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欢总裁深深爱 壳壳 著
72.17万字 | 9701总点击

一辆豪华的房车,隐蔽在无边的暗夜里。房车周边,恭敬的立着六名保镖,显示出主人地位不凡。

漂亮的女孩,有一双迷离、妖娆的眸子,因为药性的关系而变得越发的媚惑。白皙的肌肤渗透出层层水嫩的粉红,像樱花一样迷人。

她整个人柔弱无骨的坐在男人双腿上。即便是思绪浑噩,也能清晰的感受得到肌肤下男人结实有力的肌肉。

唔……

这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关思玟 | 完本

    “听说你从不出台?”男人轻蔑的声音在我身后冷冷响起。 我淡定自若,穿好衣服,高傲的像是女王。 “没错,所以这钱是我给你的嫖资。” 他右眼下的一颗泪痣支撑我凄苦人生。 再次相逢他是A市首富,而我却早已沦落成风尘女。 他是我记忆中难以磨灭的印记,而我却从来不知道我竟然是他爱情的信仰。 只是残酷的现实是否允许我实现卑微的愿望? 铅华洗尽,我还能不能重回过去? 如若此生不能相伴,那我便用余生在记忆中偿你情深至极……

  • 一夜索情:总裁请轻点 温水情 | 完本

    十七岁,她被亲生母亲逼着在夜总会接客,是他解救她出水火之中,他大手一挥不计回报地给了她一张支票让她自力更生。 二十二岁,哈佛毕业的她被通知商业联姻,嫁给了他。 她只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路隐忍,默默地做着自己认为该做的事! 只是当缘分已尽,该还的都已还完时,她带着一颗破碎、疲惫不堪的心想要放手时,他才发现,原来她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个人!

  • 恶魔老公少贪欢 温水情 | 完本

    他说:“你不过是一枚棋子!” 她顿住脚步,缓缓转身,倏地抬起了脚狠狠的踢中了他! “梁大哥,最近多谢你的照顾,送你一脚!”梁大总裁身体佝偻着,缓缓蹲下,眼神里面闪过毁灭一切的风暴………

  • 萌妻归来:冷酷总裁请温柔 阿风 | 完本

    那天早上,许惟希浑身酸痛的醒来,面对的却是傅宁宇凶狠的面孔:“把避孕药吃了!” “我不吃!” “女人,这可由不得你!”

  • 先婚厚爱:陆少套路深 揉小凉 | 完本

    叶清瞳相亲遇上口口声声说着要吃软饭的陆墨琰! 俩人一拍即合领了证! 然而,在叶清瞳送出很多钱钱后,竟发现这个狗男人不仅有钱还特别有钱! 叶清瞳愤怒:“你骗我?你是陆氏总裁?” 陆墨琰摸摸她的头:“老婆别生气,陆氏我不要了,我只要你!” 除了陆氏,他还收购了白氏、祁氏、莫氏…… 陆老爷子:“???” 叶清瞳:“……” 众人:“!!!”说好的不近女色呢?说好的冷漠无情呢?陆总你崩人设!

  • 搞定总裁大人 舒漠 | 连载中

    初见时,他是市中有钱有权的钻石级别单身汉,他对她展开猛烈攻势,她渐渐沦陷,只为他那一句:“这一生,你将是我心中挚爱。”她答应与他成婚。

  • 宠妻如命:总裁吻上瘾 东厂厂花 | 完本

    她以为婚姻只是一纸协议,她以为好的妻子就是贤良淑德,由着丈夫胡来……

  • 娇妻难驯:总裁请坚持 小优秀 | 连载中

    被人英雄救美,她鬼使神差地说:“我嫁给你来感谢你!” 然后就被某商圈大佬拉到了民政局…… 当晚,沐倾歌苦着脸,怒道:“老公,你够了!” 他黑眸微闪,一脸不餍足:“一次哪里够……”

  • 枕上宠婚 莫小果 | 连载中

    一个一无是处的乡下土包子,成了各路名媛做梦都想当上的穆太太? 所有女人盼着莫小果被扫地出门,穆北城却只想将她宠上天。 助理小A:穆爷,少奶奶的家人在欺负她。 穆北城:走,带人去给她撑腰! 助理小B:穆爷,有人说少奶奶是个穷鬼。 穆北城:把我那张不设上限的卡拿给她刷! 助理小C:穆爷,少奶奶说您身边桃花太多。 穆北城:从今天开始,周围0.5米之内没有雌性,连蚊子都只能是公的!”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辣妻热爱:总裁别太坏 壳壳 | 完本

    “小东西,你乖一点!今晚,我不会放过你……” 那一夜。 双手被领带捆住,牢牢绑在床头。无辜的她被他当做另外一个女人,而不知餍足的一次次侵占。 她哭成泪人。 他可知道,现在睡在他身下,被他肆意折磨的人,明天就要成为他的嫂子?

  • 贪欢总裁深深爱 壳壳 | 完本

    一辆豪华的房车,隐蔽在无边的暗夜里。房车周边,恭敬的立着六名保镖,显示出主人地位不凡。 漂亮的女孩,有一双迷离、妖娆的眸子,因为药性的关系而变得越发的媚惑。白皙的肌肤渗透出层层水嫩的粉红,像樱花一样迷人。 她整个人柔弱无骨的坐在男人双腿上。即便是思绪浑噩,也能清晰的感受得到肌肤下男人结实有力的肌肉。 唔…… 这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 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 壳壳 | 完本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