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宠娇妻:总裁,晚上见 墨墨 著
62.68万字 | 25598总点击

什么!姐姐和男友暗中好上了,还当她面秀恩爱
原因居然是因为她那方面太保守,没有女人味?!
去他的没有女人味,她要找本市最牛的牛郎!学经验!
吃干抹净之后,才发现睡了本公司的BOSS!
BOSS说了,朱可诺!敢白吃,得肉偿!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写书的老外 | 完本

    一场再普通不过的新闻爆料,作为坐拥几千万微博粉丝的博主,柰小金不淡定了,不就是报道你堂堂博世总裁婚内出轨了吗? 外加出轨双性恋了吗?双性恋又SM吗?SM又群嗨了吗?群嗨还喜欢野战找刺激吗? 这点小事也劳烦您把我这大V博主绑回来小皮鞭子抽吗?

  • 一夜成痴:恶魔总裁难自控 钱多多 | 连载中

    带着妹妹相依为命,为了生活在夜店坐台,母亲时不时的来家里洗劫一空,直到遇到他,同样是邪恶的灵魂...却被他夺走保存了二十年的初夜。

  • 军宠,我的农村娇妻 忧离 | 连载中

    某天于百诺心血来潮下厨,当天,整个别墅的女佣拉肚子堵在厕所。得知消息的白梓析宠溺笑笑:“吃了的,这周带薪休假两天。” 于百诺拿白宇最喜欢的雨前龙井浇花,白宇心疼的一天吃不下饭,知道后白梓析豪掷千金买下一片茶庄。 “喜欢什么茶种什么茶。” “浪费是不对的。”一本正经的说完,于百诺继续用雨前龙井浇花。 纵容的帮于百诺浇花,白梓析问,“媳妇儿,说好送我的玫瑰花什么时候给我?” “喏,它现在还在长,整个院子的玫瑰花,都是我送你的。”低头认真侍弄花,于百诺露齿一笑,醉人的酒窝盛满爱恋。

  • 婚婚欲睡:权少轻点宠 倾卿 | 完本

    他是她丈夫,她却以为他是gay,咸吃萝卜淡操心地鼓吹他“出柜”。 孰料,激怒了某人,她被他强压身下。 她大惊失色:你不是对女人不感“性”趣的吗? 他不语,以实际行动证明他有多感“性”趣! 一夜压、夜夜压,冷面权少化身“爱”妻狂魔。 饱受蹂躏的她强烈抗议:说好只是形婚,你不守信用,我要离婚! 某男眸底闪过一丝精光:“国有物资”一经使用,概不“退货”!

  • 恶魔老公少贪欢 温水情 | 完本

    他说:“你不过是一枚棋子!” 她顿住脚步,缓缓转身,倏地抬起了脚狠狠的踢中了他! “梁大哥,最近多谢你的照顾,送你一脚!”梁大总裁身体佝偻着,缓缓蹲下,眼神里面闪过毁灭一切的风暴………

  • 空白 波波sue。 | 连载中

    小男生恶狠狠对舒可说:“太好了,这一辈子都不用再见你了,讨厌鬼!”舒可当时立马就被哥哥吓哭了。“谁喜欢你就是王八蛋!”哥哥在舒可耳边说,声音很小,嘴边得意的笑着。舒可还不知道王八蛋是什么,只是认为讨厌鬼比王八蛋更吓人。

  • 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 我是PLGG | 完本

    她堵上家族的一切和他结婚,他放下豪言:“我不会爱你”。 她灰溜溜的带孩子逃走。 三年后回来,真香警告。 “她是我老婆,你们都不准碰她!” 前期虐,后期甜。

  • 盛世豪宠:靳总的小娇妻又翻墙了 唐炒栗子 | 连载中

    【霸道总裁强势爱+甜宠虐渣】城堡内一处卧室的大床上,纠缠着两具身体,空气里充满火热、暧昧的气息。 覆在女子上方的男人的眼神却格外的冰冷。 ‘嘶’?的一声,他无情的撕毁女子身上的最后一个屏障,低下头吻上女子。 “夏惜柔,记不记得你的身份?!你该知道反抗我的下场是什么!”

  • 最恨不过我爱你 阿白 | 完本

    他是她的哥哥,也是她一直放在心尖的人。 酒后荒唐一夜,为了他的前程,她远走高飞。 以为再也不会见,肚子里的孩子却成了彼此的牵绊……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穿越成废柴,老子不干了!(原:灭天屠神) 天崖渊 | 完本

    命运的齿轮?还是刻意的设计?逆天的运气?还是背后的推手?不管你是谁?是人我杀,是神我屠,是天我灭。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她来自地狱 星辰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