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亿万殿下 凌波微步 著
16.17万字 | 14215总点击

  英国、伦敦、机场。
  冰桐提着简便的行李,潇洒的从飞机上下来。
  深吸了口伦敦的空气,自信的脸蛋上扬出一抹舒心的笑来,她张开双臂高呼了一声,“自由,我来了!”
  在被父亲关了18个年头后,她终于飞出了那片天!
  拿着行李,如释重负的走出机场大厅,却不料没走几步就被五个黑衣人上来团团围住。
  黑衣人外,立着一名俊朗的男子,他就站在那静静的注视着她。


最新章节
第61章 今夜,这里不安全
他也笑起来,“那儿都有,不需要刻意带。好了,乖乖坐好,我们该出发了。” 与其说这里是山,还不如说是座森林……广袤的森林。 赋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天降娇妻:总裁请克制 自由天空 | 连载中

    新婚丈夫亲手制造的一场车祸让她失去了记忆,目的何在? 三年后,从未见过的小叔子回归家族,一夜迷情,她竟是他的初心? 可到底是初心,还是他与哥哥争权夺利的工具? 亦或者,他才是她的工具? 为自保,为父亲的事业,也为了给枉死的母亲一个公道。 她只能依附于他。 最后她说:我烦了,懒得再缠着你了,就此了断吧。 他却说:这可由不得你。 时过境迁,她终于明白,这世间负她,她却负了他。 那也好办,就用余下的半辈子偿还吧……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完本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 五月桐 | 连载中

    她只是兼职上门当家政保洁员,怎么还把自己糊里糊涂送到了总裁大人的床上了? 外表高贵冷漠的白霆北,为了顺利得到继承权,盯上了纪欣妤这个让他一见难忘的女人,还盯上了她的肚皮。 “签了它,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了。”他霸道总裁地对纪欣妤说,却不料被这个看似温柔却随时炸毛的女人狠狠甩了一巴掌:“不签!拿着你的臭钱滚蛋!”

  • 双顾倾城 周北北 | 完本

    当高冷失忆女遇上腹黑贵公子,“我何止是不怀好意。我这叫,图谋不轨。” 在一次绑架中,顾明月亲眼目睹了身为缉毒刑警的父亲顾植被毒贩残忍杀害,原本娇俏明朗的少女一夜之间成长,变得高冷淡然。顾明月被看似清雅出尘,实则一肚子坏水儿的顾家大公子顾西楼救走后,为了探明父亲死亡真相,她假意失忆,与顾西楼合作,走上为父亲洗刷冤屈之路。

  • 渣女传奇 阿小肉 | 连载中

    36岁的乔伊依刚升为Found集团的副总,欢迎宴上喝多了,多金帅气的总经理送她回家,代驾竟然是分手5年的前男友,一场车祸,乔伊依颅骨骨折,失忆。牵扯出n个男朋友,36岁的大龄剩女怀揣着一颗少女心,别人口中的渣女,妖女,狐狸精,却变成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被迫脱下女强人的外壳,她真的遇到真命天子了吗?不会吧,他竟然是她的前男友还带着一个15岁的拖油瓶。做后妈?还是做Found的女主人?她的小迷弟,她的小奶狗,她的小鲜肉,她的少女心归属哪里?女人的公敌,男人眼中的奇女子,唤醒她的是什么?原来是个大陷阱......

  • 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 连载中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

  • 余生都是你 流萤 | 完本

    她以为只要嫁给他,就有本事让他爱上自己。 可,为了他心爱的女人的官司,他站在了她的对立面:离婚吧!我要为被告辩护!

  • 我不爱你了,你还痛苦吗 大炎 | 完本

    苏湘湘爱傅寒川,能倾尽所有,哪怕生命,哪怕她是他的姐姐……

  • 枭龙殿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五年前,家破人亡, 五年后,妻女被辱, 冲冠一怒王者归来, 他要报仇,也要报恩, 你不曾嫌弃少年穷,我还你一世荣华!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驯服亿万殿下 凌波微步 | 连载中

      英国、伦敦、机场。   冰桐提着简便的行李,潇洒的从飞机上下来。   深吸了口伦敦的空气,自信的脸蛋上扬出一抹舒心的笑来,她张开双臂高呼了一声,“自由,我来了!”   在被父亲关了18个年头后,她终于飞出了那片天!   拿着行李,如释重负的走出机场大厅,却不料没走几步就被五个黑衣人上来团团围住。   黑衣人外,立着一名俊朗的男子,他就站在那静静的注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