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萌妻:老公,甜甜爱 白水水 著
99.42万字 | 48303总点击

结婚一个多月,老公却碰都没有碰我一下,我以为他是不想,没想到他却半夜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片!
婆婆上门,没想到是个极品,对我动辄就是辱骂,甚至是殴打,甚至骂我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逆来顺受只是为了稳定的婚姻,但虐待却变本加厉。
我忍无可忍,一个夜晚,作为已婚妇女的我和另外一个男人……
本以为一夜过后,两不相干,谁料想,他却死打硬缠,把我抓进了民政局,强按到他的户口页上,邪邪一笑,“离婚妇女是个宝,身体丰满经验好。”

最新章节
第343章 大结局
我顺着印记走了过去。 穿过一片枯黄的树林,很快就到了一个工厂,我站在一棵树后面,仔细打量着。 这个工厂看起来有三层,都是那种很宽敞的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总裁的私宠:单身妈咪爱爱爱 温水情 | 连载中

    她才十八岁,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因为可以得到钱,她却忍受着折磨……世事无常,当她遇到自己真命天子的那刻,她眯着眼:“这位先生,你好眼熟?”

  • 婚途漫漫:傲娇总裁请接招 安歌 | 完本

    婚姻的世界里,三个人太拥挤。杨飞雪决定全身而退,还契约丈夫慕容风以自由。更何况,身边从来就不缺倾慕她的男人。……当她潇潇洒洒和新任未婚夫手挽手出现在订婚宴会上时,某人瞪着眼、咬着唇、握着拳头,死乞白赖地登门了。“杨飞雪,你只能是我的!”当着满屋子的人的面,他竟然玩起了“壁咚……”

  • 萌妻归来:冷酷总裁请温柔 阿风 | 完本

    那天早上,许惟希浑身酸痛的醒来,面对的却是傅宁宇凶狠的面孔:“把避孕药吃了!” “我不吃!” “女人,这可由不得你!”

  • 萌妻来袭:总裁请接招 叶初酒 | 连载中

    给便宜儿子输血,被绑定了超级影后系统,可以带着老公儿子穿越时空,挑战极限,完成系统任务。

  • 土豪爹爹,妈咪要逃了 夏沫 | 完本

     男友被好朋友推到,无意中睡了集团boss……,一不小心怀孕了!

  • 我的美人学长 周北北 | 完本

    当元气美女学霸,遇到高冷淡雅男神,她步步靠近却换来他的渐渐疏远?也罢也罢......学长,咱们就此别过。诶?等一下!!!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学长他怎么开始倒追了?!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忙坏了 千生千世 | 连载中

    婚礼当天被抛弃,逐出家门又遭暗杀。 为了复仇,不惜一切代价换体重生。 谁想到,新的身体竟然一胎六宝。 “爹地,我们来讨债了!” 无处躲避的总裁爹地……

  • 替嫁后,发现植物人老公是前男友 狗13 | 连载中

    【双向暗恋+萌宝+追妻火葬场+替嫁+搞笑】 云霓被渣爹逼着替嫁,却发现躺在床上的植物人老公,赫然就是自己那突然失踪的“前男友”。 辛苦照顾三年后,傅禹突然睁眼,欺负她,误会她,一心只想找回当年的白月光,。 云霓哭着走了,“以后有你后悔的,死渣男!” 突然,缩小版的萌宝出现在傅禹面前:“我爸爸叫傅禹,他在拯救地球,才不是你这种只会欺负我妈咪的混蛋!” 后来,傅禹疯了一样的到处找云霓。 再次相遇,他红着眼将人抱在怀里:“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她。” 云霓冷笑推开他:“你管我是谁,我又不和你过。”

  • 重回八零:女首富养成记 发发 | 完本

    沈米蓝是个倒霉蛋。 十岁没了爹,二十岁被老男人折磨。 蜕了层皮好不容易从火坑爬出来,结果一转头又着了小白脸的道。 咯嘣,小白脸送她上了西天…… 一睁眼。 她竟然重生了! 重生到一切悲剧开始的起点! 她要救活她爸,她还要佛挡杀佛! 等等,好像不太对劲。 那个高不可攀的学霸少年为什么对她这么宠溺? 她好像一不小心还带领全家走上了首富之路? 重活一世,怎么什么都变了……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闪婚大叔是千亿总裁 胡哼唧 | 完本

    跟帅大叔相亲当天,他就拉着我去领证。   我怀疑他想骗我当同妻,但他又帅做饭又好吃,我没忍住答应了。   一个月后,我突然发现,他跟电视上的千亿总裁长得一模一样?

  • 我一个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我都被割了,能有什么坏心思,何方穿越到皇宫,无意间撞见贵妃的秘密,被发现后被押送净事房,做了公主的贴身太监,从此文采风流,武功卓越,走上巅峰,直到有一天贵妃意外发现了他的秘密。

  • 提线恶女:白毛总裁套路深 郗妖浮生 | 连载中

    有人说,姜黎是人生大赢家,是财富和爱情双丰收的女人; 姜黎听后只觉得好笑,笑外人的无知,也笑自己的可悲…… 性侵案发生后,他卸下伪善,渐露本性;自己不但要理解他的出轨,还被拉出来笑着为他挡枪。 他的背叛,他的冷漠,他的自私,教会姜黎在绝对的资本面前,情感、尊严、道德都可以为利益让路。 毕竟,自己只是他商战权谋中的一枚有价值的棋子; 那他,为什么不能是她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