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自控:总裁请自重 安歌 著
69.3万字 | 7660总点击

婚姻的世界里,三个人太拥挤。杨飞雪决定全身而退,还契约丈夫慕容风以自由。更何况,身边从来就不缺倾慕她的男人。……当她潇潇洒洒和新任未婚夫手挽手出现在订婚宴会上时,某人瞪着眼、咬着唇、握着拳头,死乞白赖地登门了。“杨飞雪,你只能是我的!”当着满屋子的人的面,他竟然玩起了“壁咚……”...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惹火娇妻:琛少,极致宠 小幸运 | 连载中

    重生之前,她是作天作地作空气的小公主,在姐姐的算计下,含恨而终。 重生之后,她是被陆逸琛压在身下的小娇妻,日日夜夜每分每秒实力宠妻。 她虐渣,他善后。 她买钻,他砸钱。 她演戏,他投资。 直到她的成人礼晚上—— “宝贝儿,该履行义务了!”

  • 穿书后恶毒女配从良了 三斤 | 完本

    她穿书而来变成了第一恶毒女配赵情深,生来就是为了衬托女主的圣洁高雅。后来,一怒之下,赵情深不干了,你们爱谁谁,老子要为自己而活! 原女主对女配说:“我们以后和平相处吧!” 女配:……“老子有钱有势,就偏要和你对着干!” 女配对男配说:“以后跟着我一起为非作歹吧!”

  • 总裁大人霸宠妻 薄荷cat | 完本

    暗恒风,一个所有女人为之痴狂的男人有着倾国倾城的帅气容颜,本以为没有女人能够使她心动,但是却多次偶遇毒舌妇石清远,石清远慢慢的引起的暗恒风的注意,使得这个男人为之坠入爱河,但不曾想这个女人居然有一纸婚约?

  • 名门掠情:兽性总裁轻点吻 小马蹲 | 完本

    一次意外,她被下药了,强行扯过来一个男人各种吃豆腐,事后她大言不惭地说:“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某男一脸黑线,负责?他堂堂帝国总裁被一个小女人强上了不说,对方还要对自己负责?“确实应该负责,不过不是你!”

  • 过妻不候:误惹危情总裁 傲霜 | 连载中

    一夜之间,洛家破产,洛北北从天堂坠入地狱,而罪魁祸首……是她最爱的丈夫傅珉渊! 再相见,竟是在那样难堪的场面……

  • 娇妻在上:宝贝,快关门 陌凉 | 完本

    “你又想怎么样!”程一诺怒瞪着头顶的男人,咬牙切齿。 男人邪魅一笑,风淡云轻:“当禽兽!” “你,无耻!” “不如你亲自试试,看看我的尺度在哪里?” 为了女儿,她不得不靠近那权势滔天的男人,却不想一步一步沦陷,直至无法自拔。

  • 你说爱情不过夜 溪午闻钟 | 完本

    夏莜溪为了帮父亲还赌债,被迫做了上管家的代孕,从踏进上官家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再也走不出去了,上了上官逸的床,夏莜溪付出的不光是身体,还有她的一生…

  • 冷情总裁的契约新妻 芝麻馅汤圆 | 完本

    那一年,他买了她,宣称她是自己的玩物,一日为奴,终生为奴... 嗜血,残暴,一切对她的掠夺,不过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陷阱,他终是要毁掉她的... 而她,忍辱负重心甘情愿的陪伴,到底是为了名,还是为了命,亦或者,为了爱? 不,灯火阑珊处,得知真相的她终是把枪对准了他的胸口,她要他偿还一切...

  • 先婚后爱:总裁别太猛 啾咪 | 连载中

    初相遇时,她简单却自卑,而他,高高在上如帝王。再相聚时,她已经小有名气,而他,成为不世传奇。“苏亦欢,你还想跑哪里去?”“祁骁骥,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和你有半点关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诚实的。”华丽的卧室里,床上纠缠的两个人,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连载中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 偏执总裁的甜妻 薇薇安 | 连载中

    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她,婚内出轨了。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然而,他很快出现在她的家门口。什么,他竟然是她老公的哥哥…… 她心虚的找上他警告:“你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要让你好看!”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他霸道的把她按在墙上,“身体吗?”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