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语 萧韵 著
41.26万字 | 2945总点击

一场穿越,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沙弥。然而只一眼,他清澈的眼神让她沉沦了心,至死难忘。
他说,我不是辩机,无法承受前朝公主高阳那样的厚爱,他的一生,生入佛门,死亦为佛。
她含着泪,笑着说:你不是唐玄奘,你没有坚定的向佛意志,佛是普渡众生的,为什么你不愿渡我一场?
含泪,转身而去。宋真宗十一年,他远去他国,传诵佛法,却不知自己早已动了凡心。
再度相见,她双手沾满仇恨的鲜血,而他依旧如不染尘世的清莲。
心魔重生,恩怨痴缠,心间...

最新章节
第119章 步步皆错
油灯照亮了黑暗,挂在窗边的两只大红灯笼随风摇摆,忽明忽暗的灯光使劲的跳动了几下又恢复了正常,远处的街头之上,依稀传来了人群的喧闹之声。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鬼面煞妃 十月清歌 | 完本

    从谈虎变色的黑客帝国到体弱多病的濒死王妃,她穿越了!在她重生有独有的计谋帮助自己国家天痕国战胜了强于数倍的魔烈国之后,魔烈国不甘心的回袭,天痕国交出她为囚徒。在魔烈国的百般折磨之后,她暗自发誓:“要么你现在杀了我,否则他日,我逃出去魔烈国必然亡!”

  • 冥婚王妃 乔真 | 完本

    陆云袖自小被寄宿在姑姑家中,备受煎熬。被自己姑姑设计要以冥婚的形式嫁入王爷府来还清姑姑一家人所欠下的债务,而她是不是从今以后以此芳华年,度了残余生?而就在入嫁当天,她作为一个未亡人,居然与“新郎”的长兄在圆房!这背后是有人指使还是另有其目的?

  • 医女养成:王爷猛如虎 莫小婷 | 连载中

    她是沈依依,二十一世纪特种部队军医,随行出战,功绩勋勋。 某次与邻国的边境争夺中,壮烈牺牲。 命不该绝穿越成为沈家五娘! 既来之则安之,但是遇到奇葩男让自己生娃看院这事怎么算?

  • 嗜血狂妃:王爷别太污 尽欢 | 完本

    林君有一个夫君,高大,帅气,多金,最重要的还是王爷,并且有特殊嗜好的王爷!

  • 傻妃当道,绝色王爷别这样 秀儿 | 连载中

    一介傻妃,夜夜给王爷暖被窝,生猴子,傻妃不乐意了:“王爷,我又不是造猴子机器!” 王爷把傻妃纳入怀中,但你是造豆腐的机器啊!

  • 妃来横祸:王爷请保重 纳兰安心 | 完本

    她是澳门赌王的女儿,C市的夜店小野猫,男人是她的生活必需品。 莫名其妙穿了越,稀里糊涂嫁了人,她每天忙着跟自家王爷斗智斗勇。 赌坊不让进;青楼不让逛;军营不让闯;皇宫不让闹……那还活着干嘛! 她最大的乐趣就是给他纳妾行房,并且教他各种床笫之道,点评他的姿势。 夜夜缠绵,在他陷得最深之时,她毫不留情地在他胸口插上一把刀子…… 杜祈佑,当年,你娘就是用这柄匕首害死的我爹,血债就要血偿!

  • 天外来妃:腹黑邪王宠不停 豚二小姐 | 完本

    她和善待人,却因是乡间长大的备受歧视欺负。明明是公主的身份,嫁给王爷却被说是野鸡飞上了枝头。 曾几何时,她得饶人处且饶人,可人从不饶她,对她赶尽杀绝。 为了挚爱、亲人、朋友,她借着身后王爷夫君的庇护也玩起了阴谋阳记,算起了前仇旧恨。

  • 丑妃翻身:王爷慢点走 竹笙小哥哥 | 完本

    丑又怎样,照样活的恣意快活。

  • 不良姻缘:异世邪王驯妃记 焚香雨 | 完本

    旅个游,丑女苏吉月被两只狗熊逼下山崖,这是多悲催! 灵魂穿越也就罢了,可家里白莲盛开,家外极品无数,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了! 更可怕的是,她身体里居然还钻进了一只虫!这条虫还会下发各种任务,完不成就各种惩罚! 摔!老娘不干了! “什么,完成任务有奖励?能……变漂亮!任务到碗里来!” 等等……这位帅哥,你老跟着我干嘛? 顾亦琛:“我是你相公。” 苏吉月:“呵呵,我和你不熟。” 顾亦琛挑眉:“不熟?床上是谁叫我好哥哥,好老公?”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偏执总裁的甜妻 薇薇安 | 连载中

    莫名其妙的和陌生男人发生了一夜情,她,婚内出轨了。以为再也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然而,他很快出现在她的家门口。什么,他竟然是她老公的哥哥…… 她心虚的找上他警告:“你不要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否则,我要让你好看!” “那你拿什么补偿我?”他霸道的把她按在墙上,“身体吗?”

  • 一见倾心:夜少追妻跑断腿 沐宝儿 | 连载中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左少宠妻太凶猛 冰茶 | 连载中

    “喜欢开灯,还是关灯?”21岁那年,走投无路的她签下一纸生子协议, 于是,未经人事的她被蒙上眼睛送到他的床/上。事后多年,一场意外她被金主——左蔚,百般纠缠。每个海城女人的梦中,皆有一个成熟冷漠的左蔚。他拥有至高权势与取之不尽的财富,他发誓要给她想要的一切,除了婚姻…可她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为一人。这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真的能够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