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王妃 风月无边 著
69.14万字 | 6463总点击

街头落魄小乞丐魂穿鸿麟大陆,再睁眼已是末离国第一废柴大小姐!嗜血旧恨,化为无情,当她崛起之时,绝妙医术威震天下。只是……为什么他这个堂堂大王却总像块牛皮糖一样黏住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护自己一世!可真将自己的一颗心托付于他之时,却被他绝情的打入末离最底层的惩罚之地——苦渊……这一次,她绝不就此罢手!且看她如何从地狱中强势归来!...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重生之我的太监相公 瑟瑟的 | 完本

    意外失身却得到皇帝赐婚,“我就是嫁给太监也不嫁给王爷!”“我堂堂一代君王的儿子居然比不过一个太监,好,满足你。” 本以为不能人道的相公,居然给了她欲仙欲死的感觉,这是幻觉吗?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这个太监老公一点都不简单......

  • 鬼面煞妃 十月清歌 | 完本

    从谈虎变色的黑客帝国到体弱多病的濒死王妃,她穿越了!在她重生有独有的计谋帮助自己国家天痕国战胜了强于数倍的魔烈国之后,魔烈国不甘心的回袭,天痕国交出她为囚徒。在魔烈国的百般折磨之后,她暗自发誓:“要么你现在杀了我,否则他日,我逃出去魔烈国必然亡!”

  • 妃不守色:王爷不服来战 小七 | 连载中

    漆黑的夜,雷雨交加,狂风呼啸的声音听来着实有几分诡异。这样的夜晚本该不会有人在外头乱晃才是,可此刻将军府附近的小巷里却不合时宜的传来阵阵打斗声。 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那一方人数虽然人数众多,但此刻却已经明显处在下风。

  • 冷王御宠霸道王妃太流氓 果果苏 | 完本

    于漾不仅穿越了,还不小心穿越到了一只蛇王身边……

  • 邪王嗜宠:萌妃太嚣张 佳人笑 | 连载中

    前世,她含恨死在脏乞丐的身下,侮辱,绝望,含恨而终!在世,她把所有恶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贱人,得用开水烫,渣男,得拉去做太监,恶鬼,得喂狗!美男,得好好宠幸!

  • 成为将军的白月光后 卫莞 | 完本

    世人皆知穆府的表小姐是将来穆府的女主人,但世人不知,这位表小姐在于穆府大少爷定亲前曾经有过一门亲事,只是那未婚夫战死沙场了。直到多年后,那位未婚夫找上门来。

  • 腹黑王爷的妖娆军师 秋萱萱 | 连载中

    21世纪穿越过来的她,竟然是不详之女,而且还要与敌国通婚,看她如何掌握自己的生死与地位。

  • 逆天宠妃:腹黑王爷你别逃 木萧萧 | 完本

    原本正在追踪嫌疑犯,醒过来之后却变成了一个陌生时代的庶女,面对嫡姐和嫡母的欺压,她的运气好到爆表,先是帅的惨绝人寰的王爷上门来提亲,嫁了皇城人人羡慕的少年将军,也是太后的幼子,享受了一把这泼天的荣华富贵,这还不算,直到跟着这帅气的夫君执掌天下,才真正体会到了原来人跟人就是这么不同啊,本姑娘的运气是与生俱来的。

  • 天外来妃:腹黑邪王宠不停 豚二小姐 | 完本

    她和善待人,却因是乡间长大的备受歧视欺负。明明是公主的身份,嫁给王爷却被说是野鸡飞上了枝头。 曾几何时,她得饶人处且饶人,可人从不饶她,对她赶尽杀绝。 为了挚爱、亲人、朋友,她借着身后王爷夫君的庇护也玩起了阴谋阳记,算起了前仇旧恨。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连载中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