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当道,爷的至尊宠妃 藕粉妞妞 著
80.04万字 | 63697总点击

慕千颜,拥有一双能看透人心的眼睛,医毒双绝,因为这双眼,她被家族利用,也因为这双眼,她最后被灭口
穿越到古代,新的重生,她还是因为这眼,备受关注……
“怎么,想利用我,不惜把自己送到我床上来了?”她冷哼。
“不,本王想利用谁,从来都只是勾勾手,自然大批的人等着被本王利用差遣。”某王爷狂放不羁道
“那你这是?”
“本王看上你了,主动来求暖床!”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八岁小妖后 瑟瑟的 | 完本

    八岁的她重生成为妖后,十八岁的身体,住着一个八岁的小孩,一心想要嫁给别人,可是别人跟她说你不能再结婚了,有个男人却对她说,我娶你,呜,爸爸他对我好好,我要嫁给他……

  • 妃不守色:王爷不服来战 小七 | 连载中

    漆黑的夜,雷雨交加,狂风呼啸的声音听来着实有几分诡异。这样的夜晚本该不会有人在外头乱晃才是,可此刻将军府附近的小巷里却不合时宜的传来阵阵打斗声。 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那一方人数虽然人数众多,但此刻却已经明显处在下风。

  • 妃霸天下:夫君招架不住 小女俊俏 | 完本

    废材小女已经十六岁,身体却只有十一二岁般大小,人人喊打,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怪物,但当真相大白之时候,原来自己是奇才!某男蹭过来,“奇才,能不能赏脸拼个床?”

  • 不当太子妃行不行 温泊雪 | 完本

    临原侯孟雲是整个泉州最富有的女人,这辈子她封官加爵,家财万贯,到最后却也是孑然一身。有人说她不喜男色,也有人说她一介商人重利薄情无人白头,殊不知,她只不过是在等一人罢了。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说他会在城门口的梨花树下等她,可是这一等就是十多年,直到她闭上双眼也未曾见到他的身影。他是负了她吗?还是他已经不在了?一觉醒来,重生到当年落魄时,她势必要弄清楚。

  • 我与丞相共枕眠 山溪清 | 完本

    前世,她原是尊贵的长公主,嫁给徐亦洲后,又成为了京城里的贵女名媛都顶顶羡慕的丞相夫人。宋嫣就这样在徐亦洲给她编织的美梦里乐不思蜀。山河换代之际,他投奔新主,为表忠心,一尺白绫赐予她。 这一世,她宁愿违抗皇命也不愿再嫁他,孰知他竟步步紧逼,不惜代价将她娶回家。 “娘子,为夫替你更衣啊~”他步步紧逼。 宋嫣身着喜服,面如雪,点绛唇,绝艳芳华,“你滚开!” 那人却仍是嬉皮笑脸不为所动:“娘子别生气,为夫这就来伺候你。”

  • 倾尽一世繁华 梦的一边 | 完本

    她等了他一世,她,木柒上一世天国最宠爱的公主,他慕容赫是天国镇国大将军,当敌人攻破最后一个城池踏进天都时,他将她藏了起来,他宁愿站死,也不愿逃亡,他只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将心意表现出来:“赫哥哥,染儿一直喜欢你,不管如何我都会等你”她一如既往的叫他赫哥哥,“好,染儿,如若我能归来,定十里红地迎娶你为妻”她笑了。

  • 闪婚王爷狠狠爱 贺五窝 | 连载中

    镇国将军府庶女秦红豆,貌若天仙,温良无害,却惨遭意外,丧母失明,成了下人常欺的小瞎纸。 宫中本最受宠的皇子伯一采,争位失败,封王出宫,竟成了常年发疯,酷爱杀人的小傻砸。 有一天,小瞎纸嫁给了小傻砸。 小瞎子:“我的愿望?是做这天下最大的祸害,败了那个傻蛋的江山!” 小傻子:“本王的江山,养她这么一个祸害还是绰绰有余的。”

  • 双世医妃:腹黑侯爷宠妻忙 七禧 | 连载中

    【医妃+甜宠团宠+复仇+宅斗宫斗】 前世,她是天才神医,却被陷害致死! 一朝重生团宠小医女,上辈子的血债必让他们血偿! 可不就是随手救了个男人,怎么还被缠上了? 他是运筹帷幄杀伐果断的侯爷,却被小小医女呼来喝去,蹬鼻子上脸。 他堂堂的康平侯,闯得了修罗血池,难道还降不住一个女人?

  • 长风令 沐安九 | 完本

    【女扮男装+朝政权谋+古代情缘+破镜重圆】众人皆知摄政王与国师针锋相对水火不容,然而某一天人们突然发现威风潇洒驰骋四方的摄政王竟然锲而不舍的缠着国师大人? 可是,国师大人是男人啊!!! “摄政王如此缠着我,就不怕世人误会点什么?” 摄政王笑了,笑得很狷狂,“扮男人久了,真把自己当男人了?小姑娘。”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我一个医神给女明星看病很合理吧? 水云泽 | 连载中

    他的医术可妙手回春,他的武力可惩恶除霸,他是一个小小实习生,这天大明星林志蕾受伤住院,主任专家都束手无策,是时候出手了……

  • 我一个医神给女明星看病很合理吧? 水云泽 | 连载中

    他的医术可妙手回春,他的武力可惩恶除霸,他是一个小小实习生,这天大明星林志蕾受伤住院,主任专家都束手无策,是时候出手了……

  • 分手后,我和前男友死对头在一起了 随随 | 连载中

    【一见钟情、蓄谋已久】所有人都以为季厌和盛湾湾不过逢场作戏,俊男靓女,看着登对,仅此而已。 盛湾湾自己也这么以为。 可是后来,季厌一个天之骄子,当众向她虔诚地表白。 他说,“我有一个心爱的人,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