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君甜宠:大人,请轻吻 风青青 著
60.38万字 | 3924总点击

甄家幼女,自幼跟随奶奶一起长大。对鬼魅有所了解。大学学的殡葬专业,在殡仪馆实习,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玄阴之体,被姬离尘看上逼迫为其生孩子。...

最新章节
第258章 你不该留下的
我真的是不知道夏子到底要怎么样,我希望她伤害我可以,但我就希望她可以放过我的孩子,所以我对夏子说:“夏子,我才不管你怎么样对我,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放过我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婚色撩人:总裁,求休战 顾佳佳 | 完本

    她爱了前夫8年,结果被他的离婚协议书甩在脸上,更把她告上法庭…… 他出现救了她,不过也有条件:“救你可以,不过,你要嫁给我”。 三年后,前夫又来要求复婚,一场阴谋逐渐包围了她……

  • 名门宠婚:权少撩妻上瘾! 裳子惠 | 完本

    被军界、政界、商界争抢的宠儿欧远宸,如今却被一个丫头扑倒:“躺好,摆好姿势,不许乱动。”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可他还没来得及报复,这丫头却说:“大叔,结婚不,我怀孕了。” “你要是不跟我结婚,我就告你行为不检。”欧远宸皱眉闷声道:“当初你饥渴的把我扑倒,占我便宜,吃我豆腐,现在不会拍拍屁股走人吧?” 这丫头却说:“看你表现啦!“

  • 逃婚俏妈咪 夜弦 | 完本

    "喂,喂,你是我上司,这么做,算什么?"   她和初恋重逢,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一百万,只要让她做一件事……   哼!想的美!看她祭出杀手锏,看看到底谁笑到最后!   宝宝好奇:"妈妈,这个叔叔怎么天天来我们家?他很穷吗,没有家吗?"   富可敌国的大总裁,泪:"别叫叔叔,叫爸爸!"

  • 隐婚新娘,薄先生宠妻成瘾 梨墨 | 完本

    被认识多年的大众男神求婚,顾安安表示选择狗带。 一场盛世婚礼震惊了全城,人们才知道,原来铁血无情的薄总也可以化为绕指柔。 顾安安从未想过有天可以把薄靳安占为己有,她一直偷偷藏着自己的喜欢,甚至从未告诉他她为他失去过什么。 直到有一天薄靳安任由妻子被急驶的车子撞倒,血流成河,顾安安—— 从此消失。 * 当她华丽转身冷艳公关,谈笑自若于男人之间游走。 她媚笑着诱惑他,他将她扯进男厕内,薄如蝶翼的吻落在唇边,声音沙哑而又性感,低沉的在她耳边鼓动着情欲:“似乎,夫人对我的误会很深。”

  • 总裁的独宠娇妻 婉木清华 | 连载中

    某个不近女色的总裁历爵竟然有了小孩,这让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他不是传说中的GAY吗?怎么突然间就有了小孩?

  • 蜜宠娇妻:总裁,晚上见 墨墨 | 连载中

    什么!姐姐和男友暗中好上了,还当她面秀恩爱 原因居然是因为她那方面太保守,没有女人味?! 去他的没有女人味,她要找本市最牛的牛郎!学经验! 吃干抹净之后,才发现睡了本公司的BOSS! BOSS说了,朱可诺!敢白吃,得肉偿!

  • 亿万星辰不及你 啾咪 | 完本

    为了病重的母亲,必须要为最爱的人代孕。“保孩子。”她爱了他六年,到最后还是比不过他的门当户对。

  • 空白 波波sue。 | 连载中

    小男生恶狠狠对舒可说:“太好了,这一辈子都不用再见你了,讨厌鬼!”舒可当时立马就被哥哥吓哭了。“谁喜欢你就是王八蛋!”哥哥在舒可耳边说,声音很小,嘴边得意的笑着。舒可还不知道王八蛋是什么,只是认为讨厌鬼比王八蛋更吓人。

  • 双顾倾城 周北北 | 完本

    当高冷失忆女遇上腹黑贵公子,“我何止是不怀好意。我这叫,图谋不轨。” 在一次绑架中,顾明月亲眼目睹了身为缉毒刑警的父亲顾植被毒贩残忍杀害,原本娇俏明朗的少女一夜之间成长,变得高冷淡然。顾明月被看似清雅出尘,实则一肚子坏水儿的顾家大公子顾西楼救走后,为了探明父亲死亡真相,她假意失忆,与顾西楼合作,走上为父亲洗刷冤屈之路。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偏执总裁的甜妻 薇薇安 | 连载中

    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她,婚内出轨了。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然而,他很快出现在她的家门口。什么,他竟然是她老公的哥哥…… 她心虚的找上他警告:“你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要让你好看!”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他霸道的把她按在墙上,“身体吗?”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连载中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