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追妻:总裁的护工夫人 琼安年 著
193.96万字 | 38210总点击

她原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大小姐。然而,一夜之间,父亲的倒台使得她被迫进入夜总会,迷迷糊糊的一场419,让她几乎改变了本该就此平静下来的人生轨迹。车祸、失忆,醒来后委身成为豪门家中的护工保姆。可是明明她只是一个保姆,怎么就让小小姐分外亲近?怎么又让男主人心动纠结?当重重迷雾散开时,他们又该如何相处?...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假如他曾爱过我 丫丫 | 完本

    丈夫心上人回归,她被逼远走他乡。 五年后,她携带着未婚夫回归,在他订婚当天,当场大婚。 洗手间内,男人将她堵在厕所。 叶宁巧笑如花,“阎总,这是什么意思?” 阎苑廷,“跟阎太太好好算算账。” — 众所周知,叶宁在与阎先生结婚期间,婚内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 离婚后,她更是处处沾花惹草,经常流返于各个权贵之间。 前夫阎苑廷却一如既往把她宠入心尖。 无人可知,她是他甘愿服饮的毒药,一经入骨,蚀骨腐心。

  • 婚外欢宠:前妻太撩人 喏喏兔 | 完本

    【疑似初见】 她跪在他面前:“我陪你睡满100万美金做手术费,求你救我父亲!” “怎么样才算睡够?” “睡到你腻了为止!” 【后来】 “米雨桐,我打算合法地睡你,我们结婚吧!” “只是一场交易,何必……” “我只是想在腻了的时候,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被我睡过!” …… 这是一个睡和继续睡,要和谁一起睡一辈子的故事,大宠文,女主不白兔负责谈恋爱,男主不白痴负责高富帅兼包揽处理所有对女主的伤害,欢迎入坑!

  • 薄情总裁的神秘游戏 闾阎 | 完本

    她心甘情愿的嫁给一个并不爱她的男人,宁愿知道她在外边有别的女人。 他没碰她 她却怀孕了…… 这场婚姻游戏,还怎么进行下去? 她终于决定放手…… 他却暴怒的不肯离婚,怒斥:你休想我成全你们!

  • 萌妻归来:冷酷总裁请温柔 阿风 | 完本

    那天早上,许惟希浑身酸痛的醒来,面对的却是傅宁宇凶狠的面孔:“把避孕药吃了!” “我不吃!” “女人,这可由不得你!”

  • 近身女仆彪悍妻 阅双儿 | 完本

    夏荷唯一的愿望就是带着父亲逃离冷酷总裁傅钦风的报复, 可面对百万债务,夏荷只能成为那个男人的专属近身女仆。 当爱情来敲门,相互折磨的两人该何去何从?

  • 宠爱成瘾 玖歌 | 完本

    他是富可敌国的集团总裁,她是落魄的富家千金,一场交易,她付出了贞洁,成为他的情人。从此以后,生活再也无法平淡……

  • 蓝帅测试大作 哇咔咔 | 连载中

    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

  • 名门禁宠:总裁的失心小娇妻 必爱 | 完本

    贵族小天才重生为乡村少女童希,被渣父母卖去冲喜,- -夜荒唐 后被送出墨家遇到高冷总裁。 高冷总裁墨尘:“奶奶胡闹,我不需要女人冲喜。 后来墨尘摸着脸,嗯,真香,奶奶真有眼光。

  • 受害者 南墙已撞 | 完本

    过去很多年,我都觉得我是个好人。 会扶老奶奶过街;会在公交车上主动让座;会守在迷路孩子旁边,替他给家长打电话,再陪他等妈妈;会在每个月领到工资后,第一件事就是通过微公益捐一笔钱…… 直到我被查出得了尿毒症,肾衰竭晚期,需要换肾。 等肾是要排队的,我怕等不到,怕我的囡囡没人照顾,居然算计起另一个人的肾。 如此无耻,如此龌龊……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团宠绿茶她超能打 白云卿卿 | 连载中

    穿越成不受宠的天才大小姐怎么破? 白莲花妹妹要害自己? 渣男竟对自己有非分之想? 渣爹更是离谱,要给亲生女儿上十大酷刑! 这是什么狼心狗肺的一家! 楚安然怒了! 玩什么宅斗,老娘要武斗! 区区一宅之间,岂能困住她异世特工。 只是这个美人兄弟是怎么回事? 她虐渣虐得爽爽的,他递刀片是什么意思?...

  • 重生八零悍妇来袭 稳十足 | 连载中

    亲妹妹与丈夫勾搭就过分了? 那生了孩子让她“喜当娘”呢? 那将她卖进大山,用铁链栓在猪圈十年呢? 惨死前,李小薇只有一个愿望:下辈子,不要活的这么窝囊! 重生回来,李小薇觉得报仇容易,可是这个仇怎么报才痛快,得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