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驾到:邪王滚下榻 如 是 著
69.23万字 | 34731总点击

身为高级特工,一个不小心被一炮弹炸进一座坟墓,谁知睁开眼,竟然喜服加身要嫁人,这可急坏了浑身是胆的莫璃。
可气的是,花轿临门,病秧子王爷竟然要拒婚,说要退货,奶奶个熊,这婚岂是你想退就退的?
她硬赶着送上门,誓要掰扯掰扯自己哪点配不上他!
*
有一天,他将她狠狠抱住,“成亲那么久了,你为什么老是躲着本王?”
她用上自己一身的看家本领,终于逃脱魔掌,“你要搞搞清楚,跟本王妃成亲的只是你的几件破衣服!”
他追上去,强势将她困在墙角,咬着她的耳垂沉声道:“本王才不管这个,你要是再敢跑,本王保证让你双腿每天发软。”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重生之我的太监相公 瑟瑟的 | 完本

    意外失身却得到皇帝赐婚,“我就是嫁给太监也不嫁给王爷!”“我堂堂一代君王的儿子居然比不过一个太监,好,满足你。” 本以为不能人道的相公,居然给了她欲仙欲死的感觉,这是幻觉吗?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这个太监老公一点都不简单......

  • 邪王嗜宠:萌妃太嚣张 佳人笑 | 连载中

    前世,她含恨死在脏乞丐的身下,侮辱,绝望,含恨而终!在世,她把所有恶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贱人,得用开水烫,渣男,得拉去做太监,恶鬼,得喂狗!美男,得好好宠幸!

  • 天价王妃 寒敲白玉 | 完本

    他娶她为正妃,大婚当天却闹得鸡飞狗跳,夜里又让她独守空房。 “在你愿意之前,我绝不碰你!”那夜,她却成为他发泄的解药。 发现怀孕,她却是瞒着不说! 醉酒之后,“陈少轩,我助你夺回江山,你还我自由!” 诬陷、杀伐、一夜之间,王府化为火海,妾侍、美姬散了大半。 重返封地,一切我陪你东山再起…… 他却无赖,欢愉过后,迷糊中耳边悠悠传来:“苏媛,江山我要,你,我也要!”

  • 追妻上瘾:娘子你是我的菜 初雪如画 | 连载中

    ◆这是一个心怀仇恨扮猪吃老虎的真爷们儿和一个妙手逢春长相娇美的女汉子从相遇到亲亲爱爱携手改变命运过上幸(毫)福(无)甜(节)蜜(操)日子的故事。 ◆某皇帝陛下(痛哭):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啊,江湖赚钱路漫长,不如跟我回去吃皇粮 叶子瑜(撇嘴):朝廷如履薄冰心机深,我等自讨苦吃又为甚! 某女(哀怨):斗转星移再相遇,你丫怎能私奔弃我去? 某男(欺身):娘子,敌人太奸猾,咱们还是继续生儿砸吧。 叶子瑜(踹飞):给姐圆润的离开! 某男凑上前:牙床奏乐章,帷帐似风绕,只叹春宵苦短多寂寥,心似狂潮...... 叶子瑜:...... PS:一对一,身心干净,温馨宠溺

  • 成为将军的白月光后 卫莞 | 完本

    世人皆知穆府的表小姐是将来穆府的女主人,但世人不知,这位表小姐在于穆府大少爷定亲前曾经有过一门亲事,只是那未婚夫战死沙场了。直到多年后,那位未婚夫找上门来。

  • 鬼手神医:将军心间宠 妖果 | 完本

    前世司徒汐机关算尽,为夫君筹的似锦前程,却落得身死的下场! 将死之际她诅咒庶妹和夫君,若有来世,定叫他们万劫不复! 看司徒汐如何完美重生,斗姨娘,斗庶妹,活出锦绣人生!

  • 重生之一世恩宠 竹马 | 完本

    一句承诺,半生等待,许宁幽为爱付出一切,最终却被那人辜负,他携心爱之人风光回城,她却一人惨死于苦寒之地。

  • 嫡女难为 濯水清浅 | 完本

    【青梅竹马+甜宠+病娇+腹黑+双洁+偏执+疯批皇子男主专疼没人爱小可怜女主+男主为了娶女主,夺皇位+女主为男主背叛全世界】 作者想简介已经秃头了,简介实在憋不出来。 编辑催作者写简介已经心梗住院了。 商务催编辑让作者写简介已经老年痴呆了。 老板说没人看就要敲折财务的狗腿。 所以,这本书没有简介直接看…… 保证好看!不好看就鲨了狗老板,给大家赔罪!

  • 陛下,该吃药了 青鸾语 | 连载中

    一朝穿成南朝医圣遗孤,逃婚路上捡回身受重伤的当朝太子 此后,整个后宫每天都能看到皇后娘娘端着药碗的样子 “陛下,该吃药了”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她来自地狱 星辰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 她来自地狱 茶茶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 薄少追妻365天 苏小念 | 连载中

    结婚两年,钟曦就见过薄凉辰一次,是在钟父的葬礼上,并狠狠的欺辱她。 “娶你,不过是报复你那个恶心的父亲,现在他终于死了,那就剩下你,好好赎罪。” 他狠狠的要了她,却在第二天,就高调的宣布了他即将二婚的消息。 而钟曦,却被净身出户。 接着,面试难关,险些入狱,种种噩运伴随着她。 钟曦才知道,原来薄凉辰早已恨她入骨,恨不得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