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匆匆爱过你 荼蘼 著
124.22万字 | 17433总点击

丈夫在我怀孕期间结识了富家女,他出轨在先,却和婆婆一起害我流产,逼我离婚,让我的女儿胎死腹中。我发誓要让她们血债血偿,但却一再的走投无路。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前男友顾铎向我伸出手,他说只要我愿意回到他身边,他不介意做我复仇的工具.........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老少女 夜神翼 | 完本

    蓝曦怎么也没有想到,撞破自己老公婚外情的居然是她的三个闺蜜。 即使这件事情她早已知晓,却一直没有戳破。 她犹豫过,迷茫过,悲痛过…… 也曾以为,老公定有难言之隐。直到后来,她才知道,他就是厌倦了婚姻,于是他所有的温情,都给了别人。

  • 孕妻惹火,狼性总裁请克制 思存 | 连载中

    坐落在这座城市最隐秘的地方的星宇是一家很有名的咖啡厅,不仅仅是因为它的装潢格调很是与众不同,还有一点是因为它的神秘。它将是一个任意门谁进去了不知道,谁出来了也不知道。所有的人只是能看见,人来人往但是却没有仔细留心,也正是因为地方隐秘,它成了谈判,黑帮交战的地方了,虽然这并不是老板所想看见的结果,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方法改变了。倒是有一点好处,每一年的年末这里的店老板都会有一笔不菲的收入,也算是慰劳他辛辛苦苦一年的奖金了。莫幽屏曾经陪楚俊彦来过这里一下子就被那种神秘的气息所吸引了,她开始爱上了这一种看上去很神秘的地方了。

  • 天才宝宝:妈咪不二嫁 别思醉 | 连载中

    辣妈萌宝寻爹之旅。

  • 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 胖头鲶 | 连载中

    “如果我是禽兽,你是被禽兽上的,那你又是什么?”顾亦珩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禽兽不如吗?” “你……”靳墨讥笑一声,“顾总还真的是好精力,我累了,我想睡了。” “上次去医院做检查,你排卵期就在这几天,所以,这几天你都别再沾酒了,尽快怀孕,给我生个儿子。”顾亦珩想到了今天顾天涯说的话,“我们再来一回。” 泥媒的…… 靳墨在心里吐槽一句,“不是……唔……” 剩下的话,都被顾亦珩堵在了吻里。 她想要问的是,是谁跟他说,排卵期多做几次可能性就大的,她还记得以前好像是在电脑上面看到,说是为了确保精、子的质量都不能这么频繁的进行房事,可是,他现在可不止是频繁了,他现在都差不多算是晚上几乎都躺在床上做这一档子事了。

  • 契约爱情:总裁小娇妻 顾十八 | 完本

    顾哲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被个女人给侵犯了。 她霸道的压在他的身上,只有握住他手腕的手微微颤抖,显示她的心虚。

  • 你说爱情不过夜 溪午闻钟 | 完本

    夏莜溪为了帮父亲还赌债,被迫做了上管家的代孕,从踏进上官家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再也走不出去了,上了上官逸的床,夏莜溪付出的不光是身体,还有她的一生…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完本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卑微总裁在线追妻 风骨 | 完本

    穆晋修,H国穆家家主,位高权重,狠辣无情。   唯独对她宠入骨!   她跑,他追,势必将这个女人绑在身边!   苏简时大怒:“穆晋修,全天下女人那么多,你怎么就追着姐不放!”   他轻挑眉,深情看着她:“那么多的女人,我想睡的,娶得,都只有你。”   

  • 一胎双宝:夫人哪里逃 | 连载中

    一朝被闺蜜谋害,身份被抢,孩子被夺,记忆全失,甚至自己的娃还认了闺蜜当妈。 再次归来,她成了孩子的伯母。 “安安是我的儿子,闹闹也是我的儿子!”顾墨琛像是盯上了猎物,纠缠不放。 韩西雅表示很头秃,自己这个小叔,自己有儿子,怎么总是虎视眈眈要抢自己儿子? 还未深想,却又见男人一-勾唇畔:“而你,是我儿子们的妈!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连载中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就想蹭点死对头的福气,怎么了! 银耳汤 | 连载中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就是你们口中的奇葩室友。    因为我刚刚还在偷偷闻室友的……内裤。    然后,被室友看到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他刚刚看我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