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 五月桐 著
63.45万字 | 8335总点击

她只是兼职上门当家政保洁员,怎么还把自己糊里糊涂送到了总裁大人的床上了?
外表高贵冷漠的白霆北,为了顺利得到继承权,盯上了纪欣妤这个让他一见难忘的女人,还盯上了她的肚皮。
“签了它,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了。”他霸道总裁地对纪欣妤说,却不料被这个看似温柔却随时炸毛的女人狠狠甩了一巴掌:“不签!拿着你的臭钱滚蛋!”
...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总裁的亿万豪宠 闾阎 | 连载中

    人人都知道,黎北辰有个未婚妻,青梅竹马,宠溺至极。 只要她想做的,他都惯着; 只要她想要的,他都会给。 他宠她、护她、助她……只在所有人看得见的地方……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叫兽萌 | 连载中

    母亲为了利益给我下药,卖给继父,我拼命逃离出来,爬上了他的车,在药力的影响下...一夜 激情,我与他签下协议结婚,说好不碰我,他却夜夜扑身上来...

  • 娇妻在上:陆少,请节制 安可 | 连载中

    四年前,郑颖被算计,堂堂名牌大学学生,被指为不守妇道的下贱货。 四年后,她一心想要算计复仇,却偏偏遇上一生都避不开的劫。

  • 爱你在心口难开 凌晨小雨 | 完本

    丈夫误解,好友不信,所有人都当她是纵火行凶害死亲生父母的坏人。 她顶着爱慕他人的罪名被他折磨。 为了姐姐他夺她的肾,要她的眼。 她沉默高傲,独揽心碎,终究不及情深,黯然失踪。 真相浮出水面,他痛彻心扉,原来一切,都只是阴谋……

  • 我爱你蓄谋已久 眼中秘密 | 完本

    我从没想到,我去宾馆抓奸,反而被小三的男人在宾馆强上了……

  • 影后毒枭,总裁请放手 亿织 | 完本

    霸爱谋情大总裁,聪慧机敏小明星,一个求而不得却更想得到的故事; 接近,是为了调查往事; 真情,是不知深陷其中; 且看娱乐圈18线小花如何在霸道总裁的背后助攻中一步步成长为女神影后却又消失在众人视线的故事; “沈心,直到我再也找不到你,才真的醒悟...”

  • 团宠妈咪:我有六个糯米团子!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一胎生了六个糯米团子,三个天才儿子三个萌萌女儿,夏星辰觉得自己有这六个小包子一生足矣,至于老公,不要也罢。 司夜寒:“你敢?!” 夏星辰缩了缩脑袋,委屈的低下头。 司夜寒还没有行动,六个糯米团子就齐齐挡在他们妈咪面前。 “有什么不敢?!” “你动一下妈咪试试?!” “去跪搓衣板!” …… 夏星辰抬起头愉快的哼起歌儿,抱着团子亲了又亲,被团子们宠的感觉可真妙啊!

  • 婚情蚀骨:前妻太难追 我是PLGG | 完本

    她堵上家族的一切和他结婚,他放下豪言:“我不会爱你”。 她灰溜溜的带孩子逃走。 三年后回来,真香警告。 “她是我老婆,你们都不准碰她!” 前期虐,后期甜。

  • 盛世宠婚:总裁别玩了 冷愁 | 连载中

    人倒霉,就不能出门。她刚刚被酒吧辞退,就被养母召回家中,逼迫她嫁人,以谋取公司利益,她怎么能愿意,换来了毒打一顿,受尽威胁,只能嫁人,签订一系列所谓的婚姻协议,开始了悲催的婚后生活。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连载中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