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她和初恋跑了 雨婕 著
61.42万字 | 50417总点击

“陆庭轩,你这个混蛋!”宿醉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酒店床上,身边丢着男人的衣服。
“哦?”男人坏笑着走过来,慢慢靠近道:“我可以给你加薪啊。”
初衷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小助理,没想到自己却被她炸毛的样子给吸引了。
本来自信能占有她的一切,却从她的目光里,看见了犹豫。
苏小姐,请将初恋从你脑中抹去!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步步婚宠:宝贝别想逃 红太阳 | 完本

    满怀欣喜的走到心上人约定好的酒店,却没想到走进别人的圈套。 一夜错情,一纸错婚,说好的心上人不见了,换来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他说:“我们生个孩子吧,我要让你和孩子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当她挺着大肚子,去小三的门上找他,得到的只是他的冷漠绝情的回应,“你,不配给我生孩子,现在,立刻,马上滚。” 原来,幸福来得越快,失去的也就越快。

  • 一夜成痴:恶魔总裁难自控 钱多多 | 连载中

    带着妹妹相依为命,为了生活在夜店坐台,母亲时不时的来家里洗劫一空,直到遇到他,同样是邪恶的灵魂...却被他夺走保存了二十年的初夜。

  • 总裁一往情深! 大浪淘沙 | 完本

    18岁的俞惜并非骁家人。不,准确来说,她算是半个骁家人。因为,她是骁家收的童养媳。

  • 缠情私宠:宝贝,别撩火 七彩棒棒糖 | 完本

    她中了他的圈套,在一起却不得相爱,互相折磨怎到白头,所谓爱情不过是一场玩笑…… 失去了才知道追悔莫及,“你是我的妻子,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陆泽栖。

  • 萌妻归来:冷酷总裁请温柔 阿风 | 完本

    那天早上,许惟希浑身酸痛的醒来,面对的却是傅宁宇凶狠的面孔:“把避孕药吃了!” “我不吃!” “女人,这可由不得你!”

  • 绝色凶器 艳墨 | 连载中

    藏于九座隐墓中的遗失历史造就陌生朝代。群雄割据中,手握北斗剑的他,被道家视为伏尸千里的煞神,却想缔造一个太平盛世。

  • 首席的心尖宠:男神们太爱我了怎么办 欧阳蜻蜓 | 连载中

    美如夜雾的少年突然闯入她的世界,从此,命运的轨迹发生了转变。 秦轩逸说:“如果可以,我想成为你的家人。” 杜铭辰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受欢迎?”因为嫉妒,选择背叛他们的感情。 洛桀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背景神秘的季廷枫为了得到她不择手段…… 曾经幸福的家庭转瞬间分崩离析,父亲对家庭的背叛、间接害死她母亲的弟弟竟然毫无血缘关系、深爱的人间接导致自己家破人亡…… 六年之后,彼此在意的人注定会重逢。那时: 易暄说:“不要再离开我了。” Season说:“我愿意等待,却害怕到生命终止的那一天,仍无法再见到她。” 妖冶如他,神秘如他,一首Miracle season又饱含怎样的情愫? 时光荏苒,当错过的人再度重逢,面对深情的他,初恋的他,冷峻但一直守护在身边的他,伤害过自己却愿意用一切去弥补的他,谁会是她的此生归宿? 命运对她是亏欠的,但依然有人爱着她,以生命,以死亡,以祝愿,以Saeson之名!最终成全了她的幸福。

  • 总裁爹地天天求复合 爱吃桃子 | 完本

    夜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去世后,夜总就从良了。 他冷落白月光,认真带儿子,弥补自己犯下的滔天大错。 直到有一天,见到了为他治疗失眠的医生。 “夜总,虽然我长得跟你夫人有点像,但我真不是你夫人!” “你就是那之前抛弃妈咪的粑粑?扁他!” “你是粑粑?可妈咪说粑粑坟头草早就三尺高了啊!” “妈咪,你去法院起诉他!我不想跟老男人生活!” 当晚,夜总忍不住闯进医生的卧室,红着眼哭诉: “云菲菲!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好继承我的亿万家产!” “……咦?竟然被发现啦!”

  • 替嫁后,发现老公是前男友 风和你 | 连载中

    【双向暗恋+萌宝+追妻火葬场+替嫁】 一场意外,云霓和傅家最高掌权人傅禹有了露水情缘,互定终生。 再见面,却是以替妹妹出嫁的身份,嫁给了植物人傅禹。 她精心照顾了他三年,终于等到傅禹醒来,他却不认识她,淡淡开口,“离婚吧,我给你一个亿。” 云霓拿钱就跑,“以后有你后悔的,死渣男!” 后来,她听说,傅禹满世界找她。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我一个医神给女明星看病很合理吧? 水云泽 | 连载中

    他的医术可妙手回春,他的武力可惩恶除霸,他是一个小小实习生,这天大明星林志蕾受伤住院,主任专家都束手无策,是时候出手了……

  • 我一个医神给女明星看病很合理吧? 水云泽 | 连载中

    他的医术可妙手回春,他的武力可惩恶除霸,他是一个小小实习生,这天大明星林志蕾受伤住院,主任专家都束手无策,是时候出手了……

  • 分手后,我和前男友死对头在一起了 随随 | 连载中

    【一见钟情、蓄谋已久】所有人都以为季厌和盛湾湾不过逢场作戏,俊男靓女,看着登对,仅此而已。 盛湾湾自己也这么以为。 可是后来,季厌一个天之骄子,当众向她虔诚地表白。 他说,“我有一个心爱的人,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