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太鲜嫩,我的邪恶老公 姜七七 著
231.73万字 | 146863总点击

“再别过来!你敢过来我就跳下去,你信不信?”面对邪恶阔少,无辜少女站在窗边以死相逼。
“有本事你倒是跳啊。”邪恶阔少偏偏不信邪,想取悦自己的女人无数,各种招数也是层出不穷,以命相搏还是头一次见。
没成想女孩儿真的跳了下去,把阔少吓到心脏骤停有木有。
看着女孩儿狡黠的笑容,阔少知道自己的心伴随着那骇人一跳已经丢给她了。

最新章节
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结局
眼看着的寂元风的手就要触碰到米可可身体时,出于本能反应一个华美转身很自然的躲过了寂元风的触碰,停顿几秒后的米可可从未有过的严肃与认真:“我们离婚吧!”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首席爹地饶了我 贺允 | 完本

    她才十七岁,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因为可以得到钱,可她却忍着难以启齿的羞辱成了一名代孕妈妈,世事无常,当她遇到自己真命天子的那刻,她眯着眼:“这位先生,你好眼熟?”

  • 宠妻上瘾:鲜妻太迷人 芳华似锦 | 完本

    “郑伟庭,你要干什么!”    “你……”男人压抑的声音略带低沉暗哑,透着诱人的魔力。 顾今今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和不得了的人有了纠缠。 说好的凶残霸道,冷面无情呢? 这爱吃醋的劲头是权势滔天,被无数名媛趋之若鹜的的天价总裁吗?   “总裁,夫人砸了我们的夜总会了!” “让保镖去砸,别让夫人累着了。”    “总裁,夫人说想看演唱会了。” “去把国内外的一线歌星全请来。”    “总裁,夫人说最近很火的小鲜肉很帅?” “嗯?晚上我会亲身告诉夫人夸奖别的男人是什么下场,呵呵!”

  • 未曾言爱,早已情深 飞翔的猫 | 完本

    我不爱他,却对他百般挑逗,只因他是我仇人的准女婿。我要让他成为我的剑,虐绿茶婊,斩老变态。大获全胜时,他负手而立对我说:“此生,我将给你万般宠爱!”时光荏苒,誓言犹在耳边,他却坐在证人席里,无情指认:“她就是凶手!”灰姑娘的故事就此落幕,一瞬间我恍然大悟,原来他只要我的命,不要我的爱。

  • 妹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文艺范儿 | 完本

    姑娘一台戏,蹒跚城里行。大街小巷风光好,纷至沓来景色混。花俏蜂蝶舞,蕊香红尘雨。不慎撞了腰,直疼到心里,茫然四下看,原来无药医……

  • 撒旦计划,谋上小娇妻 莫白 | 完本

    “据说豪门金龟婿喜欢男人?” 万翱冷眸睨着罪魁祸首。“我也听说恶魔殿下男女通吃,可攻可受,要不要一起深入研究下床上床下……” 叶影:“……” 说好的禁欲一整天呢? 某宝:“……” 你们这么无视我真的好么?

  • 背你走过山川河流 川流 | 连载中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为了他,她亲手葬送了自己前半生。 当她从轮椅上站起来那一刻,美得多么惊人。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她逃了,他又追。 “蒋纪年,我们断了!” “不,儿子不允许。” “……” “蒋纪年,我们真的断了。” “不,女儿也不允许。” “……” “蒋纪年!” “还想生个龙凤胎?” “……” 他有多傲娇,不堪一击好不好?

  • 一夜惊孕:我被大叔撩坏了 二毛 | 完本

    遭遇未婚夫和妹妹的双重背叛,她直接抓了一个大叔闪婚,婚后才知道……

  •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 大炎 | 完本

    一场车祸,他们的婚礼烟消云散。 李蔓菁临死之前,不顾一切要生下厉思年的孩子。 厉思年恨李蔓菁,恨不得她去死,最好死在产床上! 他夜夜在刺心撕肺中醒来,想把“李蔓菁”三个字从脑海中连根拔除,可他痛不欲生也无能为力。

  • 你是心尖朱砂痣 阿布 | 完本

    他们少时相爱,却双双被洗去记忆。 他刻骨的爱变成噬心的恨,恨不得她死,最好是生下孩子的同时,死在产床上……她真的死了,他却无法把她从脑海里连根拔出……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重生之我捡到九阴真经 醉西楼 | 连载中

    穆延穿越来到异世大陆,成为一个落魄的皇子,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尊残破的古鼎,上面记载着绝世神功九阴真经。 且看少年如何学得无尽神通,踏上为母正名,俯视众生,成就无上至尊的修行之路。

  • 万古大帝 混沌之子 | 连载中

    混沌之子,九界乱始,开天辟地,九界独尊!? 如意宝袋天下装,九天神笔大道扬;镇魂碑里明混沌,轮回指环生死藏;宝冶神鼎炼万物,神砚乾坤此一方;混沌之子临九界,九界独尊一界皇。 叶博远,一个生在神洲天龙朝清泉镇穷书生家的子弟,一个偶然的际遇,得到了修炼的法门,从此了开始了修炼,走上追求天道的路……从此奇缘、奇遇、奇人、奇事不断;艳遇、艳情、奇情、真情相连;生、死、险、恶不绝……最终九界独尊。

  • 错撩 温水情 | 连载中

    【先婚后爱+互撩+救赎+职业+天才美女设计师VS高冷禁欲霸总】 初次相遇,卓少风救了苏奕萧的命。 那时,他是高高在上的豪门贵公子,她是低到尘埃里的贫民窟女孩。 身份有别,她自知没有能力报答他。 再次相遇,她是顶级豪门的唯一继承人,而他危机四伏面临破产。 为了报恩,她逼他接受了家族联姻,“卓少风,娶我是你唯一的出路!” “苏奕萧,我嫌你恶心!”,他猩红着眼,将结婚证甩到她的脸上,摔门离去。 她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苦笑一声,原来他早已忘了她。 婚后,她收起情感,专心帮他搞事业。 可他却越来越不对劲了,逮到机会就往她身上贴,“奕萧,你下班有空吗?奕萧,你今天回家住吗?奕萧,咱妈说想抱孙子了……” “卓少风,你干什么!狗说的,强扭的瓜不甜!打脸来的这么快?”,她挑眉看向他。 “汪汪汪,我就是你的小奶狗!小狼狗!小疯狗!”,他殷勤的为她捏肩捶背。 “表现不错,今晚翻你牌子”,她转身,吻上了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