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后有毒 水滴 著
39.54万字 | 3151总点击

她,是在现代是国际特警组织中的NO.1,我行我素,好人,坏人谈到她都诅咒她不得好死。...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惑妃入帐:邪王轻点撩 初心豆子 | 完本

    慕宛筠前世过得是在黑道上舔口的生活,每天都要面对一番腥风血雨。一朝穿越,成为了未婚生子,不忠不节,道德败坏,遭人唾弃的慕大将军府的嫡出小姐。面对庶妹的冷嘲热讽,她在报复之后,毅然决然的带着孩子离开。

  • 致命宠溺:美男王爷,求二胎! 秦九歌 | 完本

    秦子沫参加毕业HAPPY晚会不慎落水华丽的穿了。 再睁眼,她已是平南王府废物郡主。 听说平南王府废物郡主人傻钱多还痴情,为了心爱之人掏心掏钱还掏人。 呸,秦子沫看着镜中,肤白、貌美、身材好的美人儿,就姐这条件“她”是眼瞎了才把渣男当成宝了吧? “那谁,前面那个穿白衣服的,就你了,跟姐成亲去吧。” 秦子沫纤手一指前方如嫡仙临世般的绝色美男。 翌日,坊间疯传。 美如嫡仙般的十二皇子被平南王府废物郡主给抢了。

  • 鬼手神医:将军心间宠 妖果 | 完本

    前世司徒汐机关算尽,为夫君筹的似锦前程,却落得身死的下场! 将死之际她诅咒庶妹和夫君,若有来世,定叫他们万劫不复! 看司徒汐如何完美重生,斗姨娘,斗庶妹,活出锦绣人生!

  • 种田有道:娘子要休夫 叶小倩 | 连载中

    现代白骨精阮茉穿越成名声狼藉、不守妇道的骚浪农妇阮如忆,穿越第一天就被众人群殴。 家徒四壁,公婆欺辱,夫君冷情。 怎么人家穿越都是失宠王妃复仇公主,她却要日日面朝黄土? 思来想去着实不服气,阮茉势要靠自己的能力发家致富,走向人生巅峰,嫁给霸道王爷,甩掉这“脏糠之夫”!

  • 纤纤玉指画君心 亦姎卿卿 | 完本

    一个现代的女厨子一枚,被亲生父亲推下楼,一朝穿越成村姑。人家穿越有金手指,有美男,而她顾云柔,什么都没有,穷得饭都吃不上,有爹没娘就算了,女子为尊男生子又是什么鬼? 家徒四壁,小妹年幼,无人敢嫁她顾云柔,只因她穷,养家的责任全都扛在顾云柔一个人的身上。 无所畏惧,且看顾云柔如何逆袭人生,改变命运。 【本文乃女尊种田文】

  • 相公,我是金手指 扶酥 | 连载中

    苏浅浅承认自己的确对陆湛心猿意马过,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现代苦命的公务员苏浅浅出门买个菜就不幸中招穿越了。 这一穿不要紧,居然穿到了一本书的炮灰身上,此炮灰浪荡不堪,没活过十章就被浸了猪笼在湖底乘凉。 苏浅浅穿过来就在生死存亡之际,她迎风流泪:这剧本也太难了吧! 好不容易逃过一劫,苏浅浅认了命,开始撮合官配求跑路,苦心经营奔小康,谁曾想兜兜转转那个男主怎么越来越不对劲儿了? 等到神经大条的苏浅浅被强行压倒,她才反应过来这趟穿越她不仅失了心还要失身了! 苏浅浅最后一次迎风流泪:这个玩笑真的开大了……

  • 帝王专属:肥婆皇后 红雪提 | 完本

    穿越就穿越吧,为什么穿成一个大胖子!  这肥硕的身材到底是要闹哪样?  好在还有一个皇后的头衔,就算是胖,也不会有人嘲讽了吧?

  • 惊鹊 凤唯心 | 连载中

    她犹如一只惊鹊,沉浮世间繁华心却无处可栖。 他说,我愿为你挡掉所有疼痛,遮去所有风雨,只换你一世长安。

  • 一品农妻:桑田酒娘子 上婉 | 完本

     一朝穿越成农女,廖秋菊做梦都想过上富裕的生活。这日子才刚刚好一些,极品亲戚就如虎似狼地围上来。   想占好处?门都没有。   廖秋菊毫不留情地料理了所谓的亲戚。但她怎么也没料到,表明温文尔雅的江夫子,其实是个无赖。   “某人,你就不能想法子挣钱养活自己吗?”   “你挣的钱太多了,要不我帮你生娃,你养活我如何?”某男戏谑道。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偏执总裁的甜妻 薇薇安 | 连载中

    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她,婚内出轨了。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然而,他很快出现在她的家门口。什么,他竟然是她老公的哥哥…… 她心虚的找上他警告:“你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要让你好看!”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他霸道的把她按在墙上,“身体吗?”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连载中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