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弃妇,暴君总裁放了我 五月桐 著
63.45万字 | 12146总点击

她只是兼职上门当家政保洁员,怎么还把自己糊里糊涂送到了总裁大人的床上了?
外表高贵冷漠的白霆北,为了顺利得到继承权,盯上了纪欣妤这个让他一见难忘的女人,还盯上了她的肚皮。
“签了它,这五百万就是你的了。”他霸道总裁地对纪欣妤说,却不料被这个看似温柔却随时炸毛的女人狠狠甩了一巴掌:“不签!拿着你的臭钱滚蛋!”
...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你好,总统大人 瑟瑟的 | 完本

    比总裁更给力的是总统,总统不止有钱,手里还有一个国家,出入随从全是荷枪实弹的特种兵……啧啧,那排场,除了拉风就木有别的词可以形容了…… 成国的总统是个刚刚二十九岁的男人,这个手里掌握着一个国家的男人,爱上了小小的她……

  • 闪婚霸爱:老婆,晚上见 春宵一度 | 完本

    闪婚一个月后的某一晚,他将她封锁在怀里。 她哭:“你这个混蛋!骗子!说好婚后不同房的……” 他笑:“我反悔了,你来咬我啊?” 从此,他食髓知味,夜夜笙歌…… 傅言枭,你有钱有权又有颜,可你怎么就这么无耻!

  • 婚然天成:总裁追妻36计 秋千飞 | 完本

    霍瑾年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王者,不愿做人,却愿当狗,因为狗的特性是忠诚……而他今生唯一的使命就是对余静好尽忠。 她被家人轻视,他秒秒钟打包带走。 她被同学欺负,他分分钟火速救驾。 她被异性告白,他直接亮出结婚证,宣示主权。 “我要离婚。” “汪汪汪。” 她要离婚,他假装听不懂人话。于是乎,她为了能够跟他沟通,怀了他的孩子,可惜,孩子也是汪星人。 爷俩有事没事盯着她,她欲哭无泪:恋爱那么美,我想尝尝鲜。

  • 二婚萌妻:老公,甜甜爱 白水水 | 完本

    结婚一个多月,老公却碰都没有碰我一下,我以为他是不想,没想到他却半夜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片! 婆婆上门,没想到是个极品,对我动辄就是辱骂,甚至是殴打,甚至骂我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逆来顺受只是为了稳定的婚姻,但虐待却变本加厉。 我忍无可忍,一个夜晚,作为已婚妇女的我和另外一个男人…… 本以为一夜过后,两不相干,谁料想,他却死打硬缠,把我抓进了民政局,强按到他的户口页上,邪邪一笑,“离婚妇女是个宝,身体丰满经验好。”

  • 总裁一往情深! 大浪淘沙 | 完本

    18岁的俞惜并非骁家人。不,准确来说,她算是半个骁家人。因为,她是骁家收的童养媳。

  • 你说爱情不过夜 溪午闻钟 | 完本

    夏莜溪为了帮父亲还赌债,被迫做了上管家的代孕,从踏进上官家门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她再也走不出去了,上了上官逸的床,夏莜溪付出的不光是身体,还有她的一生…

  • 邪性总裁,求轻虐 情意绵绵 | 连载中

    七年前,颜一佳和顾峰(顾枫凌)相亲相爱,愿相守一生! 七年后,敌我相对,却又深爱对方! 顾枫凌痛苦的看着颜一佳:佳佳,我该怎么做,才可以忘记你? 颜一佳凄然一笑:顾峰,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

  • 限量萌宝:总裁追妻路漫漫 小半 | 完本

    五年前她被设计生下一对龙凤胎,女儿不幸夭折,五年后她被迫接受家族联姻,却不想丈夫却是孩子生父,还多了一个小公主缠着自己叫妈咪! 陆轻寒一脸汗颜,她女儿起死回生了?

  • 一胎双宝:夫人哪里逃 | 连载中

    一朝被闺蜜谋害,身份被抢,孩子被夺,记忆全失,甚至自己的娃还认了闺蜜当妈。 再次归来,她成了孩子的伯母。 “安安是我的儿子,闹闹也是我的儿子!”顾墨琛像是盯上了猎物,纠缠不放。 韩西雅表示很头秃,自己这个小叔,自己有儿子,怎么总是虎视眈眈要抢自己儿子? 还未深想,却又见男人一-勾唇畔:“而你,是我儿子们的妈!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团宠绿茶她超能打 白云卿卿 | 连载中

    穿越成不受宠的天才大小姐怎么破? 白莲花妹妹要害自己? 渣男竟对自己有非分之想? 渣爹更是离谱,要给亲生女儿上十大酷刑! 这是什么狼心狗肺的一家! 楚安然怒了! 玩什么宅斗,老娘要武斗! 区区一宅之间,岂能困住她异世特工。 只是这个美人兄弟是怎么回事? 她虐渣虐得爽爽的,他递刀片是什么意思?...

  • 重生八零悍妇来袭 稳十足 | 连载中

    亲妹妹与丈夫勾搭就过分了? 那生了孩子让她“喜当娘”呢? 那将她卖进大山,用铁链栓在猪圈十年呢? 惨死前,李小薇只有一个愿望:下辈子,不要活的这么窝囊! 重生回来,李小薇觉得报仇容易,可是这个仇怎么报才痛快,得好好想想。

  • 在死鬼总裁怀中恃宠而骄 水玲珑 | 连载中

    富可敌国的老公失踪了,有万亿家产等着被她继承。 渣爹要来抢钱?天真! 渣公公要来害命?没门儿! 待虐尽各路鬼马牛神。 顾娅珊喜滋滋地数钞镖准备踏上入生巅峰,那狗男人却不依了…… “老婆,钱是你的……但你的人……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