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豪门:缘深情长 溪午闻钟 著
126.61万字 | 45681总点击

夏莜溪为了帮父亲还赌债,被迫做了上管家的代孕,从踏进上官家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再也走不出去了,上了上官逸的床,夏莜溪付出的不光是身体,还有她的一生…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逃婚俏妈咪 夜弦 | 完本

    "喂,喂,你是我上司,这么做,算什么?"   她和初恋重逢,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一百万,只要让她做一件事……   哼!想的美!看她祭出杀手锏,看看到底谁笑到最后!   宝宝好奇:"妈妈,这个叔叔怎么天天来我们家?他很穷吗,没有家吗?"   富可敌国的大总裁,泪:"别叫叔叔,叫爸爸!"

  • 绯色公主 猫宁 | 连载中

    被做人情妇的小姑养大的我,觉得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生活。   可从某一天起我发现,生活只有更糟,没有最糟。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会发生什么。      其实,就算被迫在风月场所讨生活,也可以活出自己的尊严。   只要你还可以爱别人,只要有人还愿意爱你。      我叫林幼音,是个漂亮的陪酒公主。   用难听一点的话说,我是旁人眼中下贱的陪酒小姐。      而这,是属于我的故事……

  • 前妻太鲜吻不够 芳草甜甜圈 | 完本

    在一间坐满了全球著名记者的大厅内,“秦副总,我想知道,昨天您老公与某知名模特身现酒店一事,您是怎么看的?” “怎么看?当然是用眼睛看”她回答的云淡风轻。 转身,却泪眼婆娑。 当他当着自己的面扯掉嫩模身上最后一层薄纱的时候,她再没了坚持的力气,“离婚吧,带着你婊妹滚出我的世界!” 他就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嗔笑不止,脸上的悲伤一闪而过,“秦知暖离婚可以,从我身上踏过去!”

  • 萌系爱妻太难训 雨落寻晴 | 完本

    第一面,她喝醉被朋友捉弄,与男公关大跳热舞,放浪形骸,被他嗤之以鼻。 第二面,她伪装纯情小白兔,与他分坐圆桌两侧,家族联姻,成他身畔的妻。 第三面,他冷酷将离婚协议拍在她面前:“签字,三百万赔偿,你没有选择的机会。” 她流着眼泪签下,转眼,却笑得比谁都灿烂! 高冷总裁有种不祥的预感:究竟,是谁被休了? 在他面前,她表里不一,娇蛮放纵,恬不知耻…… 撕开虚伪假面,她华丽转身,光芒万丈,叫他欲罢不能。 当高冷总裁幡然懊悔,想重拾旧爱,漫漫追妻路,才刚刚开始。

  • 背你走过山川河流 川流 | 连载中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为了他,她亲手葬送了自己前半生。 当她从轮椅上站起来那一刻,美得多么惊人。 沈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蒋纪年。 她逃了,他又追。 “蒋纪年,我们断了!” “不,儿子不允许。” “……” “蒋纪年,我们真的断了。” “不,女儿也不允许。” “……” “蒋纪年!” “还想生个龙凤胎?” “……” 他有多傲娇,不堪一击好不好?

  • 捡了个霸总老公粉 鱼里里 | 连载中

    当影后重生为刚踏入社会的小姑娘,面对凤凰男前男友 影后:滚! 面对前男友势利的妈妈和姐姐 影后:滚滚滚!! 面对家里的吸血鬼亲戚们 影后:滚滚滚滚滚!!! 面对厚着脸皮追求她的慕先生 影后:滚…… 慕先生:嘤嘤嘤,媳妇让我滚,不开心 影后:滚到我身边来

  • 疯了,契约老公天天缠我 九月七 | 完本

    她医院贴心探望,却撞见男朋友和妹妹上演激情大戏。 “有没有兴趣,请你结个婚?” 转角撞见的残疾男对她发出结婚邀请。 她退无可退,左右为难,残疾男再次开口。 “嫁给我,不仅可以呼风唤雨,还能想虐谁虐谁……” 这……要不考虑一下?

  • 爱情有天意 欧阳蜻蜓 | 连载中

  • 听说爱情回来过 笑语 | 完本

    如果爱是穿肠毒药,我愿意为你毒发身亡……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逸少今天又作死了吗 南隐浪 | 完本

    "在那一刻到来之前,他真的能下定决心去做吗?真的可以做到抛弃所有的顾虑,为他戴上手铐? 一个是受尽娇宠的黑道阔少,另一个是舍命护主的贴身保镖;两个身分悬殊的江湖奇男子,被残酷的命运捉弄,跌进了悖伦的陷阱里…… 少爷勃发的爱意,却一点也抹..."

  • 认错人后我和奇怪路人恋爱了 南隐浪 | 完本

    "叶理的车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抛锚了。 没想到竟在这个夜里,遇到常人难以想像的异事!? “秦秦,你回来了……” 这个名为暗孜的男人必定是将他误认为其他人了。 他是叶理,一个双亲俱在,拥有未婚妻的普通男人。 只是,和自..."

  • 干镖局我是认真的 南隐浪 | 完本

    "在江湖上,若是要提起镖局,自然是不能少讲了长安的狂风镖局。 这个镖局最有名的就是他们的标准……只要有钱,什么都保! 尽管如此,这回以贪财为人生目标的总镖头尹偌星答应下来要“保”的,竟是一个人小鬼大的小女孩!?这还不打紧,要护送小女孩到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