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及你情长 安歌 著
92.56万字 | 55590总点击

季颜得知继母的妹妹即将嫁入豪门,她嫉妒,她眼红,她要替母亲报仇,所以,义不容辞地去勾搭名义上的”姨父“。

最新章节
第418章 大结局
“好吧。”云飞扬看着顾念白,还是用不甘的语气说道,“我这就回去,我是看在季颜的面子上,和你可没有半点关系。” 云飞扬故意装作大摇大摆地走了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你好,总统大人 瑟瑟的 | 完本

    比总裁更给力的是总统,总统不止有钱,手里还有一个国家,出入随从全是荷枪实弹的特种兵……啧啧,那排场,除了拉风就木有别的词可以形容了…… 成国的总统是个刚刚二十九岁的男人,这个手里掌握着一个国家的男人,爱上了小小的她……

  • 误惹豪门:独宠小娇妻 瑟瑟 | 完本

    糊涂的喝了他房间里的一瓶酒,糊涂的被他吃了第一次,可当他吃干抹净了她之后,居然还不放手,只无赖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殊不知,他的举措也也改写了他一贯的爱情游戏……

  • 冷情总裁的契约新妻 芝麻馅汤圆 | 完本

    那一年,他买了她,宣称她是自己的玩物,一日为奴,终生为奴... 嗜血,残暴,一切对她的掠夺,不过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陷阱,他终是要毁掉她的... 而她,忍辱负重心甘情愿的陪伴,到底是为了名,还是为了命,亦或者,为了爱? 不,灯火阑珊处,得知真相的她终是把枪对准了他的胸口,她要他偿还一切...

  • 禁忌总裁,别乱来 小安 | 连载中

    豪华山庄里,雍容华贵的男人用视线一寸寸描摹着林初夏的身体。 “陪我一个月,你想要什么我都给。”男人低沉的嗓音宛如魔魅。 从此后,离开三年又回来的她,成为他的心尖宠。

  • 萌宝助攻:无赖爹地放开我妈咪 川尺 | 完本

    关筱妃怎么也想不到小说里的狗血剧情有一天会在她身上上演,当她被逼与秦子裕分手的那天,她以为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哪怕她因为意外不得不生下他们的孩子…… 六年后,她携子归来,那个口口声声说恨她入骨的男人却突然换了一副面孔。“爸比,有个主编欺负欺负妈咪!”小关气哄哄的说道。 某大佬立马一个电话:“把他的内容全部下架,全球封杀!” “爸比,有个帅帅的叔叔送妈咪花。” “让他破产!”

  • 穿书后,我抱住女儿的大腿爆红了 香橙橙 | 完本

    【娱乐圈+甜宠+穿书+顶流+虐渣+打脸】 传闻顶级高岭之花乔安, 向来洁身自好,对女人根本不屑, 直到—— 他家窗帘没拉上, 某狗仔拍到他身穿粉红色围裙做饭的画面, 有图有真相!!! 顿时,整个娱乐圈炸了。 “乔少竟然喜欢男人,还是个受?” “画面太美,我不敢想。” 再后来—— 拥有无数黑料,超多黑粉的某女明星, 反手甩上两人结婚证! “结婚了,对了,我替你们感受到,我老公是直的,不是0!”

  • 我不爱你了,你还痛苦吗 大炎 | 完本

    苏湘湘爱傅寒川,能倾尽所有,哪怕生命,哪怕她是他的姐姐……

  •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前男友 风和你 | 连载中

    【双向暗恋+萌宝+追妻火葬场+替嫁】 一场意外,云霓和傅家最高掌权人傅禹有了露水情缘,互定终生。 再见面,却是以替妹妹出嫁的身份,嫁给了植物人傅禹。 她精心照顾了他三年,终于等到傅禹醒来,他却不认识她,淡淡开口,“离婚吧,我给你一个亿。” 云霓拿钱就跑,“以后有你后悔的,死渣男!” 后来,她听说,傅禹满世界找她。

  • 暗恋偷偷藏不住 方块七 | 完本

    和楚修远订婚前夕,顾粥粥找到了我。 她说她是楚修远没有得到的白月光。 我用一句「你自封的白月光?楚修远七年从来没提到过你,就你给自己加戏。」把她气走了。 但其实,见到顾粥粥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她没有说谎。 我冷笑一声,向楚修远提了分手,搬离了我们一起住了3年的家。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闪婚大叔是千亿总裁 胡哼唧 | 完本

    跟帅大叔相亲当天,他就拉着我去领证。   我怀疑他想骗我当同妻,但他又帅做饭又好吃,我没忍住答应了。   一个月后,我突然发现,他跟电视上的千亿总裁长得一模一样?

  • 我一个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我都被割了,能有什么坏心思,何方穿越到皇宫,无意间撞见贵妃的秘密,被发现后被押送净事房,做了公主的贴身太监,从此文采风流,武功卓越,走上巅峰,直到有一天贵妃意外发现了他的秘密。

  • 提线恶女:白毛总裁套路深 郗妖浮生 | 连载中

    有人说,姜黎是人生大赢家,是财富和爱情双丰收的女人; 姜黎听后只觉得好笑,笑外人的无知,也笑自己的可悲…… 性侵案发生后,他卸下伪善,渐露本性;自己不但要理解他的出轨,还被拉出来笑着为他挡枪。 他的背叛,他的冷漠,他的自私,教会姜黎在绝对的资本面前,情感、尊严、道德都可以为利益让路。 毕竟,自己只是他商战权谋中的一枚有价值的棋子; 那他,为什么不能是她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