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陷阱:冷少诱妻千千遍 墨如罂 著
74.48万字 | 4384总点击

替男友做三年冤狱,未了出狱当天是他的盛世婚礼……
同父异母的姐姐婚纱皎洁,面色嘲笑看着她,羞辱她……
落魄之下,帝国只手遮天的萧少却给了她无尽的宠,哪怕摘心揽月;
后来,也是他给了她无尽的痛……
刻骨铭心...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心尖宝贝:男神老公玩心跳 桃花姬 | 完本

    他是世界第一财阀,冷酷嗜血,绝情残忍,却偏偏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脸! 池冉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招惹了这么一个恶魔。 后来—— 池冉一刀割破了他脖子的大动脉,众人惊慌,他却紧张的说:“她的手破了,快救她!” 池冉和众人:“……” 小伤口和脖子上的大动脉比起来,要救的人应该是他吧。 再后来—— 池冉流掉了属于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池冉想他这次一定会怒不可遏,结果…… “医生,我女人要是有什么事,我炸了这医院!” 池冉:“???” 仇阎默难道不该杀了她吗,她流掉的是他的孩子! 仇阎默:“你现在给我养好身子,以后我一定让你给我生一支足球队!” 池冉哀嚎,到底是谁说他冷酷无情的,她必须和他聊聊人生!

  • 拒生娃:总裁大人轻点爱 浅显 | 完本

    一场宴会醉酒,她成为他囚禁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虽然高贵但是却失去了自由..... 他是跨国总裁,霸道腹黑强行占有:“你答应过给我生孩子!” 她是三流演员,不明所以惹上他,一心想要逃离他的掌控,却被他一次次吃干抹净:“慕问之,你无耻混蛋!” 某人大言不惭,一脸无辜:“你是我的女人!” 从此,顾筱曼过上了被霸道总裁强行生娃的道路...... PS:本文盛宠,男主霸道腹黑,欢迎入坑!!!

  • 甜心蜜爱:总裁难追 七月飞雪 | 完本

    跑了五年,最后还得乖乖回来,总裁大人也太难取悦了吧!  画面一:“搞什么?总裁就能为所欲为啊?凭什么就许你有桃花,不准我有情郎啊!”林梵雪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吴嘉恒却淡淡道:“你敢有吗。”好吧,林梵雪承认自己怂。  画面二:“哎呀,吴阿七你别生气了嘛,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林梵雪抱着男人撒着娇。吴嘉恒冷声道:“但你是有意的。”  画面三:“要她还是我!”林梵雪开口质问。吴嘉恒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抱上床……

  • 豪门影后:总裁请轻爱 悦小糖 | 连载中

    什么!霆暄总裁竟然结婚了?听说,新娘还带着个拖油瓶?沈羡鱼只是去试个镜,没想到却惹上了一只大魔王。撒娇、耍赖、傲娇,还免费给当大腿抱。“老板,老板娘要上天!”“联络私人飞机,送上天。”“老板,老板娘要下海!”“联络潜水教练,全装备。”“老板,老板娘要出专辑啦!”“联络……等等,我要和你们老板娘谈一谈。”

  • 婚途有你:首席特别爱 葫芦蛋蛋 | 连载中

    她是豪门养女,却一直都想逃离那个华丽的牢笼。原本以为养父母的亲生女儿找到了,自己也该自由了,谁知又被关进了另一个牢笼。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每天捆着她,绑着她,最后还爱上了她!

  • 谋爱上瘾:总裁染指小甜妻 莫白 | 完本

    “据说豪门总裁喜欢男人?”某罪魁祸首被抓了,然后还亲身验证了这个消息!

  • 321321 121212 | 连载中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 萌宝攻略:妈咪在上,爹地在下 一条咸鱼 | 完本

    席睿渊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小包子公然售卖母亲。 某男人一个变形金刚塞过去。 小包子将钥匙递过上,“我已经给妈咪下了药,她正在房间睡觉。

  • 蚀骨柔情:神秘恶少偏执宠 最霸气 | 连载中

    男主爱上女主,霸道地把女主彻底地从男配手中抢来。女主不愿意被禁锢,男主边虐边宠。助女主娱乐圈上位,打脸女配。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偏执总裁的甜妻 薇薇安 | 连载中

    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她,婚内出轨了。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然而,他很快出现在她的家门口。什么,他竟然是她老公的哥哥…… 她心虚的找上他警告:“你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要让你好看!”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他霸道的把她按在墙上,“身体吗?”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连载中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