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恋伊人 紫衫 著
174.57万字 | 7364总点击

走投无路之下,她被迫和陌生男人签下秘密契约。说好不谈感情,他怎么一次次违约?
 “莫先生,夜深了。”潜台词,你该回去了。
 “好,那我们洗洗睡吧。”
  咦,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最新章节
578 不是很熟
竟是想什么来什么。 “她一个人?”萧西烨又问。 “也不是。说是在等人。” 萧西烨颔首,表示知道了。转而和柯南川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婚外游戏:大总裁,小娇妻 月明中 | 完本

    “先生,你可以带我回家吗?” “神经!” “……” “先生,带我回家吧!” “多少钱一晚?” “不要钱……”

  • 余生没你也可以 七山 | 完本

    一次意外,他被迫和我结婚。 我满心欢喜的嫁给他,得到的却是厌恶,是折磨。 他爱的从来都是那个女人,哪怕是所有人反对,他也能披荆斩棘的和她在一起。 我失去一切,放弃一切的成全他们,可却还是逃不过他的掌心。

  • 过妻不候:误惹危情总裁 傲霜 | 连载中

    一夜之间,洛家破产,洛北北从天堂坠入地狱,而罪魁祸首……是她最爱的丈夫傅珉渊! 再相见,竟是在那样难堪的场面……

  • 一姐 宋晓之 | 完本

    那年冬天,迫于无奈,我走上了不归之路…… 五年后,我成了商界一姐,终于将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了回来 那些泣血心酸的经历,谁想听?

  • 强取豪夺:娇妻宠不停 大锅巴 | 完本

    为父洗冤,他打压程家,最终害得她家迫人亡,更让她做自己的情人,夜夜纠缠。 为了反抗,她暗中分析他的一切弱点,整理成数据发给仇家,对方派人借此暗杀他。 本以为他死了的自己就能过上平静的生活。 谁知时隔多年,他再度回归,发誓要找她报仇,故事从此展开……

  • 暗恋情深:总裁追妻路漫漫 卡卡西 | 完本

    她爱了傅凌尘八年,甚至在他被前女友抛弃的时候,甘愿做替身和他结婚。 三年有名无实的婚姻,除了认清他永远不会爱上她的事实,她也知道只要那个女人回来,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丢下自己。 当傅凌尘偕着那个女人扔给她一份离婚协议书,官婉婉终于心死成灰。 *** 另一个男人在这时毫无预警的闯进她的生活,纪慕川,娱乐帝国的总裁,令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单身汉,传说中几年前的一场绑架案令他多年不近女色,谁也不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 正是这个连傅凌辰心爱的女人都心仪的男人,官婉婉却敬谢不敏,“纪总,你看上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男人轻扬嘴角,勾魂摄魄的一笑,“改?可以,不过在这之前先说说你的‘宝贝妹妹’是谁的孩子。”

  • 抢婚游戏:小妻你好甜 海带 | 完本

    她的婚礼上,“死”了五年的未婚夫突然出现,上演了一幕抢婚的戏码。然而,当她看到和未婚夫一模一样的男子时,彻底傻住!到底,谁才是她曾经爱的那个男人?

  • 亿万爹地不好惹 元宝 | 完本

    他是威震四方的白氏集团领袖,更是千万女人爱慕的对象。然而,她却不屑一顾。他宠她,她公司有危机,他帮,她前男友死了,他让她去散心,但她带回来的新男友是几个意思,是怪他太宠她了吗?“靳浅浅,你可真有本事,敢给我来这么一出,看我怎么惩罚你。”他深邃着眸凝视她,说完便欺身而上。两年后,她在店里忙做糕点,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拽入怀里,接着便是绵延不断的吻,此时一个小娃拿着铲子敲打着他,凶恶的说道:“坏蛋,放开我妈咪。”

  • 情深不负:腹黑总裁宠妻如命 断言 | 连载中

    嫁人豪门,守着有实无名的婚姻,前夫出轨,暗中谋划将她送给别人,却便宜了前夫同父异母的兄长,这个是她惹不起的总裁,却霸道的给她带上幸福的结婚戒指。慕子兮娇媚,发颤道,“先生,快救救我。”李弘霖嘴角勾起邪笑,“别急,我来救你了。”李弘霖将她扔到床上,开启床咚模式。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总裁太强势,娇妻缴吻投降 紫衫 | 完本

    在他和她的婚礼上,他尖锐如针的羞辱,狠心将她抛弃。 四年后她被家庭抛弃,他挺身而出! 她需要钱来救治自己的母亲,他说:“我用30w买你七夜。” 他们的命运又开始紧紧纠缠在一起……

  • 盛世婚宠:枭爷独宠娇妻 紫衫 | 完本

    “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绝不会得到我心!”她立下flag,“你害死了我最爱的人,就算全世界男人死绝了我都不会有任何感觉!” 他用尽各种手段把她从婚礼上“抢”了过来,霸道的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他费尽一切心思疼她,宠她。 可她从不领情……她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固若金汤,可是,心中的某处,却在自己也未察觉的那一刻,崩塌沦陷。

  • 一生恋伊人 紫衫 | 连载中

    走投无路之下,她被迫和陌生男人签下秘密契约。说好不谈感情,他怎么一次次违约?  “莫先生,夜深了。”潜台词,你该回去了。  “好,那我们洗洗睡吧。”   咦,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