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妻热爱:总裁别太坏 壳壳 著
73万字 | 33442总点击

“小东西,你乖一点!今晚,我不会放过你……”
那一夜。
双手被领带捆住,牢牢绑在床头。无辜的她被他当做另外一个女人,而不知餍足的一次次侵占。
她哭成泪人。
他可知道,现在睡在他身下,被他肆意折磨的人,明天就要成为他的嫂子?

最新章节
第240章 新生活才刚刚开始
“再让她进来,就是对我残忍。天知道,我们已经多久没有两个人睡一起了……”小肉球简直是个最大的电灯泡。时时刻刻都要挤在他们中间,连好好的一场欢//爱都没有
最新评论我要评论
读者还喜欢的作品
  • 前妻太鲜吻不够 芳草甜甜圈 | 完本

    在一间坐满了全球著名记者的大厅内,“秦副总,我想知道,昨天您老公与某知名模特身现酒店一事,您是怎么看的?” “怎么看?当然是用眼睛看”她回答的云淡风轻。 转身,却泪眼婆娑。 当他当着自己的面扯掉嫩模身上最后一层薄纱的时候,她再没了坚持的力气,“离婚吧,带着你婊妹滚出我的世界!” 他就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嗔笑不止,脸上的悲伤一闪而过,“秦知暖离婚可以,从我身上踏过去!”

  •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薇薇妮 | 完本

    虞欢醉酒惹上了一个大人物。 三天后她所在的公司被强势收购。 顾默白,G城第一豪门顾氏继承人,身份矜贵,是商场上传说中的杀神。 然而这个男人却在见她的第一眼,言语轻佻,“虞小姐喜欢浴血奋战吗?” 虞欢大惊失色,“你……!” 顾默白恶狠狠地将她抵在墙角,“以为我死了?既然你这么想要我死,不如再试一次,看看你这次能不能在床上——睡,死,我!” …… 后来,虞欢知道顾默白心里藏了个女人,而那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 再后来,虞欢扔下一纸离婚协议成全他,可不管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躬身九十度:“顾太太,顾先生在等您回家!”

  • 一顾情深:遇上腹黑上司 曲清歌 | 完本

    为替亲人报仇,她不惜冒名顶替另外一个与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子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 谁知,男神师兄天降而来,成为她的顶头上司…… 爱情骤然降临,她被攻陷身心后才知道昔日男神在床上竟是衣冠禽兽.更可怕的是他给的爱情原来竟是灭顶之灾......

  • 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 壳壳 | 完本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

  • 缠情私宠:宝贝,别撩火 七彩棒棒糖 | 完本

    她中了他的圈套,在一起却不得相爱,互相折磨怎到白头,所谓爱情不过是一场玩笑…… 失去了才知道追悔莫及,“你是我的妻子,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陆泽栖。

  • 恶魔总裁蜜蜜宠 柒舞 | 完本

    为了救男友,她惹上了不该惹的恶魔……

  • 离婚后,渣总追妻火葬场 秦可可 | 连载中

    结婚一月,裴氏的总裁夫人秦可离奇死亡,轰动全国。 然,半年后,她死而复生。 重活一次,她只想狠狠报复伤害她的人。 未成想,曾对她不屑一顾的前夫,竟三番两次坏她好事! 她的男伴,他拆!她的工作,他要插手! 她的亲人,他擅自照顾!她看不惯的白莲花,他也毫不犹豫分了手! 她忍无可忍:“裴准,你到底想怎样?!” 男人低头,替她抹干净唇角凌乱的口红,反手把房门关上:“我朝思暮想的,只有你。” 灯光摇曳,暗影朦胧,他深邃潋滟的桃花眼里,全是她曾挖心掏肺都想要而不得的爱意。 可如今的她,早已不稀罕!

  • 青山不及你情深 克拉 | 完本

    新婚夜,大伯哥爬上她的婚床,当着残疾丈夫的面,把她狠狠羞辱……

  • 你欠我天长地久 阿布 | 完本

    苏悦晴为了钱离开了最爱的男人,却在最狼狈的时候,又遇到了他。 为了一颗卵子,他将她亲手推向地狱……

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0 打赏

100阅币=100经验值

作者其它作品
  • 辣妻热爱:总裁别太坏 壳壳 | 完本

    “小东西,你乖一点!今晚,我不会放过你……” 那一夜。 双手被领带捆住,牢牢绑在床头。无辜的她被他当做另外一个女人,而不知餍足的一次次侵占。 她哭成泪人。 他可知道,现在睡在他身下,被他肆意折磨的人,明天就要成为他的嫂子?

  • 贪欢总裁深深爱 壳壳 | 完本

    一辆豪华的房车,隐蔽在无边的暗夜里。房车周边,恭敬的立着六名保镖,显示出主人地位不凡。 漂亮的女孩,有一双迷离、妖娆的眸子,因为药性的关系而变得越发的媚惑。白皙的肌肤渗透出层层水嫩的粉红,像樱花一样迷人。 她整个人柔弱无骨的坐在男人双腿上。即便是思绪浑噩,也能清晰的感受得到肌肤下男人结实有力的肌肉。 唔…… 这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 诱妻入怀:老公很强很凶猛 壳壳 | 完本

    结婚二年后,丈夫外面桃花一朵朵,而她,被婆婆和小姑子陷害,婚内出轨了!出轨的男人,还是小姑子的未婚夫?“偷情的滋味如何?”望着他邪恶的笑颜,她晕了。