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总裁俏娇妻 明小倾 著
319.77万字 | 160888总点击

那一夜,她从他手中逃脱……
  四年后,她重回故土。人海中,她一避再避,却还是冷不防撞入他的视线。
  “你是?”她巧笑倩兮,佯装不识。
“你曾经最亲密的人!”他脸上露着琢磨不透的笑容……

最新章节
第1006章 承诺
他刚刚一看到那张照片就失去理智了,都没有来得及好好分析分析,现在想来……自己真的是误会她了! “吱”地一声,斯特猛地踩下刹车,想要冲回去解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前任每天都在求复合 妖妖灵 | 连载中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手是你要分的,轨是你要出的,就别怪自己找虐!” 慕少天怎么会想到,一直百依百顺的二十四孝女友,居然有三个大佬哥哥。 “媳妇儿!你回来吧!” “回来?可以!先把你手里的股份都丢了!”

  • 靳少宠妻无度 朵言 | 完本

    怀胎八月,抵不过男小三的一句话。苏念心灰意冷的时候,却遇到了靳彦钊。她活了二十多年,才知道,原来被爱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 冷少的任性娇妻 元宝 | 连载中

    他是威震四方的白氏集团领袖,更是千万女人爱慕的对象。然而,她却不屑一顾。他宠她,她公司有危机,他帮,她前男友死了,他让她去散心,但她带回来的新男友是几个意思,是怪他太宠她了吗?“靳浅浅,你可真有本事,敢给我来这么一出,看我怎么惩罚你。”他深邃着眸凝视她,说完便欺身而上。两年后,她在店里忙做糕点,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拽入怀里,接着便是绵延不断的吻,此时一个小娃拿着铲子敲打着他,凶恶的说道:“坏蛋,放开我妈咪。”

  • 快穿之女主成迷 爱吃兔子的糖 | 完本

    罗卿卿好不容易重生过上了自己想要的安稳生活,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被六六六拉过来拯救暴躁反派,和女主抢气运就算了,还要保护世界,什么时候她这么一个厌世的人要做这么重要的事情了。而每个世界反派都有一个苦恼,媳妇太爱我了怎么办?而知道真相的系统只想要呵呵笑。

  • 一念既起,情逢对手 三月十一 | 连载中

    我费尽心机接近裴容,亲自将他送进大牢! 最终自食恶果,陷入黑洞,永失所爱。

  • 蓝帅测试大作 哇咔咔 | 连载中

    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

  • 我成了七个顶流巨星的团宠 十二斓 | 连载中

    监狱走出的危险少女,女扮男装顶替哥哥加入顶流男团,还没出道便遭到了全网黑。 黑粉们群嘲:老公们都是各个选秀节目的NO.1,自带流量、粉丝百万,周燃他一个粉丝三人、什么都不会的吊车尾也配跟老公们一个团? 七个顶流巨星依次回复:他配,我不配! 起初黑粉们以为老公们被盗号了。 后来,他们发现老公们的微博画风越发不对。 悬疑第一人珙桐新书上市,他们集体@周燃:求大佬签名书! 一线服装设计师single服装上市,他们集体@周燃:求大神限量款! 神秘巨星林觅发新歌,他们集体@周燃:女神女神,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What? 女神?? 为什么他们奉为男神的老公们,竟然成了吊车尾的舔狗? 当本被全网黑的吊车尾一身白裙长发飘飘出现在舞台上那刻……全网沸腾! 全球最为神秘的那位爷揽她入怀:“管你是男是女、是何身份,我只想伴你天涯,与你携手到老!”

  • 总裁的心尖宠:易少痴心绝对 欧阳蜻蜓 | 连载中

    美如夜雾的少年突然闯入她的世界,从此,命运的轨迹发生了转变。 秦轩逸说:“如果可以,我想成为你的家人。” 杜铭辰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受欢迎?”因为嫉妒,选择背叛他们的感情。 洛桀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背景神秘的季廷枫为了得到她不择手段…… 曾经幸福的家庭转瞬间分崩离析,父亲对家庭的背叛、间接害死她母亲的弟弟竟然毫无血缘关系、深爱的人间接导致自己家破人亡…… 六年之后,彼此在意的人注定会重逢。那时: 易暄说:“不要再离开我了。” Season说:“我愿意等待,却害怕到生命终止的那一天,仍无法再见到她。” 妖冶如他,神秘如他,一首Miracle season又饱含怎样的情愫? 时光荏苒,当错过的人再度重逢,面对深情的他,初恋的他,冷峻但一直守护在身边的他,伤害过自己却愿意用一切去弥补的他,谁会是她的此生归宿? 命运对她是亏欠的,但依然有人爱着她,以生命,以死亡,以祝愿,以Saeson之名!最终成全了她的幸福。

  • 最恨不过我爱你 阿白 | 完本

    他是她的哥哥,也是她一直放在心尖的人。 酒后荒唐一夜,为了他的前程,她远走高飞。 以为再也不会见,肚子里的孩子却成了彼此的牵绊……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冷情总裁俏娇妻 明小倾 | 连载中

    那一夜,她从他手中逃脱……   四年后,她重回故土。人海中,她一避再避,却还是冷不防撞入他的视线。   “你是?”她巧笑倩兮,佯装不识。 “你曾经最亲密的人!”他脸上露着琢磨不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