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暖婚:悍妻有毒 纳兰若华 著
105.33万字 | 60914总点击

初次相见,他成了她的猎物。
她认出了这个是G市商业界的罗刹,眼光精准的猎人,跺一跺脚就会让华南商界颤抖的商家掌权人。
本以为从此相见是路人,却是事与愿违。知道他被母亲逼婚,她似笑非笑的说:"你要娶,我要嫁,不如我们就凑一对。"
"就凭你。"商祁华冷笑:"爷我图你个子够矮,飞机场够平?"
"还是说我图你瑕疵必报,表里不一。"
她娇媚一笑,给了他一记心照不宣的眼神:"就凭我能征服别的女人所不能征服的。"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总裁爹地宠上瘾 尚安安 | 连载中

    为了帮男友度过危机,她同意替人代孕,雇主意外死亡,男友却翻脸跟闺蜜一起以背叛的名义指责她!五年后,她带着俊酷冷傲的混世小魔王重归故里,不小心与陌生男人一夜缠绵。 小魔王语重心长:“睡了人家就要对人家负责,身为你亲生儿子,我以身作则决定认他当爹地了!” 黎夏,“呵呵,你看看你亲爹的棺材板就要压不住了!” 男人冷笑,拦住准备跑路的女人:“谁告诉你我死了?”

  • 落跑妈咪:大亨的小逃妻 大虾米 | 完本

      飞机,已在缓缓降落,落在这个他曾经很熟悉的国家。   很久,平稳的滑翔了半分钟,在机场稳稳停住。   男子的眼眸越加的深邃,看不出半点情绪。半晌,他收回目光,优雅的起身。   机舱适时打开,机舱外两旁,有序的排着两条黑衣人长龙。   “蓝少爷,欢迎回国!”蓝氏管家蓝龙恭谨的进舱来,看到男子,眼眸里流出些许欣慰。

  • 冷情总裁俏娇妻 明小倾 | 连载中

    那一夜,她从他手中逃脱……   四年后,她重回故土。人海中,她一避再避,却还是冷不防撞入他的视线。   “你是?”她巧笑倩兮,佯装不识。 “你曾经最亲密的人!”他脸上露着琢磨不透的笑容……

  • 挚爱宠婚:军长宠妻甜蜜蜜 半米生花 | 完本

    四年前,酒店了昏黄的灯光下,陆席城捏着宋槐的下巴,危险地问:“女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宋槐说:“我在上你啊!”一晌贪欢,获赠小奶包一枚。她宋槐表面柔美,实则是一只敢爱敢恨勇往直前的小辣椒。为了追上他的脚步,她将自己一双养花种草的手练成一双神枪手!她可以为他挡子弹,混进恐怖集团窃取情报,什么千金名媛的未婚妻,大明星的前女友,通通退散开!可是,再次被恐怖分子威胁时,他却为了孩子,放弃了她……

  • 萌妻归来:冷酷总裁请温柔 阿风 | 完本

    那天早上,许惟希浑身酸痛的醒来,面对的却是傅宁宇凶狠的面孔:“把避孕药吃了!” “我不吃!” “女人,这可由不得你!”

  • 恰似新绿衬酒红 | 连载中

  • 就想蹭点死对头的福气,怎么了! 银耳汤 | 完本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就是你们口中的奇葩室友。    因为我刚刚还在偷偷闻室友的……内裤。    然后,被室友看到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刚刚看我的眼神……

  • 偏执大佬他又凶又黏人 非黑即白 | 完本

    病娇+偏执+腹黑+疯批+甜宠+1V1+双洁 刚出狱的沈音被好友扫地出门,找了个家政的工作。 夜里被男人叫去充当按摩小妹,她不解的问:“我的工作范围是哪些?” 男人:“伺候我不比打扫整个宅子轻松?还有更轻松的,想听吗?” 沈音:“不听!”

  • 抱上首富大腿后,我真香了 稳十足 | 连载中

    【重生八零+打脸虐渣+甜宠+发家致富】 前世,李小薇被丈夫和妹妹卖到山里,折磨致死; 重活一世,李小薇彪悍崛起,手撕渣男,脚踩贱妹,努力发家致富奔小康! 但眼前的首富大佬,却势要将她养成米虫! 她怎么可能为五斗米折腰? 下一秒:大佬还缺腿部挂件吗?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分手后,我和前男友死对头在一起了 随随 | 连载中

    【一见钟情、蓄谋已久】所有人都以为季厌和盛湾湾不过逢场作戏,俊男靓女,看着登对,仅此而已。 盛湾湾自己也这么以为。 可是后来,季厌一个天之骄子,当众向她虔诚地表白。 他说,“我有一个心爱的人,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

  • 薄少追妻365天 苏小念 | 连载中

    结婚两年,钟曦就见过薄凉辰一次,是在钟父的葬礼上,并狠狠的欺辱她。 “娶你,不过是报复你那个恶心的父亲,现在他终于死了,那就剩下你,好好赎罪。” 他狠狠的要了她,却在第二天,就高调的宣布了他即将二婚的消息。 而钟曦,却被净身出户。 接着,面试难关,险些入狱,种种噩运伴随着她。 钟曦才知道,原来薄凉辰早已恨她入骨,恨不得她死……

  • 她来自地狱 茶茶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