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爱情,霸道总裁轻轻爱 东厂厂花 著
295.55万字 | 113807总点击

一场意外,她和他协议结婚。
她以为,他所谓的合格妻子,就是让他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可是,他每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恨不得撕碎她的表情。
“苏问心,你到底是真蠢还是假蠢!”终于,某人忍无可忍的咆哮。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帝少大人,深夜忙! 三脆 | 连载中

    沈幼轩听到这个名字,浑身一震! 这就是她立了遗嘱的继承人,也是传说中,她爱惨的男人! 她往沈澈旁边站了一步,终于看清了迟木长什么样子。 一身白色衬衣配牛仔裤,穿的十分普通,长的白白净净,五官清隽秀气,身上散发出一股书生气。 “你,就是迟木?”沈幼轩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怎么看,也找不到让她心动的感觉啊!

  • 总裁蜜爱:贴身小助理 瑟瑟 | 完本

    从一送外卖的到大总裁的小助理,她只花了一中午的功夫。 别人烧香拜佛求被上的男人到了她眼里却成了各种嫌弃,“滚开。” 他邪魅冷笑,睡都睡了,想逃?门都没有

  • 秘爱甜宠:总裁,求不追! 惊鸿@ | 完本

    被人算计,慕家二小姐药性发作。 危机关头,君少破门而入,慕情安心的以为得救了。 谁想一觉醒来,却已被这只笑面狐狸给吃干抹净! 这避如蛇蝎的男人从此缠上她的生活。 “再敢逃,我让你们慕氏连根拔起!” 某日,权倾乔城的君大少再次将娇妻扑倒,惹得她愤而骂道。 “君御航,你有完没完?” 笑面狐狸精明的算计:“老婆,我是商人,追债是我的强项,昨天的账我就不收利息了,但今天必须还完。”

  • 噬骨谋情:逾妻不候 断言 | 完本

    嫁人豪门,守着有实无名的婚姻,前夫出轨,暗中谋划将她送给别人,却便宜了前夫同父异母的兄长,这个是她惹不起的总裁,却霸道的给她带上幸福的结婚戒指。慕子兮娇媚,发颤道,“先生,快救救我。”李弘霖嘴角勾起邪笑,“别急,我来救你了。”李弘霖将她扔到床上,开启床咚模式。

  • 一见倾心 公子涟漪 | 完本

    两年前,我妹哭着求我,「你替我嫁给傅家那个残废,我给你一百万。」 我嫁进傅家两年后,她又来找我,「我才是傅绍卿的心上人,他想娶的本来也是我。我再给你一百万,你出国整容,永远别再回来。」 看,有钱多好,能随意摆布别人的人生。 可是,凭什么她想怎样就怎样?

  • 渣女传奇 阿小肉 | 连载中

    36岁的乔伊依刚升为Found集团的副总,欢迎宴上喝多了,多金帅气的总经理送她回家,代驾竟然是分手5年的前男友,一场车祸,乔伊依颅骨骨折,失忆。牵扯出n个男朋友,36岁的大龄剩女怀揣着一颗少女心,别人口中的渣女,妖女,狐狸精,却变成了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被迫脱下女强人的外壳,她真的遇到真命天子了吗?不会吧,他竟然是她的前男友还带着一个15岁的拖油瓶。做后妈?还是做Found的女主人?她的小迷弟,她的小奶狗,她的小鲜肉,她的少女心归属哪里?女人的公敌,男人眼中的奇女子,唤醒她的是什么?原来是个大陷阱......

  • 蓝帅测试大作 哇咔咔 | 连载中

    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

  • 一夜情深:妈咪被宠成了小祖宗 咬喵 | 连载中

    【双洁甜宠+带球跑+追妻火葬场】 一场交易,她和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有了牵扯,本以为时限一到她便可卸货走人,却不想被他牢牢掌控,为此她带着宝宝被迫出逃。 五年后,她带着宝宝回归,拼命想远离他,却被他堵在了家门口。 “生了我的孩子,还想跑?”

  • 离婚后,我被闺蜜弟弟告白了 姜茶茶 | 完本

    丈夫为了白月光要和我离婚。 但离婚后,却对我死缠烂打,置白月光不顾。 能不能有点前夫的基本素养? 离婚了就别妨碍小奶狗追我行不行?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闪婚大叔是千亿总裁 胡哼唧 | 完本

    跟帅大叔相亲当天,他就拉着我去领证。   我怀疑他想骗我当同妻,但他又帅做饭又好吃,我没忍住答应了。   一个月后,我突然发现,他跟电视上的千亿总裁长得一模一样?

  • 我一个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叶林萧楚 | 连载中

    我都被割了,能有什么坏心思,何方穿越到皇宫,无意间撞见贵妃的秘密,被发现后被押送净事房,做了公主的贴身太监,从此文采风流,武功卓越,走上巅峰,直到有一天贵妃意外发现了他的秘密。

  • 提线恶女:白毛总裁套路深 郗妖浮生 | 连载中

    有人说,姜黎是人生大赢家,是财富和爱情双丰收的女人; 姜黎听后只觉得好笑,笑外人的无知,也笑自己的可悲…… 性侵案发生后,他卸下伪善,渐露本性;自己不但要理解他的出轨,还被拉出来笑着为他挡枪。 他的背叛,他的冷漠,他的自私,教会姜黎在绝对的资本面前,情感、尊严、道德都可以为利益让路。 毕竟,自己只是他商战权谋中的一枚有价值的棋子; 那他,为什么不能是她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