃之如敝履,甚至在要被送到某位将死的大佬身边时,她也代替妹妹被送了过去。   她一路虐渣,一路成长,一路闪耀。   后来,听说那个被傅家嫌弃厌恶的女人,如今是景少的心尖宠,谁也不敢妄动她一分。   傅家带着满身悔意,跪求傅诗原谅,期盼她能回家重振傅家。   景少勾唇冷笑,眼底都是讥诮:“我摘下的星星,我雕琢的钻石,凭什么要给你们?”   无人爱我傅诗。   唯独他景琛,视我如命,宠我成痴,爱我成狂。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分手后,我和前男友死对头在一起了 随随 | 连载中

    【一见钟情、蓄谋已久】所有人都以为季厌和盛湾湾不过逢场作戏,俊男靓女,看着登对,仅此而已。 盛湾湾自己也这么以为。 可是后来,季厌一个天之骄子,当众向她虔诚地表白。 他说,“我有一个心爱的人,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

  • 薄少追妻365天 苏小念 | 连载中

    结婚两年,钟曦就见过薄凉辰一次,是在钟父的葬礼上,并狠狠的欺辱她。 “娶你,不过是报复你那个恶心的父亲,现在他终于死了,那就剩下你,好好赎罪。” 他狠狠的要了她,却在第二天,就高调的宣布了他即将二婚的消息。 而钟曦,却被净身出户。 接着,面试难关,险些入狱,种种噩运伴随着她。 钟曦才知道,原来薄凉辰早已恨她入骨,恨不得她死……

  • 她来自地狱 茶茶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