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霸恋:宠妻无下限 小青菜 著
88.84万字 | 33221总点击

她被全家嫌弃,却有个宠妻狂魔的老公,他是藏在幕后的首席设计师,更是大集团创始人。
韩熙恩满脸愁容,“有人欺负我。”
孟致志睿智霸道,“谁敢欺负我老婆,我给你扫平一切。”
从此宠妻模式开启,花样百出。...

最新章节
第四百二十章 宠爱(大结局)
日子一天天过去,熙恩怀孕将近三个月了,这三个月她的妊娠反应倒不是很强烈,就是常常会累,可她又不想天天躺在屋里发霉,每次她都会搬个特别轻的摇椅,挑庭院里最高的榕树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纯禽总裁:夜宠娇妻火辣辣 粒粒图 | 完本

    亲眼目睹渣男老公在办公室里偷吃的她,去夜总会买醉,却和“牛郎”发生了一夜情。 本以为这是一场你情我愿的契约关系,却没想到,牛郎变总裁,解救她于危难之中!从前低三下四的她开始一步步强大,让渣男老公后悔莫及,让小三跪地求饶!

  • 鬼君甜宠:大人,请轻吻 风青青 | 连载中

    甄家幼女,自幼跟随奶奶一起长大。对鬼魅有所了解。大学学的殡葬专业,在殡仪馆实习,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玄阴之体,被姬离尘看上逼迫为其生孩子。

  • 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 水月阁 | 完本

    人前,她是风光无限的影视歌三栖红星; 人后,她是他宠上天的老婆——隐婚的; 无限荣耀宠爱的背后,藏着辛秘的过往,如履薄冰的婚姻直到某日传闻暴走后破裂; 传闻京都太子爷有一个神秘情人,传闻他宠她上天,爱她入骨,最后却惨遭她的背叛; 一时间,她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得而诛之的破落户; 她笑得妖娆,指着报纸问一旁的男人,“我这一出戏演的可好?太子爷可满意?” 男人一把扯过报纸,撕得稀烂,“胡闹够了?” 她笑,“好戏才刚开始……” 一纸离婚协议,她从他的世界里消失无踪; 再度相遇,他将她堵在了洗手间,笑得狠,“怎么,舍得回来了?” “离了婚,我们还能做朋友,何必咄咄逼人?” “我没签字,这辈子你都是我老婆!”

  • 一生恋伊人 紫衫 | 连载中

    走投无路之下,她被迫和陌生男人签下秘密契约。说好不谈感情,他怎么一次次违约?  “莫先生,夜深了。”潜台词,你该回去了。  “好,那我们洗洗睡吧。”   咦,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啊!

  • 靳少宠妻无度 朵言 | 完本

    怀胎八月,抵不过男小三的一句话。苏念心灰意冷的时候,却遇到了靳彦钊。她活了二十多年,才知道,原来被爱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 缠情私宠:宝贝,别撩火 七彩棒棒糖 | 完本

    她中了他的圈套,在一起却不得相爱,互相折磨怎到白头,所谓爱情不过是一场玩笑…… 失去了才知道追悔莫及,“你是我的妻子,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陆泽栖。

  • 宠妻如命:总裁吻上瘾 东厂厂花 | 完本

    她以为婚姻只是一纸协议,她以为好的妻子就是贤良淑德,由着丈夫胡来……

  •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 清河 | 连载中

    阮柔没尊严地爱了顾霆宴五年,求而无果。 一朝幡然悔悟,决定重拾自尊,离开顾家。 顾霆宴毫不放心上,大放厥词:“让她走,我到时候要她跪着回来求我。”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 阮柔不仅没回来求他,更连个人影儿都找不着。 众人看着离开顾少后在酒会上大放溢彩的阮柔惊掉了下巴。 阮柔不以为然,转身却撞上一直站在身后的顾霆宴。 酒光迷醉,高大的男人将撞进怀里的女人牢牢扣住:“闹够了?” 阮柔从容地离开他的怀里,没了爱意的眼神,满是客气:“阮先生,搞清楚,我们分手很久了。”

  • 偏执总裁的白月光我不当了 姜小茶 | 连载中

    【萌宝+无敌甜宠】 五年前,她被继母继妹设计,莫名有了身孕。 五年后,她的二宝生了病,急需脐带血救命。 为此,她必须找出五年前的那个男人,争取再生一个宝宝。 结果却有三个男人主动找上门,声称是她几个孩子的父亲。 宋小小看着三个性格迥异的大帅哥,彻底懵逼了。 神啊,谁来告诉她,五年前的那天晚上,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我当阴阳先生那些年 官昊英 | 连载中

    世界上一直都有各种各样的灵异事件,我接下来要说的,便是真实发生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火城L市,一个叫林家坎的村子发生的诡异事件。

  • 我!最强阴阳先生 官昊英 | 连载中

    我得到祖父留下的五术命数,踏进一个充满鬼怪的世界。原来这个世界到处都是鬼,我被迫在校园内外收女鬼、斗降头师。 与魔教圣女的恋情,同僵尸王的隔世纠葛。神秘的东仓雪山,传说中的昆仑……一切精彩诡异恐惧悬灵,皆在阴阳先生。

  • 老弟,赶尸呢? 冬未雪 | 连载中

    我叫吴七冷,是赶尸世家最后一个继承人。 二十岁之前,我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活着,对自己的家族往事一无所知。 直到,发生了那件恐怖的事…… 此后,我的人生被彻底改写,再也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