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宠婚:甜心老婆买一送二 金元子 著
114.7万字 | 46034总点击

前男友骂她是老古董,x冷淡。
一转身,把自己送出去了,惹了某个大人物。
都怪自己年少无知,错把狼头当棒子。
史上最有洁癖的男人,传出了结婚的消息,并且把他那隐婚妻子宠上了天。
“请问夜小姐,你身上有什么吸引慕总的。”
“你猜……。”
“请问夜小姐,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放假放假放假。”
当小白兔遇见大灰狼,是吃干抹净,还是打包带走。

最新章节
第311章:圆满大结局
婚宴后,夜明亮见到了夜映寒,当看着两人形影不离的样子,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没想到,你们既然会是夫妻,映寒,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为什么不早就跟我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惊婚蜜爱:老公半夜别敲门 简姐 | 连载中

    赫月眯了眯眼睛,有些看不懂他。这个男人与她笼总不过见了几次面,所谓的情人她本以为他只是说说罢了。 毕竟,他这样一个样样俱佳的人,怎么会看上她? 爱么?不可能! 而如今他却想也不想的带她来民政局扯了证,还用赫氏来威胁她。 靳席俨,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越想心中就越是惶恐。 见她面露紧张,靳席俨扯了扯唇角,将手中的合同扔到她面前,声调依旧低沉:“签吧。” 并未问出自己的疑惑,赫月拿起合同看了看——她嫁给他,他帮赫氏重振辉煌。 看着已经签了字的证书,靳席俨嘴角的弧度未变,“很快,你就会发现当靳太太的好处了。”

  • 许你余生悠然 欧阳蜻蜓 | 完本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爱她,但又都或多或少伤害到她的故事。 六年前,因为爱,他选择离开。 六年后,因为爱,他决意归来。 六年前,因为爱,他选择伤害。 六年间,他向全世界宣布,我只为一人存在。 初恋、挚友、偶然闯进她生活的如妖精般的少年,还有那个光芒万丈的季家二少……感情的路口,她将如何抉择,未来的人生,是独自一人还是与谁牵手,时光终究会给出答案。 爱,有很多种表达方式,唯一笃定的是,有个人爱着她,以不变的初心、以永恒的信仰、以宝贵的生命、甚至以欺骗所有人的谎言……

  • 婚途漫漫:冷情老公太疼人 俊子 | 连载中

    苏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赶鸭子上架,成为那个高高在上男人的临时新娘。 本以为不过是装装样子,谁知道某男却当了真……

  • 盛世新婚:首席太难撩 六叶桔 | 连载中

    七年前的一场计谋,让两个相爱的人,因爱生恨,本该再无交集的两个人,一场阴差阳错的同学聚会,让两个人再次相遇,这一次,江岚是否会抓紧顾茜茜的手呢?

  • 婚途有你:首席特别爱 葫芦蛋蛋 | 连载中

    她是豪门养女,却一直都想逃离那个华丽的牢笼。原本以为养父母的亲生女儿找到了,自己也该自由了,谁知又被关进了另一个牢笼。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每天捆着她,绑着她,最后还爱上了她!

  • 致命招惹:陆少超凶的! 糖心酥 | 连载中

    【天降总裁+甜宠+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为了躲避催婚,沈微错睡了权势滔天的大佬,以为快速跑路就能逃离魔爪,却不想转身就被被大魔王逮个正着! 陆夜丞:夫人,带着我儿子,你想跑哪去?

  • 说学逗你 莫须莫虚 | 完本

    传统相声班子春时社的少班主朱提,因眼下相声行业不景气,被班主老爹威逼利诱,退学回家继承家业,并肩负起带领自家班子重振雄风的责任。 而钟意言的父亲曾是相声班子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朱春寒的搭档,后来被家族逼迫退出相声界改行做生意,但依旧是班子的股东,如今更是相声班子最大的金主。钟意言留学回来掌管家里生意,不仅被父亲点名照顾春时社,还被某厚颜无耻的少班主强行抱大腿,缠着他投资自己……最终在和她一起追梦的路上越走越远,还顺便谈了个恋爱。

  • 当爱已成过往 克拉 | 完本

    她在得知自己身患绝症之后,本想选择默默离开,却不得一次次被带回他身边……直到,死在了他怀里。

  • 你给的思念那么长 阿布 | 完本

    苏星月以为,为厉思承生个孩子,他就会正眼看她一眼。 厉思承却亲手掐死了她的儿子,“我早就结扎了!你身上流着跟你父亲一样肮脏的血,我怎么可能让你这样人生下我的孩子!你这个野种,应该拿去做标本!” 儿子没了,苏星月疯了…… 苏星月没了,厉思承疯了……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我一个医神给女明星看病很合理吧? 水云泽 | 连载中

    他的医术可妙手回春,他的武力可惩恶除霸,他是一个小小实习生,这天大明星林志蕾受伤住院,主任专家都束手无策,是时候出手了……

  • 我一个医神给女明星看病很合理吧? 水云泽 | 连载中

    他的医术可妙手回春,他的武力可惩恶除霸,他是一个小小实习生,这天大明星林志蕾受伤住院,主任专家都束手无策,是时候出手了……

  • 分手后,我和前男友死对头在一起了 随随 | 连载中

    【一见钟情、蓄谋已久】所有人都以为季厌和盛湾湾不过逢场作戏,俊男靓女,看着登对,仅此而已。 盛湾湾自己也这么以为。 可是后来,季厌一个天之骄子,当众向她虔诚地表白。 他说,“我有一个心爱的人,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