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少女:先生,续命吗? 陆莺歌 著
68万字 | 57341总点击

我叫林晓晓,我是一名续命师,人送绰号“捞金手”。数年前,我失忆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我常年做一个梦,梦里的男人告诉我,一旦恢复记忆的那一刻,我便背负着一个诅咒……只有当我想起所有的事情,才知道诅咒的内容。
顾一然,神秘E组织的创始人,手下贤能异世遍布全球,涉及各种我意想不到的行业,入梦师、易容师、占卜师......统统归他管!直到有一天,我见到了这个只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男人,最重要是他的声音与梦里的男人一模一样,难道...他就是我要找的人吗?不管了,先去搭个讪再说!
我一步步朝着他走了过去,眉眼带笑地问了句:“顾先生,续命吗?”

最新章节
第548章 大结局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顾一恒所为,包括我常年做的那个梦,也都是出自顾一恒之手。   后来我才知道顾一恒就是入梦师,所以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我的鬼丈夫 商洛 | 完本

    去游乐园的鬼屋玩,真带了一只鬼回来,还被他给冥婚了?偶买噶,夜夜“鬼压身”是一种什么体验?我的鬼丈夫很帅很强大,脸却惨白惨白,又是一种什么体验?怀了鬼的孩子,又要怎么办?

  • 画魂女鬼师 阴九 | 完本

    这是一个鬼胎九儿和一个冷漠天师的故事,也是一个鬼胎九儿和一个天之骄子的故事,一个冷漠如他,一个温柔如他,但是冷漠柔情,温柔冷血,阴谋丛生的世界,她叫九儿,一个不平凡的鬼胎。

  • 鬼夫缠身:天黑放肆爱 鲸鱼 | 完本

    因为要生祭鬼王,我被村子里的人钉在了棺材里,可鬼王没等来,却先被一只男鬼强上了,更可怕的是,之后我竟遭遇了各种诡异的事情,而生活也自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重重迷雾背后,真相到底是什么? 夜半钟声,是鬼在敲吗?

  • 是是是丧尸 未俗年 | 连载中

    丧尸末日世风日下,我一个可怜弱小且无助的妹子能厉害到哪里去?S技能?不不不,我没有别瞎说。

  • 扶乩 赵眠眠 | 完本

    一场‘偶然’的扶乩问卜,却牵扯出一连串凶杀命案, 监考官、赶考儒生接连被害,恶鬼索命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真相? 当一切尘埃落定后,就真的结束了吗? 不,这是一场没有终止的杀戮……

  • 不小心把老板咒死了怎么办 闪现亲猫 | 完本

    如果有机会对老板为所欲为且不需要承担任何后果,你会怎么做? 揍老板一顿,炒他鱿鱼,蹂躏他,让他跪下求饶喊爸爸! 这些苏念都想过,但她怂,从未敢付诸行动。 直到4月1日这天,她一怒之下诅咒老板去死…… 时间的尽头成了伊始,老板在“死去”、“活来”之间反复横跳。 苏念再看这个问题的时候。 把前面的都划掉,默默在后面加了句“强x他”!

  • 青阳案 李慕扬 | 完本

    本是粮食大丰收的青阳,百姓却连连叫惨,食不果腹,异动不断,却久查无果,圣旨再下,李昶于洋难逃劳碌宿命,再次踏上征程……

  • 弃尸案 李慕扬 | 完本

    京城后河惊现已死多日的无名女尸,李昶于洋闻讯而来,几经调查,竟是妓馆燕来楼的老鸨,因秘密惨遭灭口,而秘密背后隐藏的却是更大的阴谋……

  • 连环杀人案 李慕扬 | 完本

    京城内富商一家惨死,一桩巨大阴谋被牵扯而出。在这场阴谋的风暴里,李昶于洋又将如何发现真相。 怪异各迥的死法,看似巧合的替死鬼,却是惨案的最大赢家……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团宠绿茶她超能打 白云卿卿 | 连载中

    穿越成不受宠的天才大小姐怎么破? 白莲花妹妹要害自己? 渣男竟对自己有非分之想? 渣爹更是离谱,要给亲生女儿上十大酷刑! 这是什么狼心狗肺的一家! 楚安然怒了! 玩什么宅斗,老娘要武斗! 区区一宅之间,岂能困住她异世特工。 只是这个美人兄弟是怎么回事? 她虐渣虐得爽爽的,他递刀片是什么意思?...

  • 强势偏爱:大叔宠我上瘾 大浪淘沙 | 连载中

    【偏执+甜宠+豪门总裁+大叔+1v1双洁+宠妻】 大冰山总裁骁锋擎爱上了整小自己一轮的小丫头。 小心翼翼守护了六年,结果小丫头转头却要给别人当媳妇。 骁锋擎慌了,不装禁欲直接摊牌: “俞惜,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小丫头被他箍在怀里瑟瑟发抖,“可……可我们不合适啊……” “那又怎样!” 说完,向人慢慢逼近,稳准狠的咬向了她的唇! “俞惜,你永远也逃不掉的……”

  • 一夜情深:顾少放肆宠 小红帽 | 连载中

    【甜宠+萌宝+宠妻+虐渣爽+贼撩+双洁1V1】 喝大了以后,她一不小心进错了房间,竟然惹上了一个喂不饱的撒旦,吓得她赶紧打车溜了。 但这个男人,怎么总会出现在她的身边,每次都给她撩的脸红心跳。 他说,碰了他就要对他负责,他每分每秒都对她着了魔。 参加宴会时,她捂着嘴冲向洗手间,回来后对他又踢又打。 男人却满意的勾起了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