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悍娇妻,总裁限量宠 易易 著
64.44万字 | 61334总点击

三年前戚嫣然被未婚夫陷害送到生死岗,借机杀死她。三年后,戚嫣然浴火重生,带着滔天愤怒,华丽而归。这一次,她一定要为惨死的父母报仇,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刚回国就碰到了慕寒琛,帮戚嫣然解了围,却在一次暗算中,失身于他。明明只是合作的关系,他却管得越来越宽了,最后连她的心都紧紧地牵连在一起。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步步婚宠:宝贝别想逃 红太阳 | 完本

    满怀欣喜的走到心上人约定好的酒店,却没想到走进别人的圈套。 一夜错情,一纸错婚,说好的心上人不见了,换来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他说:“我们生个孩子吧,我要让你和孩子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当她挺着大肚子,去小三的门上找他,得到的只是他的冷漠绝情的回应,“你,不配给我生孩子,现在,立刻,马上滚。” 原来,幸福来得越快,失去的也就越快。

  • 名门私宠:薄情总裁消停点 梧桐树影 | 完本

    情敌太多,有她,也有他。 他说:“你不过是一枚棋子!” 她说:“那就离婚吧!钱给你,买点补品,总是肾亏又怎么能为更多女士服务呢?你说是不是?” 男人陡然阴沉了一张俊脸,目光冷冽的望着她欲走的身影,沉声道:“站住!” 她顿住脚步,缓缓转身,微笑着,“还有事?” 他嘴角一撇,深邃的眼眸一凛,迈开步子走到她面前,未曾开口就弯下腰去,因为她倏地抬起了脚狠狠的踢中了他! “梁大哥,这年头,流行蛋疼!送你一脚!”她在众人的倒抽气声中再度转身。 大总裁身体佝偻着,缓缓蹲下,眼神里面闪过毁灭一切的风暴………

  • 亿万缠情:腹黑总裁不给力 金元子 | 连载中

    为了救母,她嫁给了娱乐圈最有影响的男人。 结婚第一天,她差点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为了给她长长记性,每天不停的奋斗,让她再也没有那个胆量‘红杏出墙’。 当众人向皮佳盈讨教训夫秘籍时。 只见她含泪答‘日夜操劳,细腰折了’。 当小白兔遇到大灰狼会发生什么样的有趣事情呢,欢迎大家入坑阅读。

  • 狼性总裁狠狠爱 海鱼王 | 完本

    顾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怀孕 她想生下宝宝,即使她知道苏钦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 她愿意一个人抚养,成全他和他情人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了她的孩子!为什么! 五年后,她成为高深总裁,站在这对渣男小三面前,势必报我失子之仇

  • 靳少宠妻无度 朵言 | 完本

    怀胎八月,抵不过男小三的一句话。苏念心灰意冷的时候,却遇到了靳彦钊。她活了二十多年,才知道,原来被爱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 亿万闪婚:总裁太腹黑 秦雎 | 完本

    魏流云被人陷害,与傅凉柏发生了一夜情。大闹婚礼之后,众人都以为她要被整……可谁知,她却被傅凉柏绑架强行闪婚……

  • 傅爷,夫人又被求婚了 喵五 | 完本

    靳月是被卖给傅卿的。 她知道他心底藏着白月光。 婚姻三年,她扮演着温良恭顺大方得体的傅太太,任凭他在外面酣歌醉舞朝朝暮暮,从不过问。 结婚他防,“别对我存不该有的妄想,我不爱你。” 离婚她守,“你是我不敢有的妄想,咱不合适。” 此后,云城突起传闻,靳月给傅卿下了降头,为她守身如玉,面子不要是非不分,是祸水。 靳月看着某人冷笑,“分明是我这红颜被你这祸水残害,他们瞎了吗?” 某人低笑,“乖,你的祸水要泛滥了,快拯救下苍生。”

  • 她来自地狱 茶茶 | 完本

    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 “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林晚青淡淡一笑。

  • 穿过我的心爱上你 春风十里 | 连载中

    刘芒在和傻白甜袁茜谈恋爱,却一直想着怎么分手,而袁茜却想着结婚。在经历了怀孕,流产,买房,车祸等事情后,他们的感情该何去何从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风流小村医 支支吾吾 | 连载中

    有个市长叔叔的大学生李峰,毕业后本以为会给他个镇长当当,没想到却把一个最穷的山村分给了他。满怀怨气的他来了后才慢慢发现,这个山村竟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

  • 万古大帝 混沌之子 | 连载中

    混沌之子,九界乱始,开天辟地,九界独尊!? 如意宝袋天下装,九天神笔大道扬;镇魂碑里明混沌,轮回指环生死藏;宝冶神鼎炼万物,神砚乾坤此一方;混沌之子临九界,九界独尊一界皇。 叶博远,一个生在神洲天龙朝清泉镇穷书生家的子弟,一个偶然的际遇,得到了修炼的法门,从此了开始了修炼,走上追求天道的路……从此奇缘、奇遇、奇人、奇事不断;艳遇、艳情、奇情、真情相连;生、死、险、恶不绝……最终九界独尊。

  • 我嫁给了我爹宿敌的儿子 绮城 | 完本

    "我嫁给了我爹宿敌的儿子。 在我还没上花轿之前,我爹哭的稀里哗啦的。 众人以为是我爹舍不得我,纷纷安慰。 只有我知道,我爹是喜极而泣,终于有能祸害他死对头的法子了。 后来我扶着腰连夜逃回了家,抱着我爹的腿死活不肯回去。 「爹,不行我玩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