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婚宠:刑少撩妻成瘾 金元子 著
101.8万字 | 40364总点击

暗恋二年的学长要出国留学,出国前一晚,她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强上了他。
多年后,她成为了他得力助手。
“首长,这房子如何,前有海滩,后有高山。”
某位冷漠的首长大人,淡淡的瞄了一眼。“确实前是平的,后是翘的。”
某女捂胸。
“首长,求放过。”某女揉着腰,警戒看着来人。
“房子是你选的,浴室也是你订的,现在说不要,太晚了。”某男欺凌而上。
自从给首长选了一套房子后,某女就没有过上一天正常人的生活,不是壁咚就是床咚。
想想当年的年幼无知,真是瞎了眼,错把狼当成了男神,后悔莫及。

最新章节
陈文婷和费阳的番外
分开,对相爱的两人来讲,是最虐心的。 而世上不是所有相爱的情人都会相依相伴在一起,他们会经历很多坎坷,也会经历很多的磨难,最终都很难在一起。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 胖头鲶 | 连载中

    “如果我是禽兽,你是被禽兽上的,那你又是什么?”顾亦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禽兽不如吗?” “你……”靳墨讥笑一声,“顾总还真的是好精力,我累了,我想睡了。” “上次去医院做检查,你排卵期就在这几天,所以,这几天你都别再沾酒了,尽快怀孕,给我生个儿子。”顾亦珩想到了今天顾天涯说的话,“我们再来一回。” 泥媒的…… 靳墨在心里吐槽一句,“不是……唔……” 剩下的话,都被顾亦珩堵在了吻里。 她想要问的是,是谁跟他说,排卵期多做几次可能性就大的,她还记得以前好像是在电脑上面看到,说是为了确保精、子的质量都不能这么频繁的进行房事,可是,他现在可不止是频繁了,他现在都差不多算是晚上几乎都躺在床上做这一档子事了。

  • 一生一世,一往情深 三杯不醉er | 完本

    他胸膛的坚实压着我的柔软,慢条斯理的话让人通体发寒,“我回来只是为了找你报仇,准备好你的余生,尽情享受我的折磨。” 他恨我,可是我又何尝不恨他!如果不是他和他妈妈的出现,我妈妈也不会落得如此凄凉。年少时我费尽心思让他喜欢上我,也不过是为了报复。我想,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仇人,应当是对一个女人,最残忍的事。 正如他说的那样,“我们,不过是曾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余生里的仇人罢了。” 我赶着去上班,总经理宣布,公司被收购,而这个人,竟然是秦以寒。第一天,我就成了他的秘书… …

  • 一纸协议:总裁的宠爱无度 汪汪秋秋 | 完本

    “你别忘了!你签订了协议,就不过是属于我的物品之一!”他声色俱厉,一如初见时的冷酷和霸道,可惜眼角眉梢的宠溺却怎样都掩盖不了。 “协议又怎样?我分分钟毁约给你看!”她瞪圆了双眼怒目而视,抓起那见鬼的协议噌噌两下撕得粉碎。再也不如初见时的怯懦和无助。 “跟我走!”他拉起她就走。 “干什么去?” “去补协议!” “去哪儿?” “民政局!”

  • 厉少,你又又又犯规了 桥暖暖 | 完本

    为了报仇,苏欢掩盖身份,以低廉的方式嫁给了厉家的大少爷厉森炎。 这丈夫传闻人弱眼瞎,就是一个不能人道的病秧子。 可苏欢前脚刚踏进这豪门深渊,就见识了这男人的阴狠手段,打得苏欢措手不及。 人弱? 厉大少挥一挥手,半边京城都得黑。 眼瞎? 行走自如,感官敏锐,白天夜里去哪都不成问题。 不能人道? 苏欢虚脱的想,一夜八次是不能人道吗?

  • 罪妻难追 公子月半 | 完本

    这是她第二次的婚礼,空前绝后的盛大,在世人眼中是她捡了一个大便宜。一个蹲过大牢的女人不知道用什么手段逼迫在商业叱咤风云的叶总娶了她。只有她清楚,这个男人不过是在羞辱她。

  • 婚中生变:薄情总裁的欢宠 楼小幽白 | 完本

    “你还不快去陪陪赵总?”新婚之后,丈夫不仅隐瞒两人关系,还让她出卖色相服侍客户! 情急之中她打伤客户出逃,眼看被追上的她一把拉住路过的男人。 “求你,救救我!” “救你?”面前的男人笑着看她,“好啊,不过我有个条件……”

  • 蚀骨柔情:总裁我逃了 乾多多 | 完本

    他以为,是她逼他结婚,可殊不知,她也是被逼,为了保住妈妈留下的福利院,她不得不这样做。 她爱他,是真的;他厌她,也是真的。 他亲手把她逼上绝路,她的爱消逝,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预期中的快乐,反倒还心心念念。 再次相遇,她看他的眼神里只有恨,他竟然会慌乱的不知所措。 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同进同出,他会吼:“这是我的妻子。” 她冷笑道:“改变我这张脸,把我送进监狱时,你怎么不想想我是你妻子?”

  • 我想和前夫一较高下 星梦清河 | 连载中

    夏言死了,她被判定为凶手,顾辞深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几年囚牢,顾辞深吩咐好好关照池雪,毁了她右手,做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他明知道她是设计师,是画师,右手于她而言大于生命,今天他竟然要毁了她两条命,右手和孩子。 出事前,池雪说:我不是凶手。顾辞深冷笑。 出事后,池雪说:我是凶手,我认罪。 顾辞深愤怒的大吼: 池雪你究竟哪句话是真的? 池雪苦笑:真的,我是凶手,我该死。 池雪消失了,顾辞深疯狂的翻遍整个世界。 顾辞深说:池雪,回来吧,我有罪。 池雪哭了,一切都太晚了。

  • 三爷的小祖宗超难哄 阿兔 | 连载中

    18岁的俞惜并非骁家人。不,准确来说,她算是半个骁家人。 因为,她是骁家收的童养媳……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乡村风流小厨师 我就随性 | 连载中

    “小天呀,嫂子给你看个东西,你可不能告诉别人,要不然,嫂子就以后再也不让你来打工了。”美丽嫂把傻子赵小天叫进后厨,要给他分享一个秘密。

  • 他的深情无处可逃 大浪淘沙 | 连载中

    【俞惜 骁锋擎,偏执 甜宠 豪门总裁 大叔 1v1双洁 宠妻】 大冰山总裁骁锋擎领了个小丫头回家。 小心翼翼呵护了六年,结果小丫头长大却要给别人当媳妇。 骁锋擎慌了,不装禁欲直接摊牌: “俞惜,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小丫头被他箍在怀里瑟瑟发抖,“可……可我一直把你当哥哥啊……” “那又怎样!” 说完,向人慢慢逼近,稳准狠的咬向了她的唇! “俞惜,你永远也逃不掉的……”

  • 偏爱成瘾:总裁娇妻甜爆了 瑜小鱼 | 连载中

    【男强女强+甜宠+虐渣+腹黑+萌宠】 相恋十年的男友绿了她,一怒之下,她把那对狗男女竭力争取的合伙人给那啥了。 大总裁腰细腿长,肩宽背挺,她好像占了大便宜! 脚底抹油想跑,泪……大总裁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