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婚:前任,晚上见 鱼飞飞 著
324.48万字 | 36903总点击

她却被迫嫁给他,市里有名的富豪子弟,花心大少。
结婚之久有名无实,却意外怀孕,她老公暴跳如雷,逼问:“唐小宴,我从没碰过你,这个孩子是谁的?”
  “是我的。”有个人从天而降,救她与水火之中。...

最新章节
第1020章 童言无忌
苏染紧贴着墙壁,突然感觉不寒而栗。 容铭远的事情,除了乔云深,还有封景墨在背后推波助澜吗? 封景墨已经结束通话,正要出门来,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军婚萌妻:上将,轻点宠 白十九 | 连载中

    少尉苏浅在完成A级任务时,不小心惹火了慕容上将,稀里糊涂成了上将的夫人。 “慕容上将,你不能这样做,好痛!”苏浅红肿着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是很抗拒的。 “那你教教我,该怎么做,你才舒服?”慕容谦冷峻着脸,淡漠地望着她。 “我,我觉得不合适,你还是放过我吧。”她一脸清纯无害的样子。 “快点,坐上来,动起来!”他没有丝毫耐心。 “你的马连个马鞍都没有,怎么坐都不舒服!” 【这是一只披着绵羊皮的狼,和一只禁欲老虎,斗智斗勇的故事,全程爆笑宠甜。】

  • 贵圈乱,老婆演技派 扬子 | 连载中

    一场意外让施诗吻错了人,本能让她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台下的众人都吓的愣住了,导演更是吓得猛然跌坐在地上,额上冒出密密匝匝的冷汗,震惊的看着那个被打的男人。 整个世界似乎都被定格了,场下的众人屏气凝神,呼吸瞬然凝滞。 顾翰弈!!! 怎么会是盛阳影业的大BOSS顾翰弈?!!! 可施诗却毫无察觉,而且还气愤的开口叫唤:“你个流氓、变态!”

  • 名门夜宴:少爷太无赖 肉馍馍 | 连载中

    浓情蜜意的男友,谈笑风生的闺蜜,物欲横流的富二代人生终究不能持续一生! 她被设计陷害,又被男友和闺蜜同时背叛出卖,更是家道中落宣布破产! 而那个给她带来救赎的,夜场少爷竟然是幕后黑手! 她既敢爱也敢恨,却不料他将她囚禁禁锢在身边,让她成为只属于他的宠物! 当拨开层层迷雾,当两人共赴生死,她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单纯而毫无心机的小白莲…… 【五个玉环、披萨加一更,不设上限,并会在章节尾部标注赠送用户名称,只要敢捧场,我就敢爆更!!!】

  • 暗恋情深:总裁追妻路漫漫 卡卡西 | 完本

    她爱了傅凌尘八年,甚至在他被前女友抛弃的时候,甘愿做替身和他结婚。 三年有名无实的婚姻,除了认清他永远不会爱上她的事实,她也知道只要那个女人回来,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丢下自己。 当傅凌尘偕着那个女人扔给她一份离婚协议书,官婉婉终于心死成灰。 *** 另一个男人在这时毫无预警的闯进她的生活,纪慕川,娱乐帝国的总裁,令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单身汉,传说中几年前的一场绑架案令他多年不近女色,谁也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 正是这个连傅凌辰心爱的女人都心仪的男人,官婉婉却敬谢不敏,“纪总,你看上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男人轻扬嘴角,勾魂摄魄的一笑,“改?可以,不过在这之前先说说你的‘宝贝妹妹’是谁的孩子。”

  • 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 东厂厂花 | 完本

    一场意外,她和他协议结婚。 她以为,他所谓的合格妻子,就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可是,他每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恨不得撕碎她的表情。 “苏问心,你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终于,某人忍无可忍的咆哮。

  • 首席老公求抱抱 彼佯 | 完本

    三年前的离别,三年后的巧遇。 遇见之后,才知道原来一直没有忘记他。 即使婚后的生活不是所谓的童话般的结局,她也甘之如饴。

  • 宠妻如命:总裁吻上瘾 东厂厂花 | 完本

    她以为婚姻只是一纸协议,她以为好的妻子就是贤良淑德,由着丈夫胡来……

  • 禁忌总裁,别乱来 小安 | 连载中

    豪华山庄里,雍容华贵的男人用视线一寸寸描摹着林初夏的身体。 “陪我一个月,你想要什么我都给。”男人低沉的嗓音宛如魔魅。 从此后,离开三年又回来的她,成为他的心尖宠。

  •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 连载中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惹爱成婚:前任,晚上见 鱼飞飞 | 连载中

    她却被迫嫁给他,市里有名的富豪子弟,花心大少。 结婚之久有名无实,却意外怀孕,她老公暴跳如雷,逼问:“唐小宴,我从没碰过你,这个孩子是谁的?”   “是我的。”有个人从天而降,救她与水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