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总裁的契约甜妻 听风 著
85.43万字 | 66314总点击

“你给我站住!”顾初夏看着眼前如狼似虎的某人,“你别忘了,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那就坐实夫妻之实。”某男邪魅一笑,将顾初夏拦腰抱起,吃干抹净。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豪门隐婚:叶少,你老婆又跑了 酥酥核桃 | 完本

    魏晴语,曾经的高考状元,天之骄女,如今被人踩在脚底肆意踩踏。 一纸婚约,她居然成了叶太太。那可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可她偏生觉得娶她的男人估计脑门被夹了不止一次。 五年的监狱生活,杀人犯标签如同烙印一般贴在她脸上,无数白眼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世人都知叶总帅气多金,只手便可搅动风云,娶她一个贫穷杀人犯少女? 是他傻? 还是她太天真,真的会去相信这样一场盛世婚姻? 当真相揭开时,枕边人已非枕边人!

  • 小甜妻养成记 碰瓷而 | 完本

    苏亦枫,这座城市的传奇,多少人闻风丧胆的黑手党大佬,却捡到一个脏兮兮的六岁女娃,给了姓名,给了她疼爱和享不尽的富贵。成人之后的她不屑做什么名媛淑女,她要做苏亦枫独一无二的女人! 这天,趁着他醉酒,她把己送到他床上……他第一次因为女人而变得如此冲动……

  • 婚外欢宠:前妻太撩人 喏喏兔 | 完本

    【疑似初见】 她跪在他面前:“我陪你睡满100万美金做手术费,求你救我父亲!” “怎么样才算睡够?” “睡到你腻了为止!” 【后来】 “米雨桐,我打算合法地睡你,我们结婚吧!” “只是一场交易,何必……” “我只是想在腻了的时候,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被我睡过!” …… 这是一个睡和继续睡,要和谁一起睡一辈子的故事,大宠文,女主不白兔负责谈恋爱,男主不白痴负责高富帅兼包揽处理所有对女主的伤害,欢迎入坑!

  • 总裁的帝国萌妻 清颜 | 完本

    她甜美可爱,是软软糯糯的小兔子,他霸道乖张,是手握帝国经济的王,当命中注定的那一眼相遇,他就沦陷在她单纯的眼眸中。 把她视作自己的掌中珠心尖宝,把世间最好的一切放在她面前,一代冷漠总裁终于把这只软糯的宝贝带回家中成为只属于自己的珍宝。

  • 爹地勾上门:单身妈咪哪里跑 花稚 | 连载中

    天将神蛋,防火防狼防歹徒?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颗蛋不仅会说话还喊她妈妈?自此,多变帅哥竟然对她温柔无比?冰冷学长竟然主动接近?层层迷雾背后,真相只有一个——她叉腰怒吼:“放开那颗蛋,冲我来!”

  • 大佬每天都在换马甲 侧柒 | 完本

    七岁的林初应父不疼,母不爱,就连下人都敢给她脸色看。十八岁的她,重新归来,被接回家低调生活。 帝京金光闪闪的太子爷顾渝:“这是我老婆,胆子小,脸皮薄,你们别烦他。” 某天,小弟们看着小嫂子一拳一个,突然想顾爷的那句,你们别烦她…… 执行任务时,林初应看着桌子上一排她的马甲证据。 林初应:“我觉得我可以解释。” 众人:“我不听,我不听。” 林初应:……

  • 凉婚 三三得八 | 完本

    结婚五年,向卉一直以为老公是个顾家的老实好男人,直到她意外撞见老公和年轻女人亲热。 愤怒的她绝不坐以待毙,可万万没想到,随着她对老公婚外情的深挖,一桩又一桩可怕的事情接踵而至……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别在地狱里找男人】

  • 爱情有天意 欧阳蜻蜓 | 连载中

  • 他的深情无处可逃 大浪淘沙 | 连载中

    【俞惜 骁锋擎,偏执 甜宠 豪门总裁 大叔 1v1双洁 宠妻】 大冰山总裁骁锋擎领了个小丫头回家。 小心翼翼呵护了六年,结果小丫头长大却要给别人当媳妇。 骁锋擎慌了,不装禁欲直接摊牌: “俞惜,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小丫头被他箍在怀里瑟瑟发抖,“可……可我一直把你当哥哥啊……” “那又怎样!” 说完,向人慢慢逼近,稳准狠的咬向了她的唇! “俞惜,你永远也逃不掉的……”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闪婚大叔是千亿总裁 胡哼唧 | 完本

    跟帅大叔相亲当天,他就拉着我去领证。   我怀疑他想骗我当同妻,但他又帅做饭又好吃,我没忍住答应了。   一个月后,我突然发现,他跟电视上的千亿总裁长得一模一样?

  • 我一个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我都被割了,能有什么坏心思,何方穿越到皇宫,无意间撞见贵妃的秘密,被发现后被押送净事房,做了公主的贴身太监,从此文采风流,武功卓越,走上巅峰,直到有一天贵妃意外发现了他的秘密。

  • 提线恶女:白毛总裁套路深 郗妖浮生 | 连载中

    有人说,姜黎是人生大赢家,是财富和爱情双丰收的女人; 姜黎听后只觉得好笑,笑外人的无知,也笑自己的可悲…… 性侵案发生后,他卸下伪善,渐露本性;自己不但要理解他的出轨,还被拉出来笑着为他挡枪。 他的背叛,他的冷漠,他的自私,教会姜黎在绝对的资本面前,情感、尊严、道德都可以为利益让路。 毕竟,自己只是他商战权谋中的一枚有价值的棋子; 那他,为什么不能是她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