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沦:坏总裁快住手 云飞扬 著
57.45万字 | 31709总点击

宁珑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完蛋了。八岁那年就落在这个霸道、狂妄、自大的男人手里。他指东,她不敢往西。他说不准她谈恋爱,她便连喜欢一个人都只敢小心翼翼的藏着...被他养了十年,每一天都在幻想着怎么逃离身为她监护人的他。可是,后来,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进进出出,和别的女人谈婚论嫁,她心里……竟然会觉得……很不舒服……

最新章节
第192章 世纪大婚礼
“反正这事,你和你爸说去。” “我一会儿就正要去看看爸。妈,你和爸现在怎么样了?不会还在为思西的事和他生气吧?” 萧铭蕊叹气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逃婚俏妈咪 夜弦 | 完本

    "喂,喂,你是我上司,这么做,算什么?"   她和初恋重逢,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一百万,只要让她做一件事……   哼!想的美!看她祭出杀手锏,看看到底谁笑到最后!   宝宝好奇:"妈妈,这个叔叔怎么天天来我们家?他很穷吗,没有家吗?"   富可敌国的大总裁,泪:"别叫叔叔,叫爸爸!"

  • 一夜成痴:恶魔总裁难自控 钱多多 | 连载中

    带着妹妹相依为命,为了生活在夜店坐台,母亲时不时的来家里洗劫一空,直到遇到他,同样是邪恶的灵魂...却被他夺走保存了二十年的初夜。

  •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 梨墨 | 完本

    被认识多年的大众男神求婚,顾安安表示选择狗带。 一场盛世婚礼震惊了全城,人们才知道,原来铁血无情的薄总也可以化为绕指柔。 顾安安从未想过有天可以把薄靳安占为己有,她一直偷偷藏着自己的喜欢,甚至从未告诉他她为他失去过什么。 直到有一天薄靳安任由妻子被急驶的车子撞倒,血流成河,顾安安—— 从此消失。 * 当她华丽转身冷艳公关,谈笑自若于男人之间游走。 她媚笑着诱惑他,他将她扯进男厕内,薄如蝶翼的吻落在唇边,声音沙哑而又性感,低沉的在她耳边鼓动着情欲:“似乎,夫人对我的误会很深。”

  • 一生恋伊人 紫衫 | 连载中

    走投无路之下,她被迫和陌生男人签下秘密契约。说好不谈感情,他怎么一次次违约?  “莫先生,夜深了。”潜台词,你该回去了。  “好,那我们洗洗睡吧。”   咦,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 豪门独宠,娇妻千岁 青渔 | 连载中

    当沈七时穿越过来的第一天就强势的亲上了C市的大boss秦甫!而被亲了的大boss对于沈七时的主动送吻认为这样的行为需要礼尚往来,结果果断地将人压倒。 不小心亲了人的沈七时惊魂未定,这会儿又因为大boss的举动感到更加的惊恐:“你是谁!” 大boss:“你男人。” 沈七时:“阁下心智不全?” 她男人?开什么玩笑!她虽然身穿嫁衣可她赶着要逃还没拜堂好吧! 大boss一脸黑线:“你们那不是都喜欢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吗?” 沈七时:“……”她看起来像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 宠爱成瘾 玖歌 | 完本

    他是富可敌国的集团总裁,她是落魄的富家千金,一场交易,她付出了贞洁,成为他的情人。从此以后,生活再也无法平淡……

  • 甜蜜宠婚:老婆,要乖 听风 | 连载中

    顾初夏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那个高冷的宋家大少爷爱上自己。 眉目冷峻的宋大少一本正经:“……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 顾初夏:“!!!”

  • 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 连载中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完本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千亿总裁的小暖妻 云飞扬 | 完本

    一个酒品极差的已婚少奶奶,她……她竟然把一个众女心目中的极品男人给上了!那一夜,男人性感的嗓音在耳畔哄她。翌日,睁开眼才发现,这一切根本不是梦,而是血淋淋的事实!她就这样华丽丽的出轨了!

  • 一醉沉沦:坏总裁快住手 云飞扬 | 完本

    宁珑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完蛋了。八岁那年就落在这个霸道、狂妄、自大的男人手里。他指东,她不敢往西。他说不准她谈恋爱,她便连喜欢一个人都只敢小心翼翼的藏着...被他养了十年,每一天都在幻想着怎么逃离身为她监护人的他。可是,后来,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进进出出,和别的女人谈婚论嫁,她心里……竟然会觉得……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