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小逃妻 海鱼王 著
7.31万字 | 1559总点击

泠面总裁你会后悔的...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名门暖婚:凌少的戏精萌妻 若雪 | 完本

    一个不入流的十八线小演员,却怀揣梦想,相信自己一定能行! 为了帮闺蜜整渣男,结果不小心惹到了冤家对头凌云! 凌云:“拿石灰扬我了还想走?” 陆小可:“凌先生,这里可是女厕,我要报警了!” 凌云嘴角一勾:“你再仔细看看。” 从此她的演艺之路真可谓“风生水起”…… 三番两次的工作被抢走,逼得她无奈之下主动找上门! “凌先生,您这样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 “好像是有点,但是,谁让我乐意呢!

  • 婚心荡漾:小妻你好甜 我爱卡卡 | 完本

    她的婚礼上,“死”了五年的未婚夫突然出现,上演了一幕抢婚的戏码。她在他身下缱绻辗转,由少女变成女人,享受着他的疼爱,沉沦于他的宠溺。然而,当她看到和他一模一样的男子时,彻底傻住!到底,谁才是她曾经爱的那个男人?

  • 恶魔独宠:老公大人太难缠 夜小夜 | 连载中

    因为冷秋妍的哥哥无意中伤了陆莫枫的妹妹,为了报复,他费尽心思的来折磨她。对于他而言,她不过是一个玩弄的对象,一个可以利用的棋子,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性奴而已。尽管如此,她却还是深陷他的情网之中。

  • 小妻多惹火,总裁难自控 顾小佳 | 完本

    躺了三年的终于苏醒的植物人老公这天居然被自己的“契约老婆”婚内强了。 “难怪你是我睡过的女人中最没味道的,原来还是个雏~”他意有鄙薄。“你才是我睡过的男人技术最差的,根本满足不了我。”她立时反驳。他眸色一沉,瞬时将她反扑……好戏就要上演了……

  • BOSS凶猛:总裁私宠小甜妻 阿文 | 连载中

    遇到体力充沛的凶猛BOSS,许念念欲哭无泪…… 那谁,能不能不要每天都在床上度过!

  • 腹黑总裁的契约宠妻 萧萧 | 完本

    两周年结婚纪念日上一场陷害,她死而复生,一无所有,人人都欺她、踩她。一纸婚约,她成为慕总裁的老婆,虐渣男、打小三,身后自有人为她撑腰、收尸。传言他不近女色,喜好男,谁知婚后他对她百般索爱、毫不节制,各种浪漫大餐,英雄救美,无限卡随便刷,把她宠的无法无天,让她只想丢下婚书逃跑。某日她再忍受不了每日的腰疼,指着他大骂起来:“慕连成,你个混蛋,说好我成为你老婆,你帮我复仇,你这样,我会误会你想追我。”“你竟然才看出来?看来我一直表现的不够明显!”于是直接扑倒。安慕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 执爱:总裁的囚宠 猫宁 | 完本

    从爱到恨,再从恨到爱,邢露很累,但秦谨言就像是毒药,让她上瘾,欲罢不能。 他们经历了无中生有的背叛,也曾互相伤害,但唯一不变的就是对彼此的爱。 或许从一开始,他们就注定了会在一起吧…

  • 甜美辣妈 朵言 | 连载中

    怀胎八月,抵不过男小三的一句话。苏念心灰意冷的时候,却遇到了靳彦钊。她活了二十多年,才知道,原来被爱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 限时婚宠,总裁追妻路漫漫 一条咸鱼 | 完本

    顾宇珩:“遇上你,所有的人都成了将就。明明我感觉得到你爱我,可是,安昕,为什么,在你心底牺牲的那个人,永远会是我?” 慕与昂:“死亡从来不是我惧怕的东西,我惧怕的是你。安昕,我最怕的,是,我走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像我这么爱你。所以,这一次,请让我,孤单的,一个人走下去。” 安昕表示,“一三五顾某某捏肩,二四六慕某某捶腿。” 深爱与被爱,都是累人的苦力活。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连载中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偏执总裁的甜妻 薇薇安 | 连载中

    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她,婚内出轨了。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然而,他很快出现在她的家门口。什么,他竟然是她老公的哥哥…… 她心虚的找上他警告:“你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要让你好看!”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他霸道的把她按在墙上,“身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