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许愿室 激萌的喵呜 著
84.19万字 | 26298总点击

一个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密室,一个可以用9条人命来实现愿望的圆桌……
从死人腹中爬出来的玉清和,拥有天生魅惑眼的美男。他到底为了什么,不遗余力地去追寻这个神秘的密室?又为了什么愿望,要冒险参加这个九死一生的审判?
圆桌上的11人,为了实现愿望,已经没有了掩饰,露出人性最原始的本质。玉清和又如何应对这些人的刁难,从11人中胜出呢?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
我坐在圆桌的中央,看着眼前的10具尸体。 这一刻,我似乎能体会到上一轮王婧诗的感受。 只不过,她是站在舞台的中间,如同脱衣舞娘一般展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二个鬼夫好难缠 兜兜飞 | 完本

    贪财老爹逼我跟死人冥婚,一冥冥二个,结果,我被二个鬼丈夫给缠上了,甩都甩不开……天啊,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 死亡许愿室 激萌的喵呜 | 连载中

    一个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密室,一个可以用9条人命来实现愿望的圆桌…… 从死人腹中爬出来的玉清和,拥有天生魅惑眼的美男。他到底为了什么,不遗余力地去追寻这个神秘的密室?又为了什么愿望,要冒险参加这个九死一生的审判? 圆桌上的11人,为了实现愿望,已经没有了掩饰,露出人性最原始的本质。玉清和又如何应对这些人的刁难,从11人中胜出呢?

  • 墓色撩人:阴夫缠不休 爱小鱼的大虾 | 完本

    你读鬼故事吗?你相信鬼故事中的情节会变成现实吗?如果你不信,可以听听我的经历。我生来带着邪神的怨魂,身体虚弱,噩梦连连,八岁克死全家人,十七岁害初恋男友成植物人,二十二岁克死合租好友。二十三岁,我被一个男人死缠烂打,继而怨灵缠身,失去双眼。 直到很久我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来自阴冥地狱最幽深的地方,已经暗暗寻找我多年,只等待一个机会,要与我……

  • 惊魂绣花鞋:冥夫莫撩我 猫小咪 | 完本

    回到家,以为是双好看的绣花鞋,谁知道夜里它随我入梦,竟然穿在我自己的脚上,而我还被一个邪魅的男人抱着,哪怕是奶奶在外面嘶声呐喊,对方也不允许我出去,死活要成亲,要入洞房……

  • 给你我的心 南槐 | 连载中

    精神病患者宋词给自己意淫了一段结局悲惨的前世传奇,并因此产生人格变态——她理智又聪明;嗜血又嗜杀。她不相信警察却自以为正义的屠杀那些逃过法律制裁坏事做尽的罪人们。没人能给她定义好人或坏人的标签。 她疯狂享受杀戮和复仇的快感,直到某天突然有个男人横冲直撞的闯入她那颗变态心…… 顾越之,一个依照最完美模型长大的刑警总队队长。顾家最引以为豪的长孙。不论是顾家的家训,还是顾家门楣的枷锁都在时刻教导他——为国、为家、为人民,与罪恶背道而驰。 他漫不经心的承载着这份责任走在维护正义的道路上,直到遇见宋词——那个夺走他心跳;信奉杀人偿命的小坏蛋……

  • 阴阳风水师 妖孽书生 | 完本

    在我小时候,我爸妈就已经不在了,是爷爷带大我的,他很疼我,什么最好的都留给我。 可是在他死后,我却要挖他的坟……

  • 公主墓 莫须莫虚 | 完本

    路时勋查案过程中发现一个埋着数十具尸体的墓穴,棺材里还躺着一个自称是宋朝公主的受害者,为了唤醒她的记忆找出凶手,路时勋和这个奇怪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可是即使有他的保护,这个无辜的女人依旧屡屡受到伤害,路时勋这才发现,黑暗一直隐藏在他身边。

  • 毒·战场(守护人) 禧年 | 完本

    本市出现一起大学生因吸毒过量致死的事件。禁毒警察雷厉发现受害者并非吸毒者,而是死于谋杀,随着抽丝剥茧的调查,一个以海外腐败警察为核心的贩毒集团露出水面。而被害大学生的父亲,一个老山前线的退伍老兵,为了给孩子洗清冤屈,也开始了他的行动……

  • 弹道 I(幸存者) 禧年 | 完本

    1933年的东北,日寇铁蹄下。一名女狙击手背负着巨大的牺牲,与侵略者展开斗争的故事。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枭龙殿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五年前,家破人亡, 五年后,妻女被辱, 冲冠一怒王者归来, 他要报仇,也要报恩, 你不曾嫌弃少年穷,我还你一世荣华!

  • 五年后,五个小奶娃炸翻大佬集团 简小凝 | 连载中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她父亲逼着她,代替继妹把第一夜献出去! 豪门水深,只要干净女孩。 于是她成了牺牲品。 五年后,简凝带着小奶包重新归来。 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 虐渣复仇,锋芒尽露。 可没想到,她猝不及防的撞见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霍言琛微微眯眼,沉声问道:“这孩子是我的?” 简凝:“......” 小奶包:“妈咪,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坟头已经长草的爹地?”

  • 五年后,五姐弟炸翻大佬集团 简小凝 | 连载中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她父亲逼着她,代替继妹把第一夜献出去! 豪门水深,只要干净女孩。 于是她成了牺牲品。 五年后,简凝带着小奶包重新归来。 这次她不再是一个人。 虐渣复仇,锋芒尽露。 可没想到,她猝不及防的撞见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霍言琛微微眯眼,沉声问道:“这孩子是我的?” 简凝:“......” 小奶包:“妈咪,这个就是我们传说中坟头已经长草的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