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劫难逃:新妻离婚无效 柠檬酸 著
86.63万字 | 28003总点击

一次醉酒找卫生间的途中,她强行被人拉入包厢,紧接着一把邪魅的声音传来,“我被人下了药,只要你满足我,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她本不想追究那个毁了她清白的人,谁料罪魁祸首却自己找上了门,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模样——
“夏小姐,与其寄人篱下,倒不如跟了我,如何?”
“可你不是只爱男人吗?跟了你,不就等于日后我要跟其他男人争风吃醋?”
“夏小姐,我是不是爱男人,现在就可以让你亲身体验一回!”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婚不由己:老公是恶魔 苏沫 | 连载中

    被自己养大的母亲卖给了有钱人,她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这样在取悦老男人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不料这才是刚开始,结婚不久,她被查出身孕,然后被她的好老公给赶出了家门。 千辛万苦以为自己终于逃离魔爪的时候,他又找上了门。 “蔺大少,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已经被你赶出家门了。” 司白鹭眼神晦暗不明,看着她的前夫蔺南炙。 “赶出家门?我要是早知道你床上功夫这么好,别说赶出家门,就是赶下床都不可能。”

  • BOSS凶猛:总裁私宠小甜妻 阿文 | 连载中

    遇到体力充沛的凶猛BOSS,许念念欲哭无泪…… 那谁,能不能不要每天都在床上度过!

  • 冷少强爱:萌妻,不服来战 落雨微凉 | 连载中

    某男凶巴巴的将她壁咚在门板上,一脸严肃的说,“你救了我,那我以身相许好了。” 羽念惊的心肝颤了颤,睁着一双惶恐的大眼睛摇头,“不、不用了。” 被人下了药,他及时出现,结果她把自己珍贵的初夜糊里糊涂的献给了他。 “你睡了我,你得对我的后半生负责。” “不...” 某男神色一凛,低头看似无聊的摆弄着手里那把削铁如泥的小刀,“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了不起?睡了别人就不想负责?” “...”羽念紧张的盯着他手里的那把小刀,低声下气的和他商量,“是我不对,我可以用钱来弥补...” “操!有钱了不起?”男人不悦的咒骂一声,他挥手将那把小刀插进她身侧的墙里,吓得她身体抖了下,眼皮直跳。 男人欺身靠近,“哥喜欢以牙还牙,你睡我一次,我就变本加厉的睡回来。”

  • 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 壳壳 | 完本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亿万星辰不及你 啾咪 | 完本

    为了病重的母亲,必须要为最爱的人代孕。“保孩子。”她爱了他六年,到最后还是比不过他的门当户对。

  • 良药 关刀乔女 | 连载中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

  • 冷面总裁,傲骨妻 爱踩尾巴的猫 | 完本

    13岁的她是叶家最骄纵的千金小姐,费尽心机想要和他在一起。 经年再遇,她终于得偿所愿,只是却是以最不堪的角色留在了他身边。 “程铂深,我后悔爱上你了!”

  • 限量萌宝:总裁追妻路漫漫 小半 | 完本

    五年前她被设计生下一对龙凤胎,女儿不幸夭折,五年后她被迫接受家族联姻,却不想丈夫却是孩子生父,还多了一个小公主缠着自己叫妈咪! 陆轻寒一脸汗颜,她女儿起死回生了?

  • 爱你无关风与月 流萤 | 完本

    再见时,她是风尘女子,他是高高在上的客,“不就是只给钱就能上的鸡么?”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穿越成废柴,老子不干了!(原:灭天屠神) 天崖渊 | 完本

    命运的齿轮?还是刻意的设计?逆天的运气?还是背后的推手?不管你是谁?是人我杀,是神我屠,是天我灭。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她来自地狱 星辰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