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有度:总裁大人矜持点 妻奴 著
68.65万字 | 35987总点击

“给我滚!”
他心心念念赶她走,她明知无果,还是一如既往。
等到最后,她要走了,他却死皮赖脸地说什么白头。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那我就再混蛋给你看看……”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帝国第一宠,高冷男神太腹黑 瑟瑟的 | 完本

    “很难受么?”他邪魅的看着她潮红的脸蛋,感受着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笑得极其邪恶。点点头,她发不出任何声音,眼前的男人是她的老公,但是却比毒蛇更让她害怕,她不知道他刚刚给她喝的是什么东西,她死死的盯着...

  • 二婚娇妻甜如蜜 君澜心 | 连载中

    一年前,一场车祸让尹希诺成为少妇,并且守活寡一年。 一年后,她被爆婚内出轨并且怀孕。 洛寒亦此生最后悔的事:再见尹希诺,她已成为别人的妻子。 于是——他处处撒网,步步靠近。 只为,她能成为他的女人,他的妻子。 对此,尹希诺一再拒绝; “洛先生,我可是有丈夫的人。” “洛寒亦,我怀着孕,你还要我?” 直到无法拒绝; “洛寒亦,我生的孩子你必须当作亲生子,对他/她好,疼他/她,爱他/她。” 他笑,“爱屋及乌!” 孩子是他的,他怎么可能不疼不爱呢?

  • 冷酷总裁的玩物娇妻 茶色 | 完本

    奚尘觉得没有比自己更悲催的了,卖杜蕾斯送货差点被客人给强了,好不容易脱离虎口又入了狼爪,送救命恩人一盒杜蕾斯,没想到事后又被人要求售后服务....

  • 盛世婚宠:心尖宝贝,休想逃! 愤怒的莲藕 | 连载中

    撞破未婚夫与亲妹妹的私情,她选择了优雅转身,投入另一个更为优秀卓绝的男人怀里…… 未婚夫却厚颜无耻,不肯放手,与人联手陷害于她,而这个口口声声说她是他的心尖宝贝的男人,却不相信她,被伤的体无完肤的她,带着一身伤痕与仇恨,远走异国。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四年后,她脱胎换骨,华丽逆袭,所有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特别……是他!

  • 恶魔总裁宠上天 唐幺幺 | 完本

    所有人都知道,唐大总裁对她的宠爱,简直到了骨子里。六年前就不惜使用卑劣的手段把她霸占,六年后,更是纠纠纠缠缠缠,没完没了。“小妻,别闹了。再闹下去,受累的可就是你喽。”呜呜,你们都被骗了!他这哪里是宠她,明明就是让她生不如死啊啊啊啊!

  • 良药 关刀乔女 | 连载中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我丢了那把刀,哭到不能自抑,“你不许死,我求你……”

  • 宠婚至上:祁先生,请自重 | 连载中

    曾被全网黑的当红小花旦沈绾沁自杀后,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傻白甜身上,一醒来发现自己被夺了清白,更要命的是,那个衣冠禽兽居然还让她负责! 负责你个头! 沈绾沁不仅每天要对付那些白莲花,晚上还要防祁景深这条狼! 某日,沈绾沁刚从一个饭局回来就被祁景深压在洗手台上,吻的热火朝天。“陪我睡,这整栋房都是你的。” 沈绾沁小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道:“你以前不是不稀罕我吗?” “那是我瞎。”

  • 大叔可真狡猾呀 艾鹿薇 | 完本

    刚拿驾照第一天上路,我就蹭了一辆保时捷。 对方是个三十来岁的英俊男人,故事由此开始……

  • 名门禁宠:总裁的失心小娇妻 必爱 | 完本

    贵族小天才重生为乡村少女童希,被渣父母卖去冲喜,- -夜荒唐 后被送出墨家遇到高冷总裁。 高冷总裁墨尘:“奶奶胡闹,我不需要女人冲喜。 后来墨尘摸着脸,嗯,真香,奶奶真有眼光。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她来自地狱 茶茶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 她来自地狱 星辰 | 连载中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 柠檬妹妹三岁半 lemon酱 | 连载中

    简介:柠檬本是一颗柠檬精,被送到人间历劫找爹,变成终极大BOSS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但三岁半的奶娃除了哭就是吃,系统每秒都在崩溃; 为了完成任务,系统让柠檬抱紧大佬爸爸的大腿,却不想小奶娃抱!错!人!了! 系统:夭寿啦!毁灭吧! 啃着棒棒糖的柠檬无辜歪头:“到底谁才是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