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性总裁,求轻虐 情意绵绵 著
79.39万字 | 7625总点击

七年前,颜一佳和顾峰(顾枫凌)相亲相爱,愿相守一生!
七年后,敌我相对,却又深爱对方!
顾枫凌痛苦的看着颜一佳:佳佳,我该怎么做,才可以忘记你?
颜一佳凄然一笑:顾峰,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

最新章节
第217章 故地重游
“嗯,就一次!”颜一佳点头如捣蒜,当即兴奋的应下来。 顾凌枫无奈的摇摇头,眼中充满宠溺,手上力度加大,把人往高了推去。 颜一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宠宠欲动:总裁小妻很抢手 海带 | 完本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醉酒后会和陌生人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再相遇,她是原告律师,他是被告,她要做的,是把他送进监狱……

  • 名门掠情:兽性总裁轻点吻 小马蹲 | 完本

    一次意外,她被下药了,强行扯过来一个男人各种吃豆腐,事后她大言不惭地说:“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某男一脸黑线,负责?他堂堂帝国总裁被一个小女人强上了不说,对方还要对自己负责?“确实应该负责,不过不是你!”

  • 老公在上,爆萌小妻好羞羞 墨子鱼 | 连载中

    第一次见面,他强行进入她家并只说了一个字:“脱!” 某女有点懵逼,“我们只见过一次见面!” 就见过一次面就让人家脱,脱你妹啊! “我再说一次,把衣服全都脱掉!” 还没等某女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不着片屡....

  • 危情总裁:猎心小甜妻 北潇潇 | 完本

    一夜之后,她丢了贞洁…… 她被强制卖进慕家,和死人成婚. 一次次的逃离中,她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这个囚禁她灵魂的人。 “你干什么?”慕云汐冷挑眉角。 娇羞的她用双手遮住身上的茱萸,泪水从眼角滑落。 慕云汐一把扯过纯白的浴巾,吻上那抹鲜艳。 “该看的都看了,还遮遮掩掩的干嘛?”

  • 总裁的小逃妻 海鱼王 | 完本

    泠面总裁你会后悔的

  • 陆少,她和初恋跑了 雨婕 | 完本

    “陆庭轩,你这个混蛋!”宿醉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酒店床上,身边丢着男人的衣服。 “哦?”男人坏笑着走过来,慢慢靠近道:“我可以给你加薪啊。” 初衷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小助理,没想到自己却被她炸毛的样子给吸引了。 本来自信能占有她的一切,却从她的目光里,看见了犹豫。 苏小姐,请将初恋从你脑中抹去!

  • 甜心蜜爱:总裁难追 七月飞雪 | 完本

    跑了五年,最后还得乖乖回来,总裁大人也太难取悦了吧!  画面一:“搞什么?总裁就能为所欲为啊?凭什么就许你有桃花,不准我有情郎啊!”林梵雪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吴嘉恒却淡淡道:“你敢有吗。”好吧,林梵雪承认自己怂。  画面二:“哎呀,吴阿七你别生气了嘛,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林梵雪抱着男人撒着娇。吴嘉恒冷声道:“但你是有意的。”  画面三:“要她还是我!”林梵雪开口质问。吴嘉恒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抱上床……

  • 总裁又又又追我 小时 | 连载中

    一朝破产,傅离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变成身负重债的仆人,父亲欠债逃跑,而她的债主居然是她偷偷喜欢的小叔叔,在小叔叔手下讨生活不太容易,还要千防万防他身边的女人,偷偷爬床居然没有任何反应,生活不易,离离叹气。 “小叔叔”傅离笑得狡猾,像只小狐狸“睡在都是我的气味的房间里,会梦到我的哦。” 当仆人通知傅大小姐两天破坏了他大半个宅子时,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脑仁直疼。

  • 蓝帅测试大作 哇咔咔 | 连载中

    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测试大作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一胎六宝:总裁爹地喝nai nai 毛毛的麻麻 | 连载中

    【天才六宝+超级甜宠】 五年前,夏星辰去酒吧借了个娃,一不小心借到了隐形大佬,生下六个小糯米团子。 结果,却被满城通辑,无奈她只能快递三个小糯米团子过去。 看着三个抱着自己要nainai的奶娃子,司夜寒怒火中烧。 “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给找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为了给某个团子治病,某人正悄悄找上他,准备再借一次! 司夜寒一把按住胆大包天的女人,“不用借,我全额赠送。” 夏星辰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一次就好。” 司夜寒邪魅一笑,“一次太少,多多益善。”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连载中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偏执总裁的甜妻 薇薇安 | 连载中

    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她,婚内出轨了。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然而,他很快出现在她的家门口。什么,他竟然是她老公的哥哥…… 她心虚的找上他警告:“你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要让你好看!”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他霸道的把她按在墙上,“身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