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独宠:病妃太撩人 莫九九 著
114.66万字 | 85306总点击

她与他在死人堆醒来,几日相处暗生情愫,奈何她肩负重任决定各安天涯!
再次相见,一个异国和亲公主,一个权倾朝野的王爷。
什么狗屁断袖,好男风,每晚把她压在身下的这货是谁!
某男刚晨起就期待着夜晚来临了,“爱妃,今晚我们先从书房,战到浴池,再上榻决一胜负可好!”
虞漫飞挪了一下快断的腰,快准狠一脚踹向某男,“滚”,翻身想继续睡。
某男死皮赖脸凑过来,“爱妃,咱晚上再滚吧,你要实在想,本王舍命陪夫人也不是不可。”
虞漫飞:你大爷,说好的尊贵从容,高冷呢!怎么变成腹黑发黄了呢!

最新章节
第489章 瑾瑜篇 全书完
世人皆夸奖定国王妃会生孩子,更会教儿育女,一双儿女羡煞旁人。 定王爷赫逸瑜小小年纪,不仅满腹经纶,样貌更是继承了父王俊逸的美貌,有着小神童之称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冥婚王妃 乔真 | 完本

    陆云袖自小被寄宿在姑姑家中,备受煎熬。被自己姑姑设计要以冥婚的形式嫁入王爷府来还清姑姑一家人所欠下的债务,而她是不是从今以后以此芳华年,度了残余生?而就在入嫁当天,她作为一个未亡人,居然与“新郎”的长兄在圆房!这背后是有人指使还是另有其目的?

  • 神医弃妃:太子的倾世妖妻 爱心柚子 | 连载中

    重生归来的我再也不要向上辈子一样懦弱又倒霉,可怜兮兮的等待别人来决定命运,我要隐姓埋名为自己而活。 太子怎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前世恩恩怨怨一笔勾销,两不相欠。 无论再发生什么,我躲还不行吗? 这怎么行,你是本太子的爱妃,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找你回来。本太子爱美人不要江山!

  • 将上龙榻:杀手俏医妃 花小冉冉 | 完本

    21世纪金牌杀手无颜,居然被自己的雇主和梦中情人联手杀害,重生到了传说中威震边关的倒霉女将军暮无颜身上。既然重活一世,那势必要潇洒一回,玩转朝堂,整顿后宫,脱了战袍换霓裳,下了战场上龙床。帝染轩:爱妃,你功高至伟,寡人都不知道该奖赏你什么了。无颜:陛下,臣妾倒是有个两全的好办法,您可以以身相许啊,今晚我要在上……

  •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桑梓 | 完本

    一朝穿越,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要作为和亲公主出嫁?逃,必须得逃!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位面冷心更冷的誉王大大是不是派来天生克她的?逢逃必被抓啊!“誉王大大,你就放过我好吗?我还得去找我孩子他爸……”男人露出一抹邪笑,“王妃,带着我的种,你要跑到哪里去?”

  • 皇妃凶猛:郡王请接招 仪安 | 连载中

    苏玲珑在棺材里重生了,开启了升官发财,复仇雪恨的博弈之路。   长房霸道,赶之!   官吏无耻,杀之!   皇子逼婚,算计之!   某腹黑郡王要强娶,玲珑嫣然一笑:从之!

  • 惊世狂妃:帝少,好好宠 不医相思 | 连载中

    她是神偷,也是护国公家的三小姐;他是她的师兄,也是国朝最尊贵的王爷。两人成亲之后,凤依依的生活变得特别简单,生娃生娃生娃…… “王爷,我感觉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脸是什么?能吃么。” “能!” “来,让为夫尝尝你的脸。” “……”

  • 嫡女重生:腹黑王爷轻点宠 花生肉丸 | 连载中

    丈夫绝情,庶妹背叛,因一腔情意错付,落得家破人亡,谁料一睁眼她竟又回到所有事情发生之前,她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可这个腹黑王爷却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她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谁能料到重生一世,她竟落到他的手里。

  • 重生之小叔别爬墙 朵言 | 连载中

    她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没有朋友,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那双手却推她入深渊。重生而来,她发誓,要让害过自己的人,千百倍的偿还!

  • 将军死后,我踏上了重生之路 十二月 | 完本

    沈君何死了,死在我及笄礼后两日。 我想救他。 因为我不小心找到了可以回到过去的方法。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闪婚大叔是千亿总裁 胡哼唧 | 完本

    跟帅大叔相亲当天,他就拉着我去领证。   我怀疑他想骗我当同妻,但他又帅做饭又好吃,我没忍住答应了。   一个月后,我突然发现,他跟电视上的千亿总裁长得一模一样?

  • 我一个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我都被割了,能有什么坏心思,何方穿越到皇宫,无意间撞见贵妃的秘密,被发现后被押送净事房,做了公主的贴身太监,从此文采风流,武功卓越,走上巅峰,直到有一天贵妃意外发现了他的秘密。

  • 提线恶女:白毛总裁套路深 郗妖浮生 | 连载中

    有人说,姜黎是人生大赢家,是财富和爱情双丰收的女人; 姜黎听后只觉得好笑,笑外人的无知,也笑自己的可悲…… 性侵案发生后,他卸下伪善,渐露本性;自己不但要理解他的出轨,还被拉出来笑着为他挡枪。 他的背叛,他的冷漠,他的自私,教会姜黎在绝对的资本面前,情感、尊严、道德都可以为利益让路。 毕竟,自己只是他商战权谋中的一枚有价值的棋子; 那他,为什么不能是她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